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2章 认怂了

    “其实我只是想通过小宁跟你认识认识做个朋友,没想到会影响到你和大鹏兄弟的感情,既然你早已名花有主,那我今天就借花献佛,借着大鹏兄弟的这瓶好酒,敬你们二人一杯,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贾琼给苏酥倒上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上,见申大鹏的手始终没从杯口移开,便把酒瓶递给了邹克阳,邹克阳和陈宁也纷纷倒满了酒杯。

    陈宁充满爱意的倚在邹克阳肩头,冲着苏酥高举手中酒杯,“苏酥,我说你小半年既不同意胡铭的追求也不找对象,还以为你是不喜欢胡铭,原来是早已心有所属了,不管怎样,姐们祝福你,永远幸福,干了。”

    “干了!”

    “干杯!”

    陈宁、贾琼、邹克阳三人全都将杯中火辣呛喉的洋酒干了,放下酒杯之后,三双大眼睛就愣愣盯着苏酥,如果苏酥喝了这杯酒,就说明大家还能做朋友,如果不喝,那就要想好该如何应对有可能来自申大鹏的报复了。

    相比之下,陈宁的想法更简单一些,她只是希望和苏酥的友情可惜继续下去,她把苏酥介绍给贾琼,首先的想法并不是包包和化妆品,她只是不想苏酥跟胡铭走的太近,若是苏酥能跟条件更好的贾琼在一起,何乐而不为呢?

    但她没想到苏酥的仇富心理会这么重,更没想到苏酥会和申大鹏还有联系,申大鹏和贾琼比起来,明显前者在长相、家庭、能力都更胜一筹,如果苏酥跟申大鹏可以走到一起,她当然希望闺蜜能有更好的归宿。

    见苏酥始终没有提起酒杯,陈宁委屈的摇了摇嘴唇,叹了一声,“苏酥,你不会是生我的气了吧?”

    苏酥看看委屈可怜的陈宁,再看看无辜哀求模样的贾琼,终究还是心软了,她可以怨恨贾琼、邹克阳,但她做不到埋怨陈宁,多年形影不离的闺蜜,只是给她介绍了一个朋友而已,还不至于因此而分道扬镳。

    “小宁,干杯。”

    苏酥这杯酒只是敬给陈宁,敬给闺蜜,敬给即将结束的无知青春。

    可是正当她举起酒杯刚要一饮而尽的时候,手腕处却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攥住了,不容她有片刻的反应机会,手中酒杯已经被粗暴的夺走。

    苏酥反应过来转过头瞥向身旁,申大鹏直接把一整杯洋酒灌进了肚里,酒杯响亮的反扣在餐桌上,动作好像是在耍帅,有点酷酷的。

    “苏酥不能喝酒,这杯我替她喝了,古代有杯酒释兵权,今天咱们杯酒泯恩仇,所有不开心的事都算了,苏酥是个认真学习的好女孩,高考应该有好的成绩,所以她不能受到任何外在影响,我这么说你们能明白吗?”

    申大鹏这话是说给贾琼和邹克阳,同样也是说给苏酥的好闺蜜陈宁,他和苏酥有过不多不少的接触,有过难以启齿的肌肤之亲,他自认为了解苏酥是个生活简单有远大目标的女生,不会甘于成为别人的附庸,任何人都不行。

    “明白,明白!”贾琼欣喜于申大鹏的大度,频频点头应和。

    “大鹏兄弟说得对,以后我和小宁不会再多事了。”

    邹克阳宠溺的搂着陈宁,希望申大鹏看在陈宁是苏酥好闺蜜的份上,能对他有点好印象,彼此间若能成为好朋友,凭借申大鹏在县里的背景,他们家说不定会得到些许好处,那以后的生意肯定能越来越好。

    “老公,你说了算。”陈宁不管旁边还有人看着,肉麻兮兮的靠在邹克阳身上,自从她看到申大鹏出现后贾琼和邹克阳态度的变化,更觉得金钱、势力的重要,只要足够有钱有势,便可以让不如的人望而生怯,心生敬畏。

    此时此刻,陈宁更坚定了要过上优渥生活的决心,邹克阳也好、贾琼也罢,只要能让她过上好生活,谁都可以让她小鸟依人,但每一个人又注定会成为人生过客,只是她走向高处的脚下阶石。

    人生的改变就是这样玄而又玄、奇妙异常,不同的人站在在不同角度,哪怕看同一件事、一个结果,却总是能得到不同的答案和人生轨迹。

    陈宁能看得到金钱权利带给人性的强大和卑微,苏酥也同样看得到,但陈宁一开始就想着要如何借助他人得到幸福,而苏酥则是要凭借自己努力创造幸福。

    一个是从别人身上索取,一个是自己亲手营造,说不准哪个更能真切体会到幸福滋味是苦是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只有自己一手创造的生活才独属于自己,幸福才不会在漫漫人生路上怅然若失。

    包间里五个小火锅散着腾腾热浪,香气悠然扑鼻,小荷塘火锅的味道确实有独到的地方,配方和滋味可能比不上川蜀的百年老店,但也绝对属于上乘味道,再加上唐老板悉心选择的新鲜食材,整体口感只能用‘棒棒哒’形容了。

    鲜、香、麻、辣、嫩,这五个字或许就是火锅美食的精华所在,一口滚开沸水铺着固定配方的辣子油,新鲜的食材在锅里按照相应的时间涮、煮、捞,蘸上香油、耗油、蒜末为主的湿料或是事先调好的干料,烫嘴爽滑,鲜嫩麻辣爽。

    食品厂生产的自煮火锅算味道不错,但是跟现场涮火锅相比仍差了不少,底料的香味就不如涮锅,再加上没有干、湿两种蘸料,食物入口总是像少点什么。

    当初倒是没问过唐老板为什么不能把蘸料包装在自煮火锅的包装盒里,难道是因为蘸料的保质期太短?那也不对啊,如果湿料的保质期短可以理解,但干料几乎没有酱料水分,应该比半成品的食材更容易保存才对。

    申大鹏闷头只顾着吃,与他平时的吃相比起来略显狼狈,可是小半年没吃过喜欢的味道,贪吃一些也可以理解。

    只是申大鹏沉默不语的样子看起来像在生气,害得贾琼和邹克阳都不敢大声说话、敬酒,其实他吃饭的时候还在琢磨着生意,脑袋和嘴巴都没闲着,尤其是又麻又辣的嘴巴,哪有闲时候顾着跟别人聊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