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1章 尊尼荻伽?

    “胳膊拧不过大腿,穷不与富斗,民不与官争,咱没有当官的爹,也没有亿万资产的亲戚,这回咱哥俩可是碰到硬茬了。”

    “贾琼,你慌个屁啊,我刚刚有意观察了一下申大鹏,感觉他也只是开玩笑而已,并没有当真,一会咱就回去简简单单的吃饭,别再提苏酥,知道吗?一个女生而已,就算是仙女也没有钱来得重要,别太较真了。”

    邹克阳并不是心理素质比贾琼好,而是因为他跟申大鹏没有正面冲突,所以还能保持镇定,如果他跟贾琼的境遇换一下,估计早就跑了。

    “对,他家里家大业大,怎么可能看上我家的公司……不,不行,我得赶紧回去给申大鹏赔礼道歉……”

    “靠,你冷静点,朋友,咱们都是同龄人,都可以做朋友,赔礼道歉就变成马仔了,你愿意当马仔,我还不愿意呢,你要是这么没出息,我可带着小宁走了。”

    “别走啊,你得帮着我打圆场啊,对了,还有小宁呢,咱俩对小宁也算够意思吧?她应该不会落井下石吧?一会你跟小宁说一声,苏酥我不追了,答应她的包包和化妆品一样都不会不少,说到做到,让她帮着说点好话。”

    “我试试看吧!今天也不知撞了什么邪,居然遇到这么个煞星,真倒霉!”

    邹克阳也不知是在说贾琼,还是在说申大鹏,重重叹了一声,跟贾琼俩人战战兢兢往回走,到包间门口还有意趴在门缝偷听,发现里面没人说话。

    俩人正犹豫不决是否应该进屋,后面上菜的服务员不管不顾的扯着嗓门大喊,“上锅底喽,先生让一让,小心油着、烫着啊。”

    贾琼和邹克阳赶忙让开路,帮服务员推开门,看着一个个小锅摆在电磁炉上冒着热气,后续又有各种食材送来,俩人仍是站在门口,前进后退,举步维艰。

    “你们俩站门口干啥,快进来啊,老公,这是你喜欢的多麻多辣。”陈宁在屋里单纯傻笑,拍打自己旁边的座位,招呼着邹克阳。

    “哦哦!”邹克阳笑呵呵坐到陈宁旁边座位,跟对面的申大鹏和苏酥点头示好,“这家店的味道特别好,你们尝尝。”

    贾琼也苦笑着进了屋,不过这次却没敢坐到苏酥正对面,而是贴着邹克阳坐到了申大鹏的斜对面,筷子在空荡荡的小锅里搅来搅去。

    “哥们,你的锅不加温,能煮东西吗?”申大鹏敲敲桌面,提醒发愣的贾琼。

    “哦,多谢。”

    贾琼把自己的锅开火加热,夹了些肥牛、蔬菜,涮了一会也不管熟没熟,也没用什么蘸料,只顾着往嘴巴里填,仿佛只有不停的嚼东西才能化解紧张的情绪。

    屋里几人都在吃东西,没有开口说话,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沉默,正尴尬的时候,店长敲门进来,送上了一瓶已经开过的洋酒。

    “申先生,这是我们老板送的藏酒,他说让您和您的朋友尝尝,如果味道不错他打算在店里推广一下,让各位帮着把把关。”

    店长的话多少有些恭维成分,李泽宇就算说帮着把关,也只能是说给申大鹏,绝不可能带上贾琼这一伙人。

    但好话谁不爱听,尤其是此时处于尴尬境地的贾琼,正愁不知该怎么给自己找台阶下,看到店长送来了酒,不等申大鹏同意,他就自顾接过来就打开了。

    “这酒叫什么名字?尊尼荻伽?店老板珍藏的,应该是好酒。”

    贾琼不太懂酒,在心里叨咕着酒名有点熟悉,托着酒瓶子起身来到申大鹏身前,想要给申大鹏倒酒,酒杯却被申大鹏用手挡住了,“我开车了,不能喝酒。”

    “我也开车了,少喝点没事,晚上县里车少人少,很安全的。”

    “开车不喝酒,喝酒不开车,这是我在酒桌上的规矩。”

    贾琼本来想给申大鹏倒杯酒,大家干一杯就算抛去烦恼事,重归于好了,没想到却被申大鹏连连拒绝,脸上难看了几分,又不敢发作,只好看向邹克阳,冲着一旁的陈宁努着嘴,提醒邹克阳,示意让陈宁说几句好话。

    邹克阳是不想惹火烧身的,可他在青树县就贾琼这么一个臭味相投的酒肉朋友,青春年少的义气不希望朋友出事,只能硬着头皮凑向陈宁,

    “小宁,你和申大鹏、苏酥都是朋友吧?大家能在一个桌上吃饭也算是缘分,我跟大鹏不熟,你张罗着喝一杯?算是大家认识一下?”

    “我?我跟申大鹏也不熟啊,苏酥跟他熟,当初申大鹏还在一中的时候,可是对我们家苏酥关心备至,还有过救命之恩呢,对吧,苏酥?嘬嘬!”

    陈宁说话的时候还不忘嘟嘴做了个亲嘴的姿势,毋庸置疑,她提到的事就是学校组织植树节的时候,申大鹏舍身替苏酥挡住倒下的小树那次,当时俩人当着年级好多同学的面实打实的亲了嘴,这事在高二年级还曾引起过不小的轰动呢。

    “小宁,你胡说什么。”苏酥娇嗔一声,难以忘怀的一幕仿佛再次浮在眼前,偷瞥了申大鹏一眼,恰巧申大鹏也在看她,脸上瞬间布了满红晕。

    “原来苏酥早就有大鹏兄弟做护花使者了啊?你说我还跟着瞎凑什么热闹呢,大鹏兄弟,这次算我有眼不识泰山,不该在你和苏酥中间捣乱,我先自罚一杯,算是跟你、跟苏酥赔礼道歉了,行吧?”

    贾琼为了家里的公司倒是能屈能伸,倒满了整杯没兑冰块也没兑饮料的洋酒,仰起脖子直接闷了一杯下肚。

    “大鹏兄弟,我也赔礼道歉了,你要是接受,就跟我喝一杯,咱算是不打不成交,怎么样?”

    贾琼又要给申大鹏倒酒,可申大鹏还是把手挡在杯口拒绝了,贾琼尴尬笑笑,既然申大鹏不接受,那他只能去找苏酥,希望苏酥是个心软的女生。

    “苏酥,今天是咱俩第一次见面,印象应该算不上好与坏吧?我是个简单的人,不懂得收敛脾气秉性,要是有让你不开心的地方,我给你赔礼道歉……”

    。全本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