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醒来

    “我们先试着让人联系上这个叫苏糖的丫头吧。”主要是赵县令想先看看这个丫头是不是真如慕陵川所讲的那样胆子大,心也大。

    苏糖意识清醒的时候,感觉自己好像是在麻袋里,甚至是在板车上,因为身子下硌的很,上面应该是放了干草什么的。

    四处的冷风嗖嗖钻进来,坎坷不平的土路上,摇摇晃晃的弄的苏糖这小身子都有些受不了了。

    只可惜,她仍然是不敢有什么动静,因为她从脚步声里听出了,这前后最少也有二十多个人,并且都是身怀武功的。

    苏糖察觉到身子的前后都有人,那感觉好似和她的情况差不多。

    只是,她现在是醒着的,“隔壁”的是昏迷着的。

    她被颠簸的龇牙咧嘴,她现在都不知道是她先醒过来好呢,还是像别的孩子一样昏迷好了!

    苏糖不敢有大动作,她只能分心听着外面的动静,一边试图调动体内的内力,最起码内力运转全身能取暖啊!

    只是,不知是迷药的劲儿还没有过去呢,还是因为板车颠簸体内的内力根本就调动不起来。

    慢慢的苏糖整个人就被冻得发抖起来,牙齿也是忍不住哆嗦着,整个人卷成了一团,也没有让她好受些。

    在她感觉自己快被冻晕时,板车终于停了下来,苏糖赶紧放稳呼吸,闭着眼不敢作声了。

    “快点儿把人抱进去,别把人给冻着了,这天怎么还这么冷?”

    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让苏糖猛的惊了一下,这个女人的声音正是大街口卖梅花的那个妇人。

    想着当时她闻到梅花香时,那一瞬间的恍神,也不用说了,问题一定出在了那股香味上。

    只是还有个地方让她想不透,这女人是怎么让被她选中的人昏迷过去的?

    而且,她记得当时好像放完烟花后,不管是大人还是孩子,好像谁也没有逃过的样子。

    她想,她这是遇到了传说中的拐子了!

    只是这拐子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甚至人还不少呢!

    敌动我不动,先看看是什么情况再说吧!

    察觉到有人靠近,盖在他们上面的干草被拿开,随即就有人把她横着抱了起来,苏糖尽量放松自己身子,不让人察觉到她的不对劲。

    身子被人抱在怀里,动了起来,耳边传来的都是说笑声,听那说话的语气,也不是什么好人。

    “嘭!”

    “嘭!”

    苏糖感觉感觉过了好一会儿,抱着自己的手一抖动,身子就是一空,整个人就朝着下方掉去,好在下面垫了厚厚的干草,但是这些人也太不把她们当回事了吧?

    耳边都是麻袋落地的声音,只是除了这声音,再没有别的响声了,看来那些孩子还没有醒过来呢。

    “梅姐,这些孩子就呆在这里,会不会冻出什么毛病来?真要是生病了,还得给他们找大夫,这不太合适吧?”

    一个粗哑的声音突然说话,听着还有几分良心。

    当然,也许是孩子生病了,存活不了白费这么大的力气。又或者是因为这个时候大夫不好找。

    梅姐,也就是卖梅花的妇人不屑的撇了男人一眼,冷冷的道,“董大锤,你也别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这件事可是你们帮主愿意的,没胆子就别加入金刀帮,真是窝囊!”

    金刀帮?

    看来还是一个有势力的帮派呢,她这是真来了“贼匪窝”了?

    “你……”董大锤被这个女人骂,哪怕再好的性子也受不的,就见他双目喷火,瞪得大大的盯着女人,他握着拳头,上前几步就想揍女人,不过被另外的人给拦住了。

    “大锤,别犯傻,这个女人说话虽然不好听,但是她说的没错,这就是帮主下的命令。”

    董大锤看看女人,又看看一旁默默看着他的几个兄弟,突然有些心灰意冷,“我出去拿两个炭盆来!”

    看到董大锤离开,女人才轻啐了一声,随即笑的一脸风情万种,对着屋内几个男人抛了个媚眼,然后就扭着水蛇腰摇曳风姿的离开了。

    “这个骚娘们,要不是她爬上了帮主的床,我真想……”后面的话没有说出来,在场的都是男人哪里有不懂的。

    “嘿嘿……”

    呵呵,她好像也有明白了!

    一阵意味深长的暧昧大笑后,几个人开始给地上的麻袋解开,十几个孩子被他们摆成一排,上面盖上个破被子就出去了。被子上还带着发霉的潮湿味道。

    苏糖偷偷睁开一道缝,想要看清所在的环境,只是屋子太暗看不清楚,只能借着外面的火光看到几个人影。

    见他们出去了,苏糖这才睁开眼,左右看了看,嗯,确实都是和她年龄相仿的女孩。

    这不应该是拐卖儿子的吗?

    莫非在这古代,女孩比男孩值钱?

    有人来了!

    苏糖赶紧闭上眼,屏住呼吸,听着渐渐靠近的脚步,可能会些功夫,应该不高,从走路的声音就能听出来。

    和刚才出去的那几个男人差不多厉害,目前她自己的功夫是可以解决的。

    只是,刚才女人好似还比几人都厉害,脚步轻盈,呼吸也是缓慢有规律,可能还有些棘手。

    也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有多少人,能不能安稳的逃出去呢?

    董大锤一手端着一个火盆,进来后放到门口两边,然后默默的站在那里好一会儿,这才叹了口气关上门跟着走了。

    门没锁?

    听着脚步声慢慢走远,苏糖睁开眼,目光落在木门那边。

    要不要离开呢?

    只是,她看着身边这十来个小姑娘犹豫了一下,没有别的动作。

    算了,再等等吧!现在她体内的内力还没有恢复过来,灵泉液也取不出来,只能再等等,等迷药的劲儿过去了再做打算。

    也不知道她爹回去怎么说的?

    她想只要她爹不傻,一定会找个借口瞒着她娘的,否则绝对会把她娘给惊的早产。

    虽然月底就是预产期了,可是,能在肚子里多待几天,让孩子到日子瓜熟蒂落才是最好的。

    这一夜,很多家人都没有睡着,整个三河镇也悄悄的发生着变化。

    董大强悄悄的从外面溜进了家里,坐在冰冷的炕上,一双冰冷的目光盯着外面的黑夜,嘴角露出疯狂的笑意。

    董家庄要完了!

    爹,娘,妹妹,你们的仇就快能报了,我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两行泪水顺着他的脸颊留下来,他却无声的笑着,嘴咧的越来越大,眼中是刺骨的恨意。

    是对董家庄的恨意,是对金刀帮帮主的恨意,更是助纣为虐的董家庄人的恨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