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4章 有缘再见,再也别见

    “再见啊,大鹏兄弟,有机会再约!”

    见申大鹏这个瘟神煞星终于走了,贾琼醉醺醺的闪着迷茫的眼睛有了几分精神,扶着墙跟在邹克阳一起走出包间,在后面垫着脚、摆着手大喊‘再见’,转过头来却无声的在心里暗暗大骂一通,最好这辈子再也别见了。

    申大鹏三人刚刚走下楼梯拐角没几秒钟,楼上就传来几声撕心裂肺的干呕,紧接着就是服务员焦急慌乱的叫声,估计是邹克阳或贾琼其中一个吐了。

    “不能喝还要逞强,自作自受。”苏酥冷冰冰的说了一句,不知是在嘲讽楼上吐了的人,还是在心疼身边宁酊大醉的陈宁。

    “你还是不是我的好闺蜜啊,我都难受成这样了,你还说我自作自受?”

    刚才还迷迷糊糊的陈宁突然清醒了许多,瞪着一双又迷离又精明的大眼睛,嬉皮笑脸的依靠在苏酥的胸前,“呵,好像又大了点嘛,你到底是吃什么长大的?”

    “臭丫头,原来你在装醉啊?一天天每个正经。”

    若是平常只有她们俩人在一起,开开玩笑也就算了,现在申大鹏还在旁边,这些闺中密语说给外人听,总是让人觉得奇怪、害羞。

    “我没装醉啊,只是没有楼上两位那么不堪,一杯洋酒就吐了,就那点酒量还想泡妞捡尸,他们才是自作自受啊。”

    陈宁的确是喝醉了,但远远没醉到不省人事的状态,她是喜欢名牌包包、高档化妆品,但她高中几年都跟苏酥私交甚密,近朱者赤,她还算是自爱的女孩,远远没到要用身体去交换物质需求的程度。

    不过她今晚喝醉了也是事实,一杯洋酒而已,按她的酒量应该没任何事,可她现在头晕目眩、脸色涨红,的确就是醉酒的模样,“申大鹏,你朋友给咱们送的洋酒不会是假的吧?一杯就上头了?”

    “假的?他可是火锅店的老板,还不至于用假酒糊弄我吧?”

    申大鹏也觉得洋酒有点不对劲,自己酒量自己清楚,不说是千杯不醉,但至少一斤打底不成问题,可是今晚一杯洋酒就弄的眼前发花,这可不是应有的酒量。

    “人心隔肚皮,谁知道你朋友是不是跟贾琼他们一路货色,满肚子的坏心眼,就知道仗着有钱占我们女生的便宜。”

    陈宁在苏酥的搀扶下,迈着标准醉鬼的S形步伐出了火锅店,屋外凉风吹过,稍稍清醒了些许,似是无奈的苦笑连连,

    “呵,都说喝酒会越喝清醒,我现在是深有体会,楼上那两个家伙看似在同龄人中有钱有势,一遇到更有能耐的,照样像老鼠遇到猫一样老老实实,人呐,还是要活的明白一点才好。”

    陈宁向左右分别看向申大鹏和苏酥,轻拍了拍苏酥的手背,“苏酥,你要相信我并没有恶意,我只是想你认识更有能力的人,将来会有更好的选择,而不是遇到胡铭那种平淡过日子的老实人,那样……你会后悔的。”

    “别说了,我信你,只不过,我自己的人生,我要自己去闯。”苏酥微微一笑,多说无益,彼此间几年的好闺蜜,不管怎样,她还是会无怨无悔的选择信任。

    陈宁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喉咙处上下蠕动,强忍住泛酸的滋味,假装坚强的笑着看向申大鹏,“我们家苏酥单纯,你不许欺负她,知道吗?”

    说着,陈宁拽着俩人的手按在了一起,“可能你们觉得我喝多了说胡话,但我能看得出来,你们俩……有戏!好了,我不喜欢当电灯泡,走喽!”

    火锅店门口有几辆出租车在等候生意,陈宁潇洒的晃悠着下了门口台阶,随意钻进了一辆,可是车还没等启动,苏酥就赶了上来。

    “你喝多了,我必须送你回家才放心。”不由分说,苏酥自顾钻进了出租车。

    申大鹏正要跟着上车,却被后面的保安叫住了,“先生,你的车钥匙,车子停在前面不到五十米,最近的距离了。”

    “好,谢谢。”

    申大鹏握住车钥匙,第一反应是开车送苏酥和陈宁回家,可再一想自己喝了酒,只能把钥匙又还给了保安,“钥匙给你们老板李泽宇。”

    “给李老板?我怎么说?他这几天没来店里啊。”

    保安茫然的握着宝马的车钥匙,刚才开车的时候还小小激动了一下,现在客人居然把整个车都暂时交给他保管,还指名道姓把车给他的老板?

    难道这个顾客跟老板认识?还是开的车都是老板的车?自己要不要好好表现一下?他还在慢条斯理纠结的时候,申大鹏已经开车门坐到了副驾。

    申大鹏回头看看已经瘫在苏酥大腿上的陈宁,再看看无辜的苏酥,无奈的摇摇头,“先送陈宁回去吧,她家在哪?”

    “六零二队家属楼!七号楼、三单元、五楼西门,门口放着鞋柜,第二个格里有家门钥匙。快点把我送回去,我不想当电灯泡!”

    陈宁一会清醒,一会迷糊,这功夫又像没事人似的准确说出了家里住址,让人觉得她是不是在装醉,不过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喝多了,谁会把自己家准确地址当着出租车司机的面说出来,还佩戴者家门钥匙的隐藏处?

    申大鹏下意识警惕的瞥了一眼出租车司机,见司机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于是试探着说道:“师傅,就去她说的那里!”

    “她说的地方?六零二队家属楼!七号楼、三单元、五楼西门?不行,我这车没翅膀不会上楼,还有,你们小心点别让她吐我车上,我一会还得去歌厅门口等客人呢,别影响我做生意,实在忍不住后面有塑料袋。”

    “嚯,师傅你的记忆里可以啊,人家门牌号说一遍,你都记得这么清楚?”申大鹏暗暗惦念着,一会找机会要提醒陈宁,把家门钥匙换个地方保存。

    “我们开出租的有职业病,对地址特别敏感,尤其是咱青树县的各个小区哪个可以随意进入、哪个不行,哪个单位周六不休周日休息、节假日几点上下班呀,我们都得脑子里记着,顾客要是问起来,能帮咱就得帮,你说是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