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0章 合作的条件

    申大鹏陷入沉默,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小勺和杯子发出有节奏的清脆响声,看看同样沉默的吕明,又看向有些得意的李绅,蓦然微微一笑。

    “李绅,你家是做电子机械行业的吧?那你应该了解,AME检测仪不仅仅使用在环保实验室中,而是可以适用很多行业,一台检测仪从米国进口就是上百万,这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如果我们能够研发出同样的产品,公司可以把制造生产都给你家的公司去做,这样,算是够诚意吗?”

    “你是说让我们家公司做AME检测仪的山寨产品?你太小看我们家了,虽然我家的背景不如曹家,公司也不算强大,但制假造假的勾当,我们还不屑于做。”

    李绅此言一出,不由得让申大鹏为之侧目,就连旁边的马克都欣赏的点点头,现在全世界都讲求‘速进’,以最短的时间获取最大的利益,在全球电子产业蓬勃发展的时期,造假、仿冒、山寨,成为了暴利的杀手锏。

    无需强大的研发团队,不用高额的研发资金,只需要把已成型的口碑产品重新包装,换个品牌名称,换个代理公司,或者改变一些可有可无的零件、程序,把一个几乎相近或者完全相同的产品低价产出、销售,这就是空手套白狼的暴利!

    在超级大国、发达国家,它们对产权有绝对的保护政策,但是全球在内更多的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甚至欠发达国家,老百姓为了过上好日子,国家为了提高国民产值和税收,对于山寨这种东西,在特殊时期就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国家的出发点是好的,寄希望于老百姓日子好了,企业家做大做强了以后,可以在研发期间投入更大量的资金和团队,把‘制造’逐步改变成‘创造’。

    殊不知,几十年的历史问题,会让人产生一种依赖和惰性,‘制造’能以最小成本获得最大利益,那么,哪个企业家、商人会舍近求远,抛下唾手可得的利益,去追求所谓的‘创造产权’呢?

    的确,时代会改变,人的思想也会进步,但这其中,个人、企业、国家,甚至整个民族需要付出的代价,远比当初所得要大得多,可惜在特定的时期里,国家都难以抉择,更何况是企业和个人。

    而在2000年以后,国家正处于这个特殊的发展时期,国家在日益强大,百姓们越发富足,国民对幸福的理解和要求也在进步,对于金钱的追求也踏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在这个所谓金钱至上的社会里,又有多少人能够做到洁身自好呢?

    但是就在水木大学这个小小的冷饮厅,只能容纳五六个人的小包房里,却是坐着一个对‘制造’鄙夷,对‘创造’憧憬的年轻人。

    “朋友,我很欣赏你的观点!”

    马克拿起咖啡杯对着李绅做了个敬酒的姿势,轻轻抿了一口,又缓缓放下,“我相信你们国家的强大,也相信你们的智慧,刚开始我也不喜欢大鹏这个人,总觉得他只是空口白牙,说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

    “但是我不能否认,他说你们国家研发原子弹、氢弹、卫星的事情,触动了我!我相信你们可以做到从无到有,同时,我也讨厌山寨和仿造,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你能把看到的一变成二,那也是一种创造?”

    “一变成二?”

    李绅纳闷的皱着眉,申大鹏却灵光一闪,恍然大悟,“李绅,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能给你的也都许诺了,你还犹豫不决?难道你根本就不相信我们?不相信自己?还是不相信你家的公司能研发出比AME更优秀的检测仪?”

    “我……谁说我不相信自己?我父亲的公司虽然不大,但人才济济。”

    李绅的话说的并不肯定,甚至连他自己都少了几分自信,但是申大鹏和马克绝不会在此刻挑明。

    不过吕明和他熟识多年,自然了解他家的情况,伸手在桌下拽了拽李绅,脑袋不可察觉的微微摇晃,示意李绅言多必失,随后面无表情的看向申大鹏,“李绅得到他想要的了,那我的呢?”

    “代理权!”

    申大鹏丝毫不啰嗦,“李绅家里将是唯一可以参与制造的公司,你家可以得到全国的代理权,当然,这有个前提,是大家齐心协力可以研发出比AME更强大的检测仪,并且拥有独立的生产线可以捆绑销售!”

    “那你这还是空口套白狼,如果李绅家研发失败,我们岂不是浪费了时间和金钱,人财两失?而你……似乎什么都没损失!”

    吕明比之前更加直接,杯中的咖啡已经凉了,他也始终没有喝一口,只是手指勾着杯子耳朵在桌上顺时针转个不停。

    “资金问题?这个世界很公平的,总是要有付出才有回报,实验室进行可以进行同步于米国的实验操作,物资回收公司提供仓库、厂房、生产工人,这都可以算是你们坚实的后盾。”

    申大鹏稍一愣神,不过马上咧嘴淡笑,他之前的确没想过资金投入的问题,他原本是想着全部由鹏莹控股出资,只把吕明和李绅当做普通的合作关系。

    可是随着今天谈话接触下来,似乎李绅和吕明做好的准备是他们自己出资研发,这样便能减少一些鹏莹的资金压力,如果可以,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还是没有职位,这跟我们俩没任何关系!”李绅满头雾水,不明白申大鹏现在提及实验室和物质公司意欲何为。

    “很简单,检测仪和生产线都是实验室和物资回收公司需要的设备,等你们所做的研发成功以后,我会向公司董事建议股权融资,到时候你们能得到多少股份,就要看你们自家的经济实力了!”

    申大鹏说完,把杯中咖啡一饮而尽,好似在表明他已经无话可说,把最终的决定权完全交给了李绅和吕明,俩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沉默不语。

    不言、不与,不代表一切静止不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