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40】 新仇旧恨

    拉克丝死死地握住了自己的佩剑。

    此时此刻,她能无比清晰地感觉到卡尔亚情绪的激动,虽然她大致上听懂了刚刚霍洛克的话,但依旧不敢保证卡尔亚会不会忽然爆发、干掉这两个惊扰了他好友安息的家伙。

    “问问他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良久之后,卡尔亚似乎稍微平静了些许,“告诉他们,别想着撒谎。”

    拉克丝微微松了口气,连忙开始询问伊泽瑞尔。

    然后,还没等小黄毛说清楚事情的经过,后面的追兵就来了。

    骑着骆驼的希维尔和伊莉丝,带着一群佣兵,一路疾驰而来,在见到卡萨丁和小黄毛停下了脚步之后,向两翼展开,呈包抄的阵型,将拉克丝、伊诺连通着目标两个人一起,围了起来。

    “就是他们打开了墓室!”刚刚差点被塞菲喀一棒子抡死的小黄毛福至心灵,伸出两只手,第一时间分别指向了希维尔和伊莉丝,“他们是盗墓贼,想要拿走里面的宝贝,我是被迫进行保护性收集和安置的!”

    如果是平时,卡尔亚对这种辩解绝对是不屑一顾的,但考虑到小黄毛的确一直带着霍洛克最后残存的飞升之躯,而且看样子还是一路被人追着过来的……

    伊泽瑞尔的确是个混蛋。

    但现在看来,他至少没有那么混蛋。

    这边卡尔亚的情绪逐渐稳定了下来,但在另一边,在看见了伊莉丝之后,拉克丝却再也遏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怒了。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了三年多,但再次见到了伊莉丝的那张脸,她还是无法忘记那条祖安郊区的小巷。

    从破败却热闹,到寂静而冰冷,拉克丝绝对无法遗忘那场残忍屠杀的始作俑者!

    所以,还没等希维尔说话,她当场拔剑而起,张开一双光铸羽翼,直扑伊莉丝而去!

    伊莉丝在愣了一下之后,显然也迅速认出了这个直接导致自己在黑色玫瑰中地位一落千丈的家伙。

    冷笑了一声,伊莉丝直接右手一挥,数只蜘蛛就已经迎风而至。

    可惜,还没等这些蜘蛛有所动作,一面冰墙毫无征兆地拔地而起——在拉克丝的身后,伊诺双手撑在地上,阻止了伊莉丝的反击。

    反击的蜘蛛一头撞在了冰墙上,伊莉丝紧急之下只能甩出数张黏糊糊的蛛网,试图将拉克丝拦下。

    拉克丝只是轻轻一挥断剑,暗影蛛网就被轻而易举地切做了两片,她去势不减,依旧挺剑前冲,直指伊莉丝,誓要将伊莉丝一剑两段!

    千钧一发之际,一柄十字刃打着旋从侧面飞来,精准地磕在了拉克丝的剑刃上、然后旋转着飞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趁着这个机会,伊莉丝狼狈地翻下骆驼背,咬咬牙召唤了数只大蜘蛛拦在自己的面前——从她苍白的脸色来看,这些不靠进食血肉长大的蜘蛛,似乎消耗了她不少的力量。

    被拦下的拉克丝想要举剑再战,但在剑刃相交之后,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手中的断刃又肉眼可见地短了一截。

    不仅如此,连她佩剑剑锋上的光元素附魔效果,也在这一击之后,被彻底破坏掉了。

    意识到了这一点,拉克丝终于谨慎地停下了脚步,转头看向了接回了十字刃的希维尔,表情明显凝重了几分。

    如果没看错的话……那柄造型华丽的十字刃,不仅材料坚固得可怕,而且还会自带破除魔法的效果,面对这样一柄武器,拉克丝必须得小心小心再小心才行!

    察觉到了拉克丝的断刃又断了一截,虽然不知道她的身份,但卡萨丁还是果断地催动护手的力量,来到拉克丝身边,随后倒转冥界之刃,将剑柄递给了拉克丝。

    “用这个,小姑娘。”

    拉克丝刚想拒绝,但卡尔亚却忽然开口:“拿着,你去对付伊莉丝——那个用恰丽喀尔的小混蛋交给我!”

    恰丽喀尔……就是那柄十字刃么?

    卡尔亚很熟悉那柄武器?

    虽然心下有些疑惑,但拉克丝还是点点头,接过了卡萨丁递来的冥界之刃——而在她的后面,被卡尔亚所控制的塞菲喀迈步上前,从拉克丝的手里拿过了她的佩剑断刃。

    ……………………

    冥界之刃拿在手里,拉克丝第一时间清晰地感觉到了这柄短剑之中惊人的能量。

    随着她将自己的魔力灌注其中,浅紫色的剑芒清晰地出现在了这柄短剑的剑锋之上。

    下一刻,随着拉克丝心念一动,她的身形无比突兀地出现在了伊莉丝的身边。

    这突如其来的空间移动不仅惊呆了伊莉丝,连拉克丝自己都万万没想到——虽然卡尔亚在拓展课程里也简单涉及到了空间魔法,但卡尔亚所讲的内容都非常繁复,哪怕只是物体的传送,也需要进行大量复杂的准备才行。

    但现在,在本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没有一个清晰的施法过程的情况下,拉克丝就穿越了空间的限制,一瞬间冲出了十几码的距离!

    这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些!

    就在刚刚那闪现式瞬移的,拉克丝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魔力消耗了一大截,而且还经历了一次类似于元素化的过程.

    不过那个过程实在是太快了,她只是隐隐有所感觉,就已经完成了这次的瞬移。

    而在伊莉丝的角度上,她看见的则是拉克丝突兀地在光中消失、然后又突兀地在光中出现,宛若实质的强光两次连续爆发,差点直接杀死了护卫着她的剧毒蜘蛛!

    所以,几乎就是在拉克丝出现的瞬间,她毫不犹豫地下达了自爆的指令,在拉克丝的身边,一只剧毒蜘蛛砰的一声爆炸开来,剧毒的体液四处飞溅,落在沙地上发出了嘶嘶的腐蚀声。

    伊莉丝的反应很快,但拉克丝的反应更快。

    手持冥界之刃,拉克丝只需心念一动,就再次消失在了爆发的强光之中——不过,她对于落点的判断依旧有很大的不足,这一次她向后猛地传送出了超过二十码,差点一头扎进了这片绿洲中心的咸水湖里。

    不过,虽然表现狼狈至极,但拉克丝的嘴角却露出了胜券在握的笑容。

    没错,这柄短剑是不怎么好控制。

    但有它在手里,那个蜘蛛女就死定了!

    只要一个一个地戳爆她的蜘蛛,战败伏诛就只是时间问题了!

    ……………………

    拉克丝这边完全占据了上风。

    而卡尔亚那边,希维尔也遭到了自从自己得到了恰丽喀尔之后,最为严峻的一次挑战。

    那个一言不发,拿着断剑就召唤了一个岩石傀儡、自己坐在脑袋的位置上指挥的家伙(塞菲喀),似乎很了解恰丽喀尔。

    虽然傀儡的身躯庞大,但希维尔几次掷出恰丽喀尔,都未能命中重要的位置——庞大的岩石傀儡以不符合常理的敏捷度和柔韧性,轻而易举地避开了恰丽喀尔的攻击,让无坚不摧的十字刃每一道诡异的弧线都落在了空处。

    这怎么可能?

    要知道,哪怕希维尔和恰丽喀尔几乎可以用“心意相通”来形容,在每一次将这柄十字刃掷出之后,希维尔自己都不能完全确认其飞行轨迹。

    偏偏对面的那尊岩石傀儡却可以每一次都摆出一个奇怪的姿态,避过恰丽喀尔的攻击,哪怕真的被划伤,也不过是皮外伤,随便让一块碎石填补缝隙就可以复原的那种……

    虽然对方没有进行哪怕一次卓有成效的反击,但希维尔的心却越来越凉——不,这已经不是了解恰丽喀尔的地步,这特么分明是比自己还特么了解恰丽喀尔!

    眼见着情况不太对,希维尔不得不一面保持着攻势,一面摇唇鼓舌地开始嘲讽。

    从塞菲喀呆滞的外表说到这尊岩石傀儡愚蠢的造型;从对方没有完美的反击机会,到瞎管闲事的诛心之语,希维尔语速极快,把可供嘲讽的领域全都说了一遍。

    希维尔的嘴皮子相当利落,她虽然完全不了解自己的对手,但依旧嘚嘚嘚地说个不停,希望能让对方情绪波动、露出些许破绽。

    但很可惜,无论希维尔说什么,对方都没有任何破绽。

    在卡尔亚亲自控制之下,塞菲喀和岩石傀儡稳健无比,一面闪避着来自于恰丽喀尔的攻击,一面步步逼近希维尔。

    期间也有几个忠诚的佣兵想要过来帮忙,但岩石傀儡只需要甩甩胳膊,就能将其连人带骆驼一起打飞出去。

    这些佣兵也是失了智了,居然拔出弯刀想要和岩石傀儡近战!

    结果……就只能是承受来自于巨大吨位差距所造成的碾压伤害!

    岩石傀儡和希维尔的距离一点一点地拉进,绝望终于叩响了希维尔的心灵门扉。

    恰丽喀尔无比锋利,无坚不摧。

    但希维尔却第一次感觉自己根本用不好这柄武器——在步步紧逼的岩石傀儡面前,她仿佛是一个无助的、只能狼狈逃跑的孩子,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反击,用怎样的言语嘲讽,这尊巨大的傀儡依旧不会改变自己的步伐,依旧一步步压上来。

    终于,当双方距离拉近到了三码之内的时候,这尊庞大的傀儡终于探出了手臂。

    作为应对,这一次希维尔并未再次掷出恰丽喀尔,而是将其握在手中、飞速旋转,试图切割这只砸向自己的拳头。

    然而,让希维尔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只手并未选择抓或者砸,而是停在了她的面前,分开五指、变拳为掌。

    由石块构成的五支“手指”大大地分开,岩石傀儡的掌心就这样暴露在了希维尔的面前——希维尔下意识地看过去,却发现在由细碎花岗岩所构成的掌心之中,无数岩石的裂隙相互拼凑,共同构成了一系列无比复杂的纹路。

    当希维尔的目光落在这些纹路上的时候,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在纹路之间一闪而逝。

    下一刻,这血红色的光芒化作了无数条红色的丝线,仿佛操纵着木偶的连线一般,连接在了希维尔和岩石傀儡的掌心之间。

    石拳握起。

    一阵难以言喻的虚弱和疲惫从希维尔的心底涌起。

    察觉不对劲的希维尔想要如同她曾经破坏的无数个魔法一样,掷出恰丽喀尔、割断这些魔法丝线。

    但这一次,十字刃却不再接受她的命令了。

    任凭希维尔再怎么用力挥动,恰丽喀尔却仿佛“死了”一般不再转动。

    更糟糕的是,随着虚弱的逐渐加深,希维尔甚至用上了双手都抓握不住恰丽喀尔,曾经轻如鸿毛的恰丽喀尔,此时竟重于泰山般,直接让希维尔狼狈至极地一头栽倒在地!

    连接着希维尔的血色丝线越来越清晰。

    与此同时,一个语气复杂的声音出现在了她的心底。

    “接受了血脉的馈赠,却未曾承担起其中的责任,那就由我收回这份馈赠吧。”

    “什么馈赠?!”希维尔狼狈至极地摔倒在沙尘之中,但依旧满心不服,“老娘走到今天,靠的全是自己!”

    “靠自己可得不到恰丽喀尔的认同。”那个声音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封印了你的血脉馈赠,你却连恰丽喀尔都拿不起来。”

    “放屁!明明是老娘奔波一宿、太过劳累了——”

    “那你拿起这块石头试试。”岩石傀儡仿佛看小孩子一样俯下身来,随手从沙地下扣出了一块磨盘大小的石头,将其丢在了希维尔的面前,“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虚弱。”

    忿忿地放下恰丽喀尔,希维尔来到了石头前,提气弯腰、双手抱住了石块,然后……无比顺利地把它抱了起来。

    放下了石头的希维尔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片刻之后,她回过身去,再次抓向了恰丽喀尔——这柄十字刃依旧重于泰山。

    不仅如此,这次希维尔还清晰地发现,自己在接触到了恰丽喀尔的时候,明显感觉它仿佛吸走了自己的力量……

    “好了,你可以走了。”岩石傀儡轻轻巧巧地拿起了恰丽喀尔,然后朝着希维尔摆了摆手,“从此刻起,你所做的一切就真的都是靠着自己,和血脉的馈赠无关了。”

    “……”

    希维尔呆滞地看着毫不犹豫转身离开的岩石傀儡,一时之间竟有些不知所措。

    ------题外话------

    卡尔亚的小课堂·恰丽喀尔使用指南:

    能正常使用恰丽喀尔的有三种人:

    第一,瑟塔卡后裔。

    第二,飞升者和暗裔。

    第三,对这柄武器足够了解,自身实力超凡脱俗之辈。

    ps.依旧是大章,晚上还有一章。

    7017k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