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3章 喝醉了

    或许是麻辣的吃多了,也可能是刚刚一杯纯洋酒开始上头,申大鹏额头、背后都开始逐渐渗出汗珠,这是吃麻辣口味喝酒必有的过程,只是申大鹏还算能吃辣,酒量也还不错,这浑身冒汗、眼前迷糊的时间比往常早了些。

    “嘶,呼!!”申大鹏辣的嘶嘶哈哈却觉得异常过瘾,这是在京城校区附近几家火锅店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不经意抬头看了苏酥一眼,才发现苏酥好半天都在涮着食物,但一口都没吃,全部都夹给了对面的陈宁,陈宁则是一点不客气的照单全收,看着瘦小的身材,竟是个十足的大胃王,不管清汤还是麻辣,一股脑往嘴里塞。

    只不过陈宁的状态有点不对,脸上铺满浓厚的红晕,眼睛里都泛着血丝,吃东西的时候挺来劲,停下筷子就双眼迷离、昏昏欲睡,俨然一副喝多的架势。

    “喂,小宁也没有点酒量,刚才那么拼的喝了一整杯?要不去给她买点解酒药吧?别一会吃饱了也得吐出去!”

    申大鹏好意的小声提醒苏酥,苏酥则微微摆手,“不用,你别看她又瘦又小,酒量好着呢,之前同学聚会她把全班男生都喝倒了,完胜。”

    “那你们班的男生也够怂了。”申大鹏刚说完,忽然觉得像是在说已经感到醉意的自己,尴尬一笑,再看看贾琼和邹克阳,怪不得这俩家伙半天没说话,原来都单手拄着脑袋睡着了。

    邹克阳身边有陈宁靠着,还算舒服安全,可怜贾琼孤家寡人一个,脑袋一点一点向下坠,真怕他哪一下没坚持住,脑袋直接扎进涮锅里,就算锅口小点脑袋不能全都扎进去,但里面沸腾的汤水也够他享受一番了。

    “嘿,喝多了就回家睡觉,你这一会把自己都给煮了。”申大鹏拿起桌上一片沾着凉水的生菜叶,朝着贾琼甩了几下。

    贾琼被冰水甩在脸上,瞬间清醒了不少,双眼仍旧血红迷离,但脑袋已经晃悠悠抬了起来,冲着申大鹏嘿嘿傻笑,“今天不胜酒力啊,确实喝多了,不好意思啊大鹏兄弟,让你见笑了,这洋酒的劲也太狠了。”

    “咳咳,早知道别这么实诚,兑点饮料或者冰块喝就好了,至少不会醉的上头头疼。”邹克阳也晃晃脑袋坐直身子,喝了一口陈宁叫来的莹莹同学的冰镇绿茶,瞬间透心凉,精神了许多。

    “要不然咱走吧,我都吃困了,想回去睡觉。”

    陈宁试探着用眼神询问苏酥,苏酥则是转头看向了申大鹏,她是个要强的女生,但并不是个强势的女生,很多事情需要拿主意的时候,她还是更倾向于聆听和接受,而不是替别人的事情拿主意。

    “也好,那大家就散了吧,感谢贾琼的款待,我负责送苏酥回家,没问题吧?”申大鹏说走就走,起身拿起外套,顺手帮苏酥也取了外衣。

    想要帮苏酥打在身上却被苏酥伸手拒绝了,苏酥对申大鹏不像初识那般怀有芥蒂,但生人勿进是她骨子里的本性,尤其对待异性的靠近,她更是如临深渊般的保持着小心谨慎的态度。

    “小宁喝多了,先把她送家去吧。”

    苏酥一开口,邹克阳的酒气便醒了一半,他还想着趁陈宁酒气微醺,迷迷糊糊的情之所至,把陈宁彻底拿下。

    若是让苏酥送回家,岂不是今晚又白折腾了,“那个……贾琼开车了,我俩可以送陈宁回家,大鹏兄弟,你把苏酥安全送回家就行了。”

    “不,我要跟苏酥在一起,她答应我今晚陪我睡的,别想逃出我的五指山!”

    不等申大鹏和苏酥表态,陈宁倒是提前一步装出宁酊大醉的样子,摇摇晃晃走到苏酥和申大鹏身边,挽着苏酥的手臂就不再松开。

    “小宁,你就别耽搁苏酥和大鹏兄弟叙旧了,他们俩人小半年没见,估计有很多话要说的,我送你是一样的。”

    邹克阳上前欲要搀扶陈宁,琢磨着今晚好事将近,千万不能错过陈宁醉酒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先把陈宁破了初,那就算是赚到了。

    “不,不,我就要跟苏酥一起住,她身上有肉,抱着特别舒服。”

    陈宁糊里糊涂的给推开了,还伸手不停在苏酥脸蛋上摸来摸去,若不是苏酥挣扎,估计早已经摩挲到肉最多的地方了。

    申大鹏、贾琼、邹克阳,三个男生的目光全都随着陈宁的小手转移到了‘重要部位’,目不转睛,似乎还在等着陈宁的小手有下一步动作。

    “诶呀,你这丫头可真是讨厌,别捣乱。”

    苏酥差点被陈宁袭胸,虽然挡住了咸猪手,但还是略有尴尬,脸色微红的看向了申大鹏,“小宁喝多了,如果你方便……”

    “方便,反正送一个是送,两个也一样,青树县就这么点个地方,开车80迈,半个多小时就能绕一圈。”

    申大鹏早已经把邹克阳的小心思看透,无非就是想趁陈宁喝醉‘捡尸’回去嗨皮,但他之前并不了解陈宁的想法。

    万一邹克阳和陈宁之间的关系早已经坐实了,或者陈宁也只是当着苏酥的面害羞不想坦诚跟邹克阳离开,那他也不想多管闲事、搅人好事的遭人怨恨。

    可现在看陈宁躲躲闪闪的样子,明显是不想跟邹克阳一起离开,这样一来,不管是看在苏酥的面子,还是他自诩为正义人士的情怀,都不会任由一个醉酒的女生被心怀不轨的男生在大晚上带走,他却不闻不问。

    “大鹏兄弟,你这……”

    邹克阳想说什么,可是跟申大鹏四目相对,瞬间又没了自信和底气,只能窝火的舔了舔嘴唇,“好,你送、你送,我和贾琼先走了,有机会再见。”

    “那我们就先走了!”

    申大鹏大步要走,苏酥正打算跟着,结果陈宁拽她拽的太紧,脚下不稳,趔趄着差点摔倒,幸好申大鹏一手一个拖住了两人,这才安然无事。

    “小心点。”申大鹏换到一边,跟苏酥一左一右把陈宁夹在中间,这样分别搀着陈宁左右,几乎是扛着走出了包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