第41章善事

    “啊,今年的雪可真大啊,要不是准备的充足,这还不得冻死?”

    “可不是嘛,往年了没有这么多的雪,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就知足吧,我听说别的村子已经有人冻死了,还不少呢!”

    “你也听说了,唉,我有个亲戚家就在冯村,听她说他们村就冻死三个孤寡老人了,无儿无女的发现的时候人已经冻僵了。”

    “真是可怜。要不是族长召集大家上上砍柴,给孤寡户修屋子,又是送粮食,又是送肉的,可真是比咱们还要过得滋润呢!”

    “你就少说几句吧,我可是听说了这些都是人家苏明江捐送给村里的,只要是生活困难的都没落下。”

    “是听说了,这的一两百银子吧?可真大方!”

    下雪天,闲着没事,忙了一年的人们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背上两捆干柴,找个背风的地方聚在一起烤火,闲聊八卦。

    身上穿着半旧的棉袄,缩着脖子,伸着手烤着火,几个闲汉你一句我一句的聊着村里的闲话。

    谁说爱说人八卦的只有女人的,男人聚在一起也是说的很热闹的!

    “我婆娘可是说了,明年我家的赖地也是要种菜了,不少人都准备种菜了。这种菜可要比种粮食省事多了,这一亩地下来也能落几十两银子呢!”

    “你才决定啊?我们家早就决定了,隔壁的王家村都决定种了,我们一个村的难道还没那魄力?”

    整个冬季里,苏家的苏明江已经是大家闲聊的对象,早就已经是见怪不怪了。

    一辆马车缓缓的从几人身边路过,顿时几人的声音就停止了,神色莫名的目送着马车走远,然后消失在村东口白茫茫的大路上。

    “那是慕家的马车吧?”

    “除了他家还有谁家有马车,那一匹马就得几十两银子呢,一般人谁能养的起?”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小公子,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他家的大人?”

    “一定是富家公子!”

    对于他们的话马车里的慕陵川没听见,却也知道村里的人很是好奇慕家的情况。

    只是,他们家除了和苏糖家和族长家里的人有些来往,和别的人家都是没有任何瓜葛的。

    “咚咚!”

    慕陵川敲敲车壁,外面赶车的慕忠就在外面应了一声。

    “公子,有事?”

    慕陵川闭上眼,轻声说,“我听说官府正在筹款,准备救灾?朝廷拨银子下来了?”

    “没有,正是朝廷没有任何动作,知府大人才让底下官员,自发凑钱赈灾的。”

    慕陵川脸上满是嘲讽,“那些皇子只顾着争那个位置,哪里还有时间想到这些?”

    “二皇子曾经在朝堂上提到过,只是被三皇子给打断了。圣上的身体不是很好,尤其是这个冬天更怕冷了。”

    “呵,可惜哪怕已经这样了,他还是贪恋手中的权势,太直子至今还没有定下来,要不然也不会这么乱了。”

    “二皇妃这半年很得皇后亲近,连带着二皇子被皇上也看中了几分。贤妃也多次示好于中宫。只是,三皇子母妃是贵妃,娘家的影响力也很大。四皇子也不甘落后,所以三位皇子都很活跃。”

    “看来太子会在三人中间产生了。”

    “目前看是这样的,只是,圣心难测,至今也没看出皇上有立太子的意思。”

    “哼,这样会让朝堂更加的混乱,也不知道是不是年纪越大人也越来越糊涂了?”

    “让人给知府大人送去一万两银子,做做善事吧,也算为那些人积德了。”

    “是,公子!”慕忠忍着笑意,公子对那些人简直是嫌弃透了。

    而苏明江也正在族长家,和几个族老商量着怎么救助村里的老弱妇孺。

    在这里的除了族老,剩下的几个就是在村子里生活差不多的,就指望着这几个人往外拿银子呢。

    几人提了几个意见,却都是有这样或者那样的不足。

    主要是因为冬季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天气这么冷。

    这离过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要是一直这样,再不想办法解决问题,那些老弱妇孺,还不知道能不能坚持过了这个冬天呢。

    最后大家商量出来一个方案,那就是把这些人集中在族里的祠堂。

    “好似那就按大家说的那样,把大家安排到祠堂里,再派人过去给他们做饭,买些木炭取暖。”

    “至于粮食再买一些,干柴就召集大家上山砍一些回来,虽然冰天雪地的,但是闲着也是闲着,人多力量大,用不了多久。只要熬过这个冬天就好了。”

    最后族长拍板做了决定,然后就给大家分派任务。

    最后就是几人看情况相应的捐一些银钱,或者粮食,菜蔬什么的。

    等着一切都做好后,众人就相继,而苏明江一直等到后面没离开。

    族长看着眼前的青年,心里很是欣慰,自从苏明江回来就一直惠利着村里,是个好孩子。

    “明江,是还有什么事吗?”

    “族长,您也知道我家里情况特殊,没有田地,这粮食也给不了族里。但是有腌菜,准备让人搬三缸腌菜到祠堂,您老派个人过去给搭把手。”

    “三缸?这可是不少呢,行,你连一百两都捐出来,这十几两银子我也就不客气了。”

    族长知道苏明江家里日子富裕,也不和他客气,当即就同意了。

    苏明江犹豫了一下,问道,“族长我听说官府也在捐款准备赈灾,那我们村这是没轮到?”

    族长有些讶异的看向苏明江,随即就想明白了,一定是他从哪里知道了这个消息。

    “唉,我也不瞒你,确实是有这个事情。只是,我们小河村受灾情况不严重,官府派人暗访过,知道实情,就把我们小河村从救灾的名额里去掉了。”

    “原来是这样?”

    苏明江倒也没有怀疑族长会贪下这笔银子,只是好奇这件事情的奇怪之处。

    “你倒也聪明,没有宣扬开,要不然村里人就该人心浮动了。”

    “可,如果赈灾开始了,村名们还会知道的,到那时……”

    “没事,小河村没有在赈灾名额里这件事事实,大家最大嚷嚷几句。只要村里的孤寡老人能妥善安置,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唉,还是朝廷不作为,才会让知府大人为难。我们也碰到了个好知府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