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6章 现实与憧憬

    “我没有瞧不起任何人,按你之前的想法,做生产线可以找咱们学校的学生,毕竟技术要求简单,制造的生产线哪怕有缺陷,也能加以改装,但AME检测仪在米国都是尖端技术,如果学生能做出来,米国的公司何必投入大量研发资金?”

    “而且有一点你要搞清楚,我在米国留学待了好几年,都没有信心能把AME检测仪复制出来,这回还是马克的突然出现,让我心里有了些底气!如果你不能找到可信的合作伙伴,我怕马克会选择放弃!”

    曲伊娜越说越觉得来劲,竟是又坐了起来,气鼓鼓的掐着腰,伴着大口粗气而起伏不定的胸前,似乎更有几分看头。

    只不过申大鹏也没心思观看丰满酥胸,现在不仅是曲伊娜不同意找学生的问题,还有就是吕明、李绅也至始至终没同意参与,本来想着最近几天找曹璋、吕明、李绅好好聊一下,没想到又遇见了曲伊娜的否定态度。

    “明天我会找他们聊一下,如果真像你所说,我会找更合适的人选。”

    申大鹏不是没想过找其他公司合作,但现在是个讲求利益的时代,公司、商人之间更是如此,只要谈及合作,谁都会想把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这样,便没有了美好憧憬生存的余地。

    曲伊娜是个追求现实的理想主义者,本身就是个矛盾综合体,她相信未来定会更美好,但又深知美好需要在现实中一步步前进。

    此时看到申大鹏的为难模样,心底一软,“对不起,我只是希望我们都不要做错误的选择,不要走任何弯路。”

    “嗯!”申大鹏点点头,没有继续说什么,手中勺子往旁边放好,自顾闭目养神,指尖轻按紧皱的眉心,想要让醉酒后的头脑更加清明一些。

    看来,他还是把一切想的太简单了,人和人之间的经历不同,想法就算相近也断然不会相同,他不可能把自己的主观意愿强加在别人身上,就像他不想受到别人的管制、约束一样。

    申大鹏的初衷是好的,想要在学院各系找到相关专业或者有共同目标的同学,既能锻炼他们的能力,又能在他们还未成功之前给予他们机会,这样,无论是对没有经历的学生,还是对公司都有好处。

    但申大鹏没考虑到无论实验室,还是物资回收再利用公司,都是合作的模式,有些事他可以一人独断,但更多的事他也需要征询合作伙伴的意见,毕竟这里已经不是小小的青树县,而是人才济济的水木大学,群英辈出的京城。

    哪怕他每天锻炼有健康的身体,哪怕他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做各种知识的阅读,但他只是一个人而已,不可能事必躬亲,更做不到事无巨细,他可以从前世经历者的角度提出想法和意见,但真正要奋斗在第一线的不可能只有他自己!

    而在他思量范围内合适的人选,李绅、吕明,又真的能像他想的一样,心甘情愿扛起本不应在他们学习生活期间经历的责任吗?

    见申大鹏不说话,曲伊娜也重新躺回原来位置,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听着灶台内柴火燃烧的噼啪响声,渐渐进入梦乡。

    等申大鹏再次被吵醒睁开眼睛时,天色已然大亮,转头看着大敞四开的房门,阵阵冷热交替的哈气腾然而起,孙大炮子的一伙兄弟三三两两走进屋来,异常精神,嘴里还闲扯着昨晚的风流快事。

    “老四、张晓,你们回来了!”

    申大鹏起身活动着筋骨,看着对面王雪莹、曲伊娜、郑丹三人不知何时抱在了一起,唐魏和孙大炮子也相拥睡的正香,尤其孙大炮子厚厚的大嘴唇子正贴在唐魏额头蹭个不停,看着就有种莫名的喜感。

    “鹏哥,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休息了!”老四几人也是进了门才看到一帮人躺在地上,尤其是申大鹏的存在,让几人都觉得而有些亲切又紧张。

    “嗅嗅,鹏哥,你们昨晚吃什么好东西了?涮锅子?这么香?”张晓跟在孙大炮子的时间更长一些,相对要更轻松,走到灶台前翻搅着窝里的残羹剩饭,里面还有不少入味的牛羊肉,虽然已经凉了,他也不嫌弃,塞进嘴里就吃。

    “你要吃就热一热,凉了膻味太重。”申大鹏好心提醒,可是回来的兄弟太过吵闹,再加上突然窜入屋内的冷气侵袭,郑丹第一时间醒来的,揉着眼睛起身的时候,把曲伊娜和王雪莹也吵醒了。

    “几点了?”王雪莹揉了揉惺忪睡眼,不愿起身。

    “都十点多了?”曲伊娜看看表,有些不敢相信,她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平常不管晚上几点睡,第二天都是七八点钟自然醒,没想到喝了点酒,居然差点睡到了中午,此时不免心中警醒自己,喝酒的确容易误事。

    “我都说了今天给你放假,还着什么急!”

    申大鹏围紧了衣衫,阻挡寒风,老四也是懂事,踢了几脚在门口抽烟不关门的兄弟,“没看鹏哥都冷了吗?傻啊?不知道关门啊?”

    几个人都是从外面回来,又是平常不注意细节的汉子,哪知道屋内外温差有多大,不过听老四提醒,也就赶忙乖乖关门,朝着里屋自己房间走去,昨晚又是烧烤大扎啤、又是洗浴大宝剑,也没休息好,打算好好睡上一觉。

    “哎呀妈呀,哪来的老外?咋睡我床上了?”

    一道惊呼声吵醒了所有人,不过那大喊大叫的兄弟也马上恢复平静,不管是谁,能睡在这屋里,肯定是炮哥和鹏哥的兄弟,那也就是自己人,再看看午旗瀚也被吵醒,顿时心里还有点歉意。

    “小旗,你,你们接着睡,我们在旁边仓库凑合一下就行!”老四和张晓匆匆跑来,拽着大家伙就往外走。

    “没事,我们都睡够了。”午旗瀚揉揉还有些胀痛的脑袋,使劲浑身力气伸了个懒腰,伴着骨骼脆响和舒坦的哼声,一跃从床上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