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9】 霍洛克的遗嘱

    卡萨丁的办法很有效,一头背后有东西、发足狂奔的骆驼,的确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但可惜的是,希维尔麾下的佣兵都很专业,虽然他们分出了不少人手跟上了骆驼并试图堵截,但依旧有相当一部分人原地待命,防备着可能出现的调虎离山。

    这种情况下,卡萨丁也没有办法了,他能做的只有背上行囊,叫上小黄毛,确认了南边最近一片绿洲的位置,然后全力出击。

    在山里找两个人不好找,但在光溜溜的沙漠中找两个人,那简直是再清楚不过了——他们两个才刚刚跑出了百来步,原地待命的佣兵们就发现了他们的身形。

    “在那!在那!”

    “两个人!”

    “确定两个人……去通知大姐头,其他人跟我一起围过去!”

    “别靠的太近,他们手里的武器有点诡异的!”

    “吊在后面别跟丢了就行,后面等大姐头骑骆驼赶过来,他们就死定了!”

    “……”

    “……”

    这些心里很有数的佣兵迅速完成了内部分工,除了两个去报信的之外,其他人或是撒腿跑,或是骑着骆驼,远远地跟在了卡萨丁和伊泽瑞尔的后面——他们也不靠近,也不远离,就在七八十步的范围内,只要远远地能看见这两个家伙、不至于跟丢了就行。

    卡萨丁两人运气也是是在不好,今天晚上的月色虽然不至于有多明亮,但也足以让这些佣兵远远跟上、不至于跟丢了。

    但凡月色再黯淡几分,佣兵被迫跟紧些,他和伊泽瑞尔就有机会直接掉头反杀、甩掉这些可恶的尾巴。

    现在这种距离下,他们掉头反打的话佣兵会往回跑,继续跑的话后面大部队很快就会追上来……

    不管情况多糟糕,卡萨丁和伊泽瑞尔也只能咬牙狂奔了。

    “向南边去,南边有一片绿洲!”卡萨丁的声音穿透机甲之后有些闷,“那里天亮的时候经常会出现雾气,有雾气掩护的话,我们就能甩掉这些家伙了!”

    “沙漠之中也会起雾吗——等等,你的意思是,我们要这么跑半宿?!”小黄毛错愕地瞪大了眼睛,“现在才两点!等天亮至少还有三四个小时……”

    “想要按时到达那片绿洲,我们要在三个小时之内,跑上五十哩以上。”卡萨丁继续道,“所以,全力冲刺吧,皮城小子,如果实在承受不住的话,我可以背你一段,不过你需要把你手上那个激光切割机的海克斯水晶拿给我,机甲的备用能源并不充足。”

    “凭你这身铁疙瘩,难道我们不能回头么?”伊泽瑞尔提出了另一个看法,“我看那些寻常刀剑也那你没什么办法吧?”

    “但恰丽喀尔不一样。”卡萨丁语气也有些无奈道,“谁知道为什么希维尔会趟这趟浑水……这身机甲可受不了她手里恰丽喀尔的哪怕一次攻击!”

    卡萨丁没有说脱下机甲这种话,因为两个人都清楚,脱下机甲之后,他们连那个蜘蛛女都对付不了。

    所以……还是跑吧!

    ……………………

    卡萨丁和伊泽瑞尔一路飞奔。

    而另一边,希维尔在接到了消息之后,和伊莉丝两人,再加上了几个精干佣兵,骑上了骆驼就直接向南追了过来。

    因为他们要从山坳的出口绕一圈,所以天然地落后了一段距离。

    好在经验丰富的佣兵在追的时候,沿途留下了几支燃烧的火把作为信号,为她们指引了方向,这才让希维尔等人能够从后面跟上。

    很快的,希维尔所带领的追兵就和那些吊在两人身后的佣兵汇合在了一起。

    而此时距离两人逃出山坳还不到一个小时。

    “拆你的激光切割器吧!”卡萨丁一把扯过了小黄毛,将他直接夹在了腋下,“靠跑的恐怕要被追上了……我要加速了!”

    说话间,卡萨丁的这套潜水服机甲第一次进入了过载助力模式,随着动力核心过载那标志性的低分贝、低频率啸叫声的出现,机甲的出风口出,第一次出现了淡淡的白雾。

    “啊——烫、好烫!”随着机甲的过载,出风口温度的急速升高,被卡萨丁夹着的伊泽瑞尔脸色瞬间涨红,“好烫!”

    听见小黄毛的哀嚎,卡萨丁愣了一下,才发现被自己夹着的小黄毛小腿正对着机甲的排风口——动力系统过载之后,出风口的热气已经将小黄毛的腿烫红了,再过两分钟估计连肉香都有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的卡萨丁连忙换了姿势,避开了高温的排风口。

    但即使如此,温度逐渐升高的机甲外壳还是让小黄毛无比痛苦,他不得不经常变换姿势,以免自己部分皮肤长时间接触温度高于皮肤温度的机甲表面,造成低温烫伤……

    不过,不管两个人有多么狼狈,但在卡萨丁主动过载了动力系统之后,他们终于渐渐稳住了和希维尔的距离。

    “真是见鬼了!”换了个姿势,让自己被烫的均匀一点的小黄毛一面看着后面穷追不舍的骆驼,一面狠狠地开口道,“他们怎么那么多骆驼啊?!”

    “他们有钱啊!”卡萨丁哼了一声,“好了,别抱怨了,你的海克斯水晶准备好了么?”

    “准备好了——现在就要换了吗?”

    “换!”卡萨丁点了点头,“这套装置里,温度最高的就是海克斯水晶,再这么运行下去,我的这块水晶恐怕会超温降频,你戴上手套,赶紧换上你的那块!”

    “你还没告诉我怎么换呢!”

    “腰间有一个开口,是卡槽式的,水晶就在里面,我稍微减速一点,切换普通助力模式,用备用能源行动,你赶紧更换主能源!”

    “好嘞!”

    小黄毛闻言,打起精神找到了卡萨丁所说的能量卡槽,将其打开之后,终于看见了已经有些浑浊的海克斯水晶。

    带着手套的小黄毛手相当稳,在卡萨丁全力奔跑的时候,迅速完成了这次的能源更换。

    换了能源之后,卡萨丁切换回了主能源,然后惊喜无比地发现,小黄毛所提供的这枚水晶似乎比自己之前使用的那枚纯度高了很多,过载状态下,整台机甲的动力都仿佛更加澎湃了!

    然后,当他试图二次过载,直接加速甩开后面的追兵时,小黄毛却先一步受不了了。

    “烫烫烫!”被卡萨丁夹着的伊泽瑞尔发出了一阵痛苦的哀嚎,“更热了……这是怎么回事?”

    “二次过载哪所导致的散热压力增加。”卡萨丁无奈地关闭了二次过载状态,“行吧,看来我们是甩不了那些家伙了……现在我们只能寄希望于可能的大雾了。”

    “一定会有的!”在机甲外壳温度降低之后,小黄毛再次改变了一下自己被烫的地方,“我这个人运气一向很好!”

    ……………………

    伊泽瑞尔对自己的运气很有自信。

    但很可惜,这份自信看起来似乎有些盲目——当他们好不容易抵达了绿洲的时候,这里非但没有起雾,而且天朗气清。

    蒙蒙亮的天空一片湛蓝,这片位于山脚下的绿洲更是一片绿意盎然,但无论卡萨丁还是伊泽瑞尔,此时都没有任何欣喜可言。

    他们手里的海克斯水晶能量已经几乎耗尽了,结果因为散热限制,两个人终究未能甩开后面的追兵,而且卡萨丁所期待的反常性大雾也并未出现……

    完了,彻底完了。

    “给我一枚金海克斯。”进入了绿洲范围之后,卡萨丁迟疑了片刻,向伊泽瑞尔开口道,“一枚就行。”

    “?”

    虽然不知道这位大叔忽然抽的什么风,但小黄毛还是拿了一枚金海克斯给他。

    “收了你的钱,就是你的向导了。”卡萨丁一面继续前进,一面快速开口道,“忍一忍,我要二次过载了,趁着这个机会,我跟你讲一讲这间机甲的操作方式——按照皮尔特沃夫标准来就行,只是需要注意以下几点……”

    “你干什么?!”

    “开启二次过载,那些家伙就算骑着骆驼也追不上你,二次过载有点热,机甲可能报废,能不能跑出去就看你的运气了……”

    “你是我的向导,没有你我怎么自己一个人出去?!”

    “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从这里向正南二百哩就一处绿洲,就在山脚下,你去那可以补充足够的食物和饮水,那里的水边的苦莎很恶心,但吃不死人,顶多让你肚子发胀……”

    “别在这自顾自地安排后事啊!”

    “安排后事的话,臭小子有机会的话,帮我收拾虚空吧——如果我女儿还活着,她应该和你差不多大把?”

    “别说了,前面有人,我看见斯卡拉什了!”

    “可能是海市蜃楼吧……等等,真的是斯卡拉什?!”卡萨丁的声音第一次因为惊喜而出现了变形,“好亮的光!”

    ……………………

    刚刚经过了一轮强化理论知识复习,此时的拉克丝正头昏脑涨,伊诺则是双目无神。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色微亮,两个终于下了课的可怜孩子,终于将自己从睡袋里拽了出来,起身开始收拾行囊,准备今日的行程了。

    按照卡尔亚的说法,最多在今天中午的时候,她们就能看见那位霍洛克安息之地了。

    然而,就在伊诺试图用挠下巴的方式唤醒贪睡的斯卡拉什时,拉克丝却忽然发现北边绿洲的边缘出现了两个人影。

    怀疑自己看错了的拉克丝举起手来,召唤了一道光,照向了那两个身形的方向。

    然后她终于确定了,那里的确有两个人!

    而且,其中一个人还穿着有明显皮尔特沃夫风格的机甲!

    意识到了这一点,拉克丝惊讶地瞪大了眼睛。

    在拉克丝惊讶的时候,这两个人风一般地冲到了拉克丝的面前,其中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家伙在见到了拉克丝之后,整个人都兴奋地手舞足蹈了起来,仿佛看见了亲人一般。

    然而,还没等拉克丝开口询问对方的身份,她忽然听见了卡尔亚的话。

    “问问他们,他们手里的短剑和护手是哪来的。”

    卡尔亚的语气很平静,一字一句说得很慢。

    但和卡尔亚相处了很久的拉克丝却能清晰地察觉到他语气之中的愤怒,这种宛若实质的愤怒让拉克丝甚至都隐隐有些心悸。

    她眨了眨眼睛,最终选择复述了卡尔亚的问题。

    面对拉克丝的问题,卡萨丁微微眯起了眼睛,但旁边的伊泽瑞尔却没有任何一点隐瞒的意思。

    “这是在一处陵墓里发现的……荒丘神墓,有一个石头箱子,我用了那句你说过的开锁咒语——”

    小黄毛话没说完,拉克丝就面色大变,一直待在斯卡拉什背上,如一具石雕般的塞菲喀噌的一下就窜了过来,召唤了一块巨石就砸向了小黄毛。

    卡尔亚动杀心了。

    而这一次,认出了伊泽瑞尔身份的拉克丝却并未有任何阻止的意思——虽然还不清楚事情的始末,但她却也大致猜出了让卡尔亚暴怒的原因。

    这个狗改不了吃屎的小黄毛,恐怕惊扰了卡尔亚最在意的人之一。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当塞菲喀所控制的巨石砸下去的时候,一直在小黄毛包裹之中的那些不起眼的“黑色石头”却仿佛活了过来一样,伴随着一阵低沉的笑声,出现在了伊泽瑞尔的面前。

    在听见这笑声的瞬间,被卡尔亚所控制的塞菲喀突兀无比地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有没有把你吓一跳啊,卡尔亚?”笑声停止之后,这个声音仿佛和熟人聊天一般继续道,“如果能把你吓一跳的话,那我应该也算是成功了吧?”

    “……”

    所有人——包括卡尔亚和塞菲喀在内——全都愣住了。

    “当时你将我安葬的时候,我其实没有完全失去意识,只不过由于虚空的侵蚀,我能动的只有几根手指了。”

    “所以,与其让你在那慢慢耗着浪费时间、等我彻底咽气再主持葬礼,倒不如让我自己安静一会,你继续和小织他们去忙。”

    “而且,我记得【在活着的时候参加一次自己的葬礼,然后在无人的角落安然死去】,这是你的愿望吧?我帮你完成了!”

    “你给我选的墓室很气派,也很大气,但我其实没你想得那么闷,所以在你离开之后,我给自己稍微换了个小一点的地方。”

    “如果你看见了我的短剑,看见了我的护手,别惊讶,那是我给发现者留下的奖励、给你留下的惊喜,你不是说我缺乏幽默感嘛……所以我留下的谜题是,讲一个你没有和我讲过的笑话——咳咳咳,不管是谁拿到了我的遗物,现在赶紧讲出那个笑话,否则后果自负。”

    “哈哈哈哈,怎么样,【让所有见到自己坟墓的人都笑出声来】,这也是你和我说过的、死后一定要做的事情之一吧?真可惜,我也替你完成啦!”

    “好吧,我承认我是一个没什么创意的人,我没有你那么多的鬼点子,也不像是瑟塔卡一样总能让所有人信任,但至少在执行力上,我还是有那么点优势的……”

    “让我想想,你喝多了的时候还说过了什么来着——”

    “对了,你说如果你先死了的话,要【让我一本正经地读你的遗嘱,还要在遗嘱里加上老掉牙的笑话】。”

    “所以,这一条我也替你完成了,我一本正经地读完了我自己的遗嘱,遗嘱的内容全是你曾经希望的。”

    “你瞧,既然我做完了你死后所期望的一切,你是不是就没有死掉的必要了、应该无论遇见什么事情、都要好好努力地活下去呢?”

    ------题外话------

    卡尔亚的小课堂·霍洛克最后的时光:

    从被虚空深度感染到彻底死亡,霍洛克其实经历了漫长的时光。

    在骗过了卡尔亚之后,他将自己从山体更深处的、卡尔亚为他准备的绝不会别人打扰的墓室内移动了出来,来到了外面这间可能被发现的墓室,于黑暗之中用最后的力气,一点点地雕刻了那些雕像。

    石箱子周围的浮雕和雕像是一一对应的,浮雕上的每一个人,都是当初还未飞升的形象,而一尊尊雕像,则是对应着他们一生之中最高光的姿态,所以民俗学家只认识一些飞升者形象的雕塑,并没有看出浮雕的具体内容。

    最后,虚空不仅会侵蚀身体,而且还会吞噬记忆,这些黑色的石头是霍洛克最终成功抵御虚空吞噬之后所残存的飞升之躯,通过这种方式,他最终成功留下了一份专门给卡尔亚看的遗嘱。

    最后时刻,霍洛克完成了卡尔亚所期待的、死亡之后能做的一切,只希望最弱的那个家伙,能好好地活下去。

    7017k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