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7章 酒驾

    马克、杰森、杜越峰也被吵醒,虽然还是处于没有醒酒的微醺状态,但也都知道这是床铺的主人回来了,迷迷糊糊的从爬起来,走到了外屋。

    “不是说今天还有事要商量吗?咱回去吧?”

    马克的脖子始终向左边歪着,轻轻按着都是又痛又麻,好像睡落枕了,不过他现在的样子倒很可爱。

    “孙大炮子,起来了,开车把我们送回去。”王雪莹颠颠过去,照着孙大炮子屁股抬腿免准,不管不顾的狠狠就是一脚。

    “啊啊!!”孙大炮子从熟睡中猛然惊醒,皮糙肉厚却根本没感受到屁股的疼痛,只是瞪着茫然的双眼频频点头,看到怀中紧抱着唐魏,顿时嫌弃的用力一把推开,“什么玩意,老子好像是抱个小妞睡的,怎么变成个爷们了!”

    唐魏无辜的瞪着惺忪睡眼,打哈欠散出浓浓酒气,“我脑瓜门怎么湿漉漉的!”

    “噗!!”申大鹏瞬间笑喷,若是告诉唐魏脑门是被孙大炮子亲的口水,不知道会不会嫌弃的恶心,把昨晚吃的、喝的全都吐了。

    “别让孙大炮子送咱们了,他昨晚喝得太多,还没醒酒呢!”申大鹏指了指老四、张晓一伙人,“你们谁昨晚没喝酒?”

    “我们?”

    老四、张晓几个兄弟互相张望,昨晚好不容易有机会潇洒,自然是能喝多少喝多少,能玩多疯就玩多疯,咋可能不喝酒。

    “鹏哥,没事,我清醒着呢,再说了,大老爷们喝点酒,还能开不了车?”孙大炮子能喝酒,也喜欢喝酒,酒后驾车在他心里当然算不了什么大事。

    “滚蛋,喝酒不开车,开车不喝酒,你这是酒驾,要判刑的。”申大鹏上前狠狠踢了一脚,再向张晓几人确认,“你们都喝酒了?”

    “鹏哥,喝点酒不碍事,咋还能判刑?没那么严重的!我的酒量你还不放心?肯定安安全全把你们送回学校,不会有事的!”

    “不严重?”申大鹏发现周围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盯着自己,似乎根本无法理解酒后驾车的严重性,忽一愣神才想起来,酒驾入刑是几年以后的事情呢。

    现在国内汽车并不多,重车、货车驾驶员的要求严格,私家车的驾驶员中也少有错把油门当刹车的‘马路杀手’。

    最主要还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随着私家车增多,酒后驾驶带来的危险也会倍增,有关部门更没能及时做好防御措施。

    幸好他们懂得亡羊补牢犹时已晚的道理把酒驾入刑,可惜,虽然能减少了事故发生率,但只要发生的交通事故都异常严重。

    申大鹏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更不会拿别人的性命当儿戏,他在前世见到过不少因为酒驾而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例子,如今虽然法律上还没有严格规范,但他也绝不可能做害人害己的事情。

    “算了,我们还是打车回去吧。”

    “鹏哥……”

    孙大炮子还想说什么,马克却打断插嘴,“大鹏说得对,喝酒后不能开车,对自己、对他人都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嗯!”杰森也对申大鹏投去赞赏的目光,“在米国,酒后驾驶是重罪,吊销驾照、缴纳高额罚款,严重的还可能判监禁或者死刑。”

    “你说的那是米国,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天天喝酒,天天开车,也没见谁出车祸了!”孙大炮子不服气的梗着脖,在他看来,喝酒开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大事,在青树县的时候他就是随心所欲,怎么到了京城就有了这么多说道?

    “孙大炮子,那我今天跟你们严肃的说一遍,你们谁喝酒我都可以不管,那是兄弟们开心、解乏的方法,但是谁要是敢喝酒以后开车,别怪我让他滚蛋。”

    “鹏哥,这点小事……”

    “你要我说第二遍吗?”申大鹏眼神凛厉,先是瞪了孙大炮子一眼,继而又扫过在场的张晓、老四等人,严肃的脸上没有半点玩闹表情。

    “不,不用!”孙大炮子频频摇头,他几乎很少见申大鹏发脾气,尤其是俩人相处久了以后,他更清楚申大鹏的个性,这种时候,申大鹏是极度认真的,而且这个时间,也绝对不能出口反驳,否则只会给自己带来悔恨的结局。

    唐魏等人茫然无措,他们没见过申大鹏发火的模样,更不知道申大鹏为什么突然发脾气,难道是昨晚酒喝得太多了,还没醒酒,不过看看也不像啊。

    在场所有人中,王雪莹算是跟申大鹏最亲近的一个,现在就连她也不明白申大鹏的火气从何而来,喝酒开车而已,的确算不得什么大事,完全不至于跟自家兄弟朋友大发雷霆,更不至于以滚蛋作为威胁和警告。

    他们都不清楚,但曲伊娜刚刚从国外回来,马克、杰森也是土生土长的米国人,他们知道酒驾带来的社会危害,也知道在米国要受到怎样的严重刑罚,所以当申大鹏此举一出,无异于在他们心中多了几分与众不同的感触。

    “大冷天的,又是早上,根本不好打车,鹏哥你们等等,我让我爸开车送你们,他不太喜欢喝酒,昨晚我买酒的时候看他和爷爷回家睡了,应该没机会喝酒。”

    对于午旗瀚这次的建议,申大鹏没有拒绝,现在的时间确实不好打车,不然刚开始他也不会提起让老四送他们回学校,相比于在领着众人在寒风中等待,还不如让午爸爸辛苦送一趟。

    “走吧!”申大鹏带头出了仓库,王雪莹等人也跟在后面。

    众人刚出了门,老四小心翼翼凑到孙大炮子身边,“炮哥,咱哥们以后是不是得戒酒了?”

    “戒酒干什么?”孙大炮子不明所以的微微一愣。

    “鹏哥不说了,喝酒不让开车,否则就滚蛋么?可是咱天天干活,总是要开车去市里买材料,车必须开,那就只能戒酒了啊!”

    “你想戒酒?那好,以后开车的活交给你了,敢喝一口酒,老子让你滚蛋。”孙大炮子也是气不打一处来,好好的过个元旦,大早上就被教训一顿。

    不让北方爷们喝酒,哪还有力气干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