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0章 独唱告白

    王雪莹玩闹一般的介绍,倒是让台下众人嬉笑不止,也从刚才卓研诺高贵气质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众人也都发现,眼前这个穿着牛仔短裤,浅粉t恤,扎着马尾辫的女生,也是同样的精致、漂亮,更加青春有活力,只是少了点内敛而已。

    “都说她是花,鲜花不如她,都说她是梦,多少人追过她,无情的似水年华,书本里慢慢的画,问流逝的云霞,我们的校花还好吗”

    “弹吉他想校花,校花落谁家,原来那爱情啊,就像黑板擦”

    “无情的似水年华,书本里慢慢的画,问流逝的云霞,我们的校花还好吗每当看到身上的疤,就想起美丽的她,只因为她喜欢我啊,曾挨过他们多少回打”

    “弹吉他想校花,校花落谁家,原来那爱情啊,就像黑板擦”

    王雪莹的歌声的确不敢恭维,弹吉他的技术更是生涩,但不知道怎么,随着她一遍遍唱着简单易记的歌词和曲调,台下竟是有人开始跟着合唱。

    一人、十人、百人,其中更多的却是男生,似乎他们也想起了当初为心中暗恋女生犯过的傻,挨过的揍,纵使心中有苦涩,但更多的却是甜蜜回忆。

    那无悔的青春,欲与苍天誓比高的胆量;那单纯的爱恋,偷摸不敢告白却要誓死守护的女生;那可怜可恨的年纪和时段,注定了不能开花结果的情愫,叫多少人流着泪、挥着手,不得不将这些藏在心底,不敢再有提及,生怕触痛。

    谁懵懂的青春里没有一个倾慕的对象有的藏在心底,有的娓娓告白,有的轰轰烈烈,但又有多少能坚持到最后坚持到初中、高中、大学又有多少能抵御住高中毕业分割两地的寂寞,还能剩下几人挡得了社会上的各种诱惑,敢拍着胸脯对所有人说,我不会变我会依旧守护爱情,守护你

    礼堂里,不管是刚到大学的新生,还是已经经历过苦涩爱情的老手,亦或者能够在莺莺燕燕中游刃有余的老司机,不免都是心有感触,莫名其妙的跟着王雪莹所唱低声附和,无缘无故的心情沉重,还有人困惑不解的湿了眼眶。

    一曲终了,王雪莹手中的吉他已经停止伴奏,但舞台下符合歌唱的人却投入到没能停止,直到唱得情深,直到唱的心痛,直到唱的眼角泛酸

    “感谢大家能这么支持我,这首歌是我最喜欢的那个人所唱,今天我用自己的理解重新诠释了一遍,希望他能够喜欢,听够听得到我倾诉的衷肠。”

    “那个人我知道你听得到,那个人你能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吗可能我有点霸道、有点无理取闹、有点古灵精怪,但为了你,我会变得更好,更乖,更懂事,我会让自己同样站在高处,陪着你一同观望更远处的巅峰,陪着你一同共赴艰险的一座座高峰、一条条险路。”

    “那个人我能做你心中的校花吗那个人我爱你”

    王雪莹几近声嘶力竭的呐喊,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手中吉他高高举起,拼尽了力气狠狠砸向舞台,伴着嘶吼与碎裂的声音,吉他应声碎成几块,散落一地。

    砸吉他,本来是一些摇滚歌手宣泄心中情绪,引动演唱会现场观众的手段,此时却被一个初到水木大学的新生,还是个小女生使用出来,一些老生已经对她的表白瞠目结舌,此时见到碎裂一地吉他,更是哑然失色。

    但谁的青春没有桀骜和不逊谁的年少没有轻狂和不羁谁的爱情又会一帆风顺,没有失败与离别

    越是过来人,越是爱情里的老司机,越能够理解王雪莹此时的心情,也更能对她作为一个女生敢爱敢恨的举动竖起大拇指。

    “那个人那个人”伴着王雪莹的激动,不知谁带的头,竟是开始高呼那个人,他们显然是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不能直呼其名,就直接用王雪莹对那个人的称呼,王雪莹说那个人能听到,那个人应该就在现场吗

    他们大声呼喊的提醒着、嘱咐着、希望能够看到那个人如王雪莹一样勇敢的走上舞台,哪怕只有一个拥抱,也算最幸福的安慰。

    “鹏,鹏哥王雪莹说的那个人是不是你啊她不会心里还念着别人吧”

    唐魏和杜越峰都误会他们俩是情侣关系,如今王雪莹大声喊出的那个人是会唱出如此感人歌曲的,可眼前的申大鹏,显然不像是合格的情歌王子。

    “”

    申大鹏不知该做什么,只能静静看着舞台上激动的王雪莹,看着舞台下更加疯狂的人群,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

    如果说刚开始几个漂亮女是跳的扇子舞是星光璀璨,卓研诺的一首归去来是皎洁明月,那王雪莹就可以说是灼热烈阳,照耀着在场的每一个人,感动着每一个人,将原本已经要进入尾声的晚会,再次掀起了无可颠覆的高潮。

    所有人都在好奇的探讨着王雪莹口中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但无奈他们对这个初来乍到的新生没有半点了解,又怎能凭空猜测出来她爱恋的男生

    王雪莹足足等了三四分钟,在这么多人的祝福下,还是没能等到申大鹏踏上舞台,不免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嘴唇。

    “谢谢大家,谢谢那个人给了我勇气,谢谢”

    王雪莹一连说了几声谢谢,似乎不愿别人看到她的落寞,噙着泪跑向了后台,直到幕布后面,才再也忍不住,泪如奔涌,飞流直下。

    她以为,只要她能勇敢一点,申大鹏就会予以回应,她以为,只要有更多人的祝福,申大鹏就会被她感动,她以为

    现在她才知道,原来一切都是她以为,哭过后,逐渐冷静,她又不免担忧,申大鹏会不会因为她今天的举动而不理她了

    申大鹏会不会觉得跟她在一起压力过大,选择逐渐疏远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