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19章 争辩

    曹璋毕竟是京城曹家的人,极有可能是未来曹家的接班人,他可不想未来发展的全盘计划中,有曹家人横插一脚,他也怕有心人会把清水搅浑。

    他,根本不信曹家人,如果非要选出一个,那也只有那个与曹家并无太多牵连,但却即将要成为曹黄两家和亲牺牲品的可怜人儿!

    “曹梦媛,许久未见,你可还好?”

    每每想到曹梦媛,申大鹏的心便许久不能平静,一句话没有,一个字不见,除了短信里莫名其妙的一排数字,他根本没法揣测曹梦媛现在的所思所想。

    爱情总是让人变成傻瓜,那这种毫无头绪又见不得面的异地相处,足以把申大鹏变成傻瓜中营养不良的痴呆儿。

    哪怕往最好处想,去了其中的‘呆’字,也还是个可怜的‘痴儿’,一个坚信口中誓言,期望未来美好,傻傻不愿放弃的,痴!

    申大鹏在冷风中举着电话,良久、良久,直到手掌冻得快失去知觉,电话掉落在地,才猛然回过神来。

    低头看看掉出两米远的电话,再看看屈伸都有些费劲的手掌,忽地暗暗自嘲,自己总是喜欢想到事情最坏的发展,却忘记了曾经的美好和过程的美妙,脑海中可人儿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纵使要经历多少坎坷,难道不值得吗?

    申大鹏逐渐用力紧握住快要失去知觉的手掌,一阵酥麻的暖流经过,恢复了刺痛的触觉。

    痛,才能记忆犹新,才能让他记住此时此刻的所思所想。

    俯身捡起电话,给吕明、李绅俩人分别打去电话,吕明的态度还好,听不出来冷漠与热络,李绅的态度却很明显,一种可有可无的不在意,估计是有曹璋在中间牵线搭桥说好话,才答应了申大鹏见面聊。

    商量好地点在学校的一家小冷饮厅,申大鹏又给马克打了电话,半个多小时以后,几人先后到了冷饮厅唯一的一间小包房里。

    申大鹏最先到,然后是吕明,马克,最不在意此事的李绅也是最后到的,让一个外国友人等候多时不算礼貌,但是让朋友没面子更不合乎情理,尤其是李绅进来包房后,连句话都不说,也不打招呼,只是自顾坐在吕明旁边。

    对于李绅的态度,申大鹏眉头一挑,不过马上舒展笑容,他不怕人有个性,只怕这个人除了个性一无是处,显然李绅不属于后者,否则也不会跟曹璋成为朋友,李绅如此,吕明同样如此,这两个人肯定有不同于普通学生的长处。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外国友人是马克,在米国做环境保护相关的行业,这两位是吕明、李绅,都是家里做生意的,在水木大学的圈子里也是小有名气!”

    申大鹏简单介绍,三人也都绅士的起身握手,吕明要比李绅更热情一些,先一步开口,“大鹏,物资回收再利用公司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这人不善言辞,比较直接,今天也同样没有啰嗦言语,一句话,我和我家的公司资源都可以跟你共享,但我需要一个能施展拳脚的位置!”

    “施展拳脚?你觉得什么位置适合你?”申大鹏不急不躁,他喜欢吕明的直接,人和人之间如果少一些手段和虚伪,或许可以更融洽。

    “这是你和公司需要考虑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我只考虑是否适合我!”

    吕明的话很简洁,但却能透出骨子里的傲气,很明显是在告诉申大鹏,现在是你需要我,那就要展现出应有的诚意,而不是像生意一样算计得失利弊。

    “嗯!”申大鹏低头不语,转而看向李绅,“那你呢?跟吕明想的一样吗?”

    “可以听你说说看,我喜欢听别人畅想未来,再从中找出不切实际的问题予以反驳,你想把一个不起眼的行业做大做强,难道没有规划吗?还是说……那是你的商业机密,不想跟外人谈及?”

    “哈哈,你都说了是不起眼的行业,哪里有什么机密。”

    申大鹏正了正身,正色以对,“咱们都是对未来有想法的人,劝告你们畅想未来、规划事业,这都不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而且我相信,你们都有各自的想法!”

    “我今天想说的很简单,一个公司从无到有再到强大,一个平台任年轻人挥洒想法,未来是属于年轻人的,是属于有野心的人!吕明的心意我已经了解,至于你,李绅,我想你还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我想要什么?笑话!!”

    李绅笑着指着自己胸膛,“我的未来清楚明了,我有能力,有资金,有人脉,我做任何行业都可以快人一步,我并非瞧不起你的公司,而是我还不能相信你的实力,璋鹏单车,电脑超市,这都是你的构想,可哪个成功了?”

    “都没成功!”对于现实发生的情况,申大鹏不能强辩。

    “那我凭什么要相信你这次创立的公司一定成功?首先,我不清楚你的公司到底什么情况;其次,你也没给我和吕明确认任何职位,我们做什么?”

    “再说,你想做AME检测仪的生产线,这个我们可以帮忙,但研制、复制AME检测仪,这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这需要时间、资金、人才、精力……”

    李绅一根根手指伸出,拇指、食指、中指、无名指,最后伸出小指的时候,目光一闪,“还有明确的目标和规划,你……有吗?”

    “公司刚刚成立,厂房和仓库马上就要完工,只要AME检测仪的生产线做出来,第一批塑料、纸张的分解回收再造就可以产出效益!至于你所说明确的目标和规划,这都需要马克和曲伊娜的实验室有所成果,才能投入生产……”

    “那就是没有任何长远规划了?那你还想要谈什么?”

    李绅很不礼貌的打断,让申大鹏一时无话可说,屋里的氛围算不得剑拔弩张,但也充斥着古怪凝冻。

    马克不了解情况,在一旁插不上话,只是心里有点纳闷,申大鹏不是说介绍朋友认识,而且谈谈实验室和物资回收公司的事情,怎么现在变成了论辩、斗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