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6章 疯整夜

    “这个……谁投资谁是老板,就像我们团队的罗宾,他是老大也是老板,现在到了华夏,你小姨就是老板,没问题。”

    杰森点点头,正色看向申大鹏,“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是团队的一员吗?”

    “Of course!没有我,谁来给你们提供无穷无尽的优秀构想?哈哈!”

    申大鹏看似玩笑的话,却是道出了心底的真实想法,重生一次,就算前世不够优秀,他的眼光也要比现在的人更有远见。

    “那我没问题了,OK啦!!”

    杰森打着哈欠伸了个舒服的懒腰,“可以回去睡个好觉了,等我睡醒了再聊。”

    “好,再见。”

    俩人热情的拥抱过后,申大鹏看着杰森离去的轻松背影,转头又瞥了旁边至始至终没开口说一句话的陈潇煋,“你怎么一直不说话?”

    “鹏哥有需要我做的,直接吩咐我就可以,如果不需要我,我多说也没意义。”

    陈潇煋的态度不冷不热,看不出情绪的变化。

    “马上期末考试了,你应该没问题吧?如果有时间,帮杰森找一间合适的写字楼,至于环境嘛……”

    “安静,安全。”

    不等申大鹏说完,陈潇煋自顾回答。

    “呵呵,有你办事,我放心了。”申大鹏欣赏的拍了拍陈潇煋的肩膀,“还能再跑一会吗?”

    “可以。”

    陈潇煋依旧是平静的语气,跟在申大鹏后面,朝着不见终点甬路尽头,逐渐加速。

    寒冬的小路上,两人一言不发的慢跑,热腾哈气照旧,随风缓缓飘散。

    只不过,申大鹏的表情轻松惬意,陈潇煋眉眼间却多了几分疑惑和茫然……

    平安夜已经过去,舞会的热闹也在凌晨时分消散,应该庆祝的节日撒欢庆祝,应该高兴的时候可劲的高兴,但喧嚣繁杂过后,仍要归于往昔的平凡与宁静。

    经过一夜的疯狂宣泄,年轻人们都在休息躁动的身心,再加上已经临近期末考试,全校各系基本上都停课了,只有少数几个注重实验研究的系别课程继续,因为他们一学期的实验结果就是考试成绩。

    校园里整个上午都显得有些冷清,大部分都选择在图书馆或者寝室里复习考试知识点,其实对于大学生来说,考试并不是什么天大的事。

    一学期的必修课、选修课都是固定的,到考试之前老师还会给划考试重点,几乎所有考试题目都在划好的重点里。

    当然了,还需要平时没有逃课、旷课的情况,加上科任给的‘平时分’,想要及格非常简单。

    不过对于杜越峰这种奔着奖学金努力的学生来说,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除去每节课程必到之外,还得把所有知识点都牢记于心,只有考试成绩在系里名列前茅,才有机会得到学校的奖学金,不多不少,足够他养活自己一学期。

    寝室里,唐魏躺在床上,舒服翘着二郎腿,手里的课本无聊的翻来翻去,明明已经划好的考点,他却根本没当回事。

    “小峰,你至于这么拼命吗?昨晚咱们舞会上玩到后半夜,你一大早上就起来背重点,一个破奖学金,得报名、系里答辩,选出各个系的候选人再公开答辩,然后还要学校批准,不就是那几千块钱嘛!”

    “你不差钱,我差,如果明年我得到奖学金的话,再加上电脑超市和鹏哥那里赚来的钱,我就可以给乡下的父母盖一间大瓦房了。”

    杜越峰埋头伏在桌前,跟唐魏说话的工夫也不耽误手中油笔快速疾驰,关于盖房子的事情,他也就是一个惦念而已。

    家里的房子夏天漏水、冬天漏风,他在家的时候还能帮着父亲房前屋后,棚顶檐下的忙活着修补。

    “唉。”杜越峰叹了一声,自己出来念书一走就是四个月,如今家里的天彻底冷了,也不知道腰间盘突出和腰脱的父亲是否方便,漏风的屋里是否暖和。

    “干什么唉声叹气的,昨晚没玩开心啊?”申大鹏从洗漱间里出来,洗去了跑步而散发的汗臭,湿漉的头发上,海飞洗发水的香气清爽扑鼻。

    “你偷偷就跑了,我们能玩开心吗?”

    唐魏一甩腿从床上做起来,八卦的冲着申大鹏坏笑挑眉,“听说昨晚王雪莹跟你一起离开的,你们俩有没有……啊?哈哈!”

    “滚。”

    申大鹏懒得理会,毛巾快速擦拭着湿润的头发。

    “滚?滚滚长江东逝水……”

    唐魏笑呵呵的低沉开唱,结果被申大鹏甩出的毛巾不偏不倚蒙住了脸,这才停止折磨人的噪音。

    “你能不能长点心?学学人家小峰,有时间赶紧复习,期末考试有一科不及格,这一学期的时间就白白浪费了,补考的时候可比现在要难得多。”

    “我学他?那我还是潇洒英俊,风流倜傥的唐魏吗?我现在可是电脑超市的老板,就算大学毕业了也不见得能找到什么好工作,更不可能赚这么多钱,考试这种东西,少一分白费,多一分浪费,及格就行。”

    “潇洒没看出来,傻是不言自明。”

    杜越峰悠悠嘲讽,和申大鹏相视一笑。

    “你们还真别瞧不起我,我当年高考也考了……对呀,怎么说我也是磐云市的文科状元,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么简单的期末考试还难不倒我。”

    唐魏挺直了腰板,自信满满的拍着胸脯,一提到高考的成绩,他才忽然想起来,自己还是磐云市的文科状元,自己怎么就忘记了呢?

    难道是跟鹏哥在一起时间长了,连自信心都受到了打击?不过话说回来,鹏哥可是全国文科状元,跟他在一起有压力也是正常。

    “吃老本?那只能祝你好运喽!”

    申大鹏坐到床边,把自己的毛巾拿回来,继续擦着头发。

    外面天冷,哪怕他每天晨跑可以增强体质,不擦干净也很容易感冒,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跟身体相比,美与丑、俊与呆,根本一文不值。

    叮叮!!

    申大鹏的手机响了两声,听声音是短信,随手从兜里掏出电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