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25章 独立品牌

    “从小到大,我还没做过那么愚蠢的事情,不,不是愚蠢,是心动,对你所畅想的‘未来手机’心动。”

    杰森逐渐收敛笑容,“我绝对不是冲动的人,但这一次,我和格林都愿意陪你赌上四年时间,就算失败了还可以从头再来。”

    “四年?又是四年!!”申大鹏忽然想起跟曹梦媛的四年之约,事情总是这么巧合,为什么人们总喜欢用四年来划定一个期限?

    不过,此时申大鹏的心里却无比舒坦,杰森所说也是为了股份、利益,但跟昨天吕明、李绅的态度、做法完全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天壤之别。

    吕明、李绅单纯就是为了利益,而杰森和格林更在意的是承诺,哪怕只是口头上的承诺,可能这也是外国人所讲的‘契约精神’!

    最主要杰森和格林甘愿付出四年时间作为赌注,对于高端人才来说,成功只是时间问题,而成功不仅仅是金钱,还是一种自我价值的肯定,他们能抱着成功成仁的心态,是对自己的尊重,也是对申大鹏最大的尊重和信任。

    “好,我答应你!”申大鹏缓缓起身,目光坚定,郑重的伸出了右手。

    “合作愉快!”杰森也小有兴奋的伸出手。

    两人右手紧握,郑重、庄严!!

    中科信大楼的街道对面,同样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厦,下面两座石狮子威风凛凛的蹲坐在大厦正门口,旁边,申大鹏和陈潇煋悠闲的倚着其中一只石狮子,抬头望着中科新大楼12层最边缘的窗户。

    “看起来还位置不错!”申大鹏拽进了衣领,不让冷风吹进。

    “鹏哥,我有件事不太明白……”

    陈潇煋还没开口,申大鹏不在意的笑笑,“你是想问我为什么给杰森股份?”

    “嗯。”陈潇煋郑重的点点头,“我对公司股份不太熟悉,但我也知道股份在是可以决定公司未来规划和决策的,一个外国人,值得信任吗?”

    “不是一个,是两个!”

    申大鹏满不在乎的伸出两根手指,不过却意味深长的盯着陈潇煋,“你这是在担心我?还是担心什么?”

    对于申大鹏投来的目光,陈潇煋有所察觉,正色相对,仍是平静如水的目光,“鹏哥做事向来有手段,有谋划,我还用担心什么?只是听说外国人重利,不知是真是假,随口一说而已。”

    “我做事用手段?这好像是个贬义词吧?”

    申大鹏开着玩笑,陈潇煋却当真解释,“我没有这个意思……”

    “没事,我知你。”申大鹏指着高楼十二层的办公间,收起了笑容,“他们重利,我就给他们利,潇煋,知道二十一世纪,最缺什么吗?”

    “机遇……”

    “不,是人才!机遇随处可见,只看有没有人能把握得住,每每见到机遇都有能力紧握手中的,也只是聪明人而已,至于人才,是没有机遇自己创造机遇的人!你说,哪个更难求?”

    申大鹏看着街道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在中关村这样的高科技新区,大部分人都是西装革履,腰板挺直,仿佛个个都是人中翘楚,高端人才,可是申大鹏看向他们的目光,却没有望向杰森时候的渴望,

    “人才难求。”陈潇煋的目光里透着几分难以琢磨,思虑片刻,不得不承认申大鹏的观点。

    古人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难觅,申大鹏这番解释,更像是个以寻觅千里马为快事的伯乐,而并非独善其身、自顾自乐的人才。

    “潇煋,你不仅是人才,还是个有能力的人,从你眼中能看到不平的志向,怎么愿意应该甘于人下,跑来帮我忙东忙西,尽做些无聊的事情?”

    “鹏哥的事无聊吗?”

    “不无聊吗?”

    “不无聊!”

    “好!不无聊,那你继续坚持吧。”

    申大鹏莫名其妙的笑笑,拍拍陈潇煋的肩膀,“杰森刚来京城,人生地不熟,你尽量帮他把这里收拾妥当!”

    “嗯。”陈潇煋不见喜怒的点头回应。

    “还有,我之前说过放假要你做些事情,去趟广深,有问题吗?”

    “没问题。”

    “你都不问我叫你去做什么?”

    “鹏哥是在璋鹏单车办公室门口问过我,过年是否要回老家,当时曹璋学长也在,你们俩正谈论着电脑超市的事情,我想,这次去广深,应该跟电脑有关吧?”

    “聪明!电脑超市现在的经营理念不对,二店的销售也不尽如人意,我和曹璋打算在电脑配置上稍作调整,分成高低端的商务和游戏专用,所以这次你去广深,需要好好调查一下那里的配件价格。”

    “鹏哥你是打算自己做独立的电脑品牌?”陈潇煋眉头微皱,纳闷不已。

    “我就喜欢你的聪明!我就是打算做独立的品牌,组装机毕竟上不了台面,随着电脑行业的价格战打响,以后肯定没办法生存,既然曹璋和唐魏都想在这个行业里面生存下去,必须要做到与时俱进、与众不同。”

    “这恐怕……有些困难,国外很多经济论坛上都有帖子,说电脑行业已经在走下坡路了,未来前景并不明朗,现在从头开始踏足,是不是有点晚了?”

    “姜太公钓鱼,七十二岁钓到了大周朝开国皇帝文王,辅佐文王建立了存在七百多年的周朝!其实,想要认真做一件事情,什么时候都不晚!”

    申大鹏不在意的笑笑,陈潇煋说的没错,电脑行业现如今看起来还是正当红火,但峰谷之后必然会走向衰败,而且还会是断崖式的惨剧,国内外的电脑品牌有许多因此衰败,但为什么还有品牌可以继续生存?

    “我明白了。”陈潇煋不想做太多的争辩,只要是申大鹏交代的事情,他尽力做好就可以,至于后续的事情,轮不到他去忧心。

    除了正事,两人交心的对话不多,因为陈潇煋有晕车的毛病,所以俩人并没有坐出租车,而是步行回了学校,在通往不同寝室楼的分岔路口,摆手道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