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惊疑

    余光一瞥,两个小人见到剑眉斜飞的秦闻邀,就了然地勾了勾唇角。

    屋里的孟瑾,却对此一点都不意外。殿下一出手,势必是阴死人不偿命。

    好半晌后,万昊杰倒抽着冷气,鼻青脸肿地震开,身上插着的瓦片。

    至此,他的全身,鲜血四溅,秦闻邀一伸手,揽着庄若施往后退去。万昊杰看到秦闻邀,如此地嫌弃他,气得气血翻涌,猛地喷出血来。

    向思博看到后,朝着庄若施一拱手:“姑娘,叨扰了,我们这就离去。”

    说完,向思博看了看搂着庄若施的秦闻邀,眸底闪过一抹微光,便迈步离去。

    万昊杰看着向思博的背影,却是有苦说不出,转头望了望庄若施,秦闻邀,夏宣和子柠。

    染血的唇,扯了扯,最终却什么都没说,一步一步的跟上向思博。

    等到他们彻底离去,回到他们的院落,庄若施撞开搂着她肩的秦闻邀。

    夏宣和子柠,却是对着秦闻邀,盈盈一笑,秦闻邀则对他俩,牵动了下唇角。

    转而却见一点金光,飞向了他们。

    准确来说,是飞向了庄若施。

    庄若施一伸手,闪着金光的金蜻蜓,就落在了她的手上。

    夏宣和子柠见了,眸光一沉,小脸上满是冷峻之色。

    秦闻邀发现庄若施的气息骤冷,挑眉看向了金蜻蜓:“怎么,又要出去一趟?”

    庄若施没回话,直接抱着夏宣和子柠,消失在他的跟前。

    孟瑾这才闪身到秦闻邀的身旁,轻声的开口:“殿下,庄姑娘好似有很多的秘密。”

    “无妨,本王有一个月的时间来看清她,如此等这一个月,也不算无聊。”

    孟瑾一颔首,就见秦闻邀回了屋,而他却想暗地里调查一下庄若施。故而,孟瑾回了房,就将一个人给派了出去。

    “你们快来看呐,墨云药堂的丹药,要害死人了。”

    噬云一到墨云药堂,就听到哭天抢地的喊声,以及见到墨云药堂,被围得水泄不通。

    “娘亲,他们定是被有心之人,派来闹事的!联系近期的事的话,主谋许是魏威。”

    重新化作药童的夏宣和子柠,站在墨云药堂的楼顶,小声的讲道。

    噬云毒医即庄若施,摸了摸夏宣和子柠的脑袋,俨然跟他们想到一块去了。

    底下的陶羲,感知到庄若施到了后,也是看向了跟前嚎啕大哭的老妇人。

    “你说他是吃了墨云药堂的丹药,才被毒成这样,可敢发誓?”

    问完,那个老妇人就哭晕过去了。周围的人见此,面面相觑地议论起来。

    “这个老妇人将伤得如此之重,并且即将毒发身亡的人带到这,总不会无的放矢吧?”

    “你们快看,此人的手里紧握着墨云药堂,独有的药瓶。”

    “嘶,这么说的话,此人还真的是吃了墨云药堂的丹药,才被毒成这样?”

    “墨云药堂由噬云毒医,一手所创,所出的丹药,都是必属精品。早些时候,听说噬云毒医就已能炼制五品丹药,应该不会如此才对。”

    “你知道什么,噬云毒医本就医毒双绝,如何不会有将毒丹塞错的时候?”

    这话一出,围观的众人,全都不说话了,但却全都认定了,这事是真的。

    “你俩就留在这,娘亲下去瞧瞧。”庄若施见那人就要死了,也是往下一跃。

    夏宣和子柠见到底下人头攒动,便也就打消了,下去帮庄若施的想法

    须知,这事若是栽赃陷害,定有人等着他们出现。

    如此说不定会趁乱抓了他俩,来威胁娘亲。

    “主子,您来了。”陶羲看到庄若施,恢复噬云毒医的装束,从天而降,也是忙下跪。

    墨云药堂里所有的人,瞬间惊异地看着通体墨色,如同贵族公子的庄若施。

    “天呐,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噬云毒医,竟是出现在了我们的眼前?”

    隐在人群里的数人,见到庄若施化作的噬云后,则是往前移去。咻咻咻,银针飞动,吓得墨云药堂所有的人,都慌忙地逃避。

    顷刻之间,整个墨云药堂就乱成了一锅粥,更是犹如热锅上的蚂蚁。

    “呃.....”银针入体,混在人群里的那些人就跪倒在地,嘴角溢血。

    “谁若再动一下,本公子就让他,尸骨无存。”

    无情无欲的话一出,所有的人的动作一滞,回望向了后方通体生寒的墨影。

    “既然你们全怀疑本公子,所炼制的丹药有问题,是药是毒都不分。”

    “那么,但凡买了墨云药堂的丹药的人,想要退都能退。”

    “可是,别怪本公子没提醒你们。一旦退货,银货两讫。”

    “今后你们连同跟你们有关联的人,都再也无资格购买墨云药堂的丹药和药材。”

    凌寒的话语,一字一句就像是冰雹一样,砸落在所有人的心底。他们更是听出了不容置喙的语气来,这让大多数的人都犯难了。

    墨云药堂的丹药和药材,就算是与整个雲华大陆的药堂比,那都是数一数二的品质。

    看到众人犹豫不决的捏紧手里的药材和丹药,其中一人便高喊了声。

    “你们怕什么,看看无辜的他们,他们什么都没做,就被钉在这跪他。”

    “别的药堂又不是没有丹药和药材卖了,就算品质没有那么高。

    如今这都要出人命了,我们何必为了一家药毒不分的药堂,拿命来赌

    所有的人听了这话后,不少的人都意动的往前走去,走向陶羲。

    瞧见越来越多人走出来,陶羲看向化作噬云,戴着帷帽,神色不明的庄若施。

    “一分不少,要退就退。”庄若施冷酷地发话,陶羲立即领命,给众人退货。

    等到所有想要退货的人,拿回属于他们的钱币后,庄若施看向了还有些踌躇不前的人。

    “陶羲,数到三后,便不再给他们退货。”

    “是,主子!”

    陶羲闻言,就抬起了手,开始数数。数到三后,还真有不少的人又站出来了。

    于是,陶羲让墨云药堂里所有的伙计,再给他们退货,分文不少的给他们。

    所剩的少部分没退货的人,看到这后,皆是闭了闭眸。

    他们之中大多都是不舍得品质如此之好的丹药,便决定不退货。

    庄若施见不再有人需要退货后,也知晓他们未必是相信她,才不退货。

    “陶羲,给本公子扯起这个老妇人,将她弄醒,她若不醒,就让她永远睡下去。”

    冷戾的话语,穿透过墨纱,让所有的人一惊,陶羲却上前一步,就要扯起老妇人。

    哪知,老妇人即刻就醒了,还从袖管里倒出一把匕首,刺向了庄若施。

    “噬云毒医,你的药要毒死我儿,还想让我死去,我定要你先死!”

    陶羲一闪,抬腿一踢,老妇人就连人带匕首,一同被踢飞,撞向了墙。

    “噗.....你们不得好死。”老妇人从墙上倒地,喷出血来,怒喊出声。

    随即她就要咬牙,怎知却被陶羲先卸掉下巴,一巴掌打掉她牙缝里藏的毒药。

    所有的人看到米粒大混着血的毒药包,全都吃惊地看着老妇人。

    庄若施一挥袖,地上浑身都是血肉翻卷的伤痕,脸泛黑气的人,就飘浮在半空。

    众人的眸一睁,就发现此人的心口,竟不知何时扎着一枚金针。

    庄若施的手一伸,眉心的金莲一闪,手心就出现了一缕金光。

    众人却是看不到庄若施手心的金光,只能看到她将手,悬空着将那人从头到脚,过了一遍。

    楼顶的夏宣和子柠,却是兴奋地看着庄若施,展露出的这一绝技。

    这一手可是能够将此人,不管是内里还是体表的隐疾和伤势,都探得一清二楚。

    可惜,他俩没有神莲之印,也就没法做到像娘亲,这么为人探病。

    不过,他俩却是将所有药典都翻遍了。夏宣更完全地继承了,娘亲炼毒的天赋。

    而他在炼丹的方面上比不过夏宣,但在修炼上却比夏宣要稍胜一筹。

    嚥嚥嚥,略微失神的子柠忽的听到一连串的声响。

    低眸一看,原是庄若施取出了金鸾神鼎,墨云药堂的中药斗柜,就一个个地弹出。

    接着,所有的人都惊奇地看到,弹出的斗柜飞出一株株的药材。

    上千上万的药材,就此入了金鸾神鼎,金焰再一现,包裏起了金鸾神鼎。

    “这这这……居然会有一次性将如此之多的药材,投入药鼎淬炼的炼药师。”

    所有的人看到这,全都惊诧万分,绝大部分的人更是发出了惊疑的感叹。

    但人群里的炼药师,死盯着操控着金鸾神鼎的庄若施,对此嗤之以鼻。

    “嗤,你们信不信下一瞬后就会看到炸炉,所有的珍稀药材毁于一旦?”

    “这般见所未见,力求一劳永逸的炼丹之法,势必只会是花架子,用以哗然取宠。”

    “没错,说起来从来没有人见过噬云毒医炼丹的情景。

    如今看来,说不定他医毒双绝,是靠不知从何得到的丹药和药材,才充当了毒医。”

    其余的人听到这,狐疑地看着庄若施,有些动摇的皱眉。

    “不至于吧,那么多人说他是神医,用毒更是一绝。”

    “呵,他拒绝了如此多人,尤其是五大皇国的权贵都不治,指不定那些救了的都是托。”

    那些炼药师继续讥讽庄若施,更抹黑她,想要否定噬云毒医的所有荣耀。

    陶羲,夏宣和子柠,连同整个墨云药堂的伙计,大夫和炼药师,则是向看傻子一般,嫌弃地看着众人。

    半晌,所有的人看到金鸾神鼎,并未传来炸炉的声音,全都傻眼了。

    鼻翼一动,沁人心脾的药香,弥漫了整个药堂,让所有的人皆是吐出一口浊气,浑身轻灵。

    到此,所有的人都看出了现实,跟那些炼药师方才所说的相差甚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