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48章 生意萧条

    从穿着就能看得出来,谢广珅不是什么奔小康的家庭条件,甚至都有可能过着更无长物的日子。

    以一个出租车司机的正常收入,会比正常打工的人多一些,但也仅限于一千多块钱,辛辛苦苦一年下来,哪怕不吃不喝也攒不到两万。

    而谢广珅捡到三十万现金,那就意味着几乎是他二十年都赚不到的巨款,在公安系统的‘天眼’还没布置的时期,私家店铺安装监控系统的也少之又少,街道上能调取影像的系统只有红绿灯违章记录拍照。

    如果谢广珅有意把钱据为己有不想还回去,他只要立刻离开现场就可以,不管是出租车公司,还是交管部门,想找到他的几率几乎为零。

    哪怕很不幸,谢广珅被有关部门找到了,但是,除非丢钱的人牢牢记住了他的车牌照并拍了照片留做证据,否则他只需做到打死也不承认,谁拿他都没办法。

    谢广珅有机会用他的诚信和良心换取一夜暴富的机会,但他并没有,他宁愿过着缩衣节食的普通生活,也没有抛去作为人最起码的道德良知,单单是这一份视金钱如粪土的淡泊品行,就已经让他超越了自我。

    “谢叔,如果丢钱的人坐火车走了,你就一直那么等下去吗?万一他没发现,一走就是几天几个星期,你会不会生出别的想法?”

    申大鹏稍有期待的等候谢广珅的回答,谢广坤则是漫不经心的开着车,仿佛以前的事都已经是过眼烟云,不再值得深思。

    “别的想法?私吞?据为己有?我这辈子是做不来坏事的,那些丧尽天良、坑蒙拐骗的坏事,还是交给那些不怕报应的混蛋吧。”

    “哈哈!这话说的太霸气了,坏事就让那些不怕报应的混蛋去做吧!不过可惜,这个社会上不怕报应的人越来越多了,很多时候,好人难做啊。”

    申大鹏前世从青树县到京城打拼,迫于生活无奈,只能从底层的工作做起,起早贪黑、干的多赚的少,这些他都可以认同,但是同事之间、领导和下属之间、公司与公司之间,全都是藏着心眼、斗心眼,毫无信任可言。

    有时候一句善意的提醒,会引来别人的嫌弃和猜忌,而几句阳奉阴违的甜言蜜语,却能让人赞不绝口。

    有些人好心办了坏事,但至少还有一颗良心未泯的赤诚之心,总比衡量善恶不再以人心为本、完全凭借个人喜恶的自私之人更值得推崇。

    可是,在京城十几年的独身闯荡,申大鹏并没有看到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美好画面,剩下更多的依旧是隐瞒欺骗、尔虞我诈。

    “小伙子,看你年纪不大,说起话来倒是有些觉悟啊,不愧是状元郎,脑子灵光,活着也能比别人轻松一些,我家的儿子就不行了,普通的专科大学,学的是汽修,以后还是离不开他老子我这个破开车的行当,没出息呀!!”

    三十万的巨额现金物归原主,都没能让谢广珅唉声叹气、心生悔意,可是一提到儿子的未来,语气瞬间变得哀怨悠长,眼神也散了光华,像足了病入膏肓、无力回天的病人一般,没了希望。

    “汽修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啊,虽然辛苦了些,但也是足够博得生活的一技之长,现在汽车越来越普及,有开车的就得有修车的,如果可以,自己开个修车行,一年赚钱比公务员都多,最主要也算是子承父业了。”

    汽车在未来几年可不仅仅是普及,在五六年之后,合资车逐渐找到以降低性能来减少生产制造成本的方法,家用汽车价格直接腰斩,几年之内的汽车销量,那可谓是井喷式的爆发增长。

    零几年的时候,青树县城里也就两三家汽车修理厂,最主要还是靠修理货车、客车、出租车为生。

    待到几年后私家车井喷爆发的年头,县里一整条街的商铺几乎全变成了汽修店、洗车行、车饰配件店。

    青树县一个小小县城的汽修行业都是如此繁荣,更大的一二线城市可想而知,至于申大鹏待过的京城,堵车基本一个小时不挪地方,路上车比人都多。

    “子承父业?算了吧,我们的出租车行业都快要干不下去了,我们出租车的运营许可执照基本都是挂靠在出租车公司,一年下来赚点钱大部分都孝敬公司了,剩到自己手里的也就比打工强不了多少。

    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夏天热成狗,为了省油都不敢开空调,整天跟洗桑拿一样,冬天冰雪路面不敢开快车,车子废油废雪地胎,一天十几个小时工作量,肩周炎、颈椎病、腰突,浑身上下的骨头缝都疼,全是职业病。”

    谢广珅终于找到了他可以宣泄的话题,嘴里唠叨着自己职业的辛苦,还不忘拍了拍座椅后腰处垫着的腰垫,“没有他,估计我这老腰早就废掉喽。”

    出租车司机的辛苦,申大鹏前世曾在网络新闻时代看过一些文章,他是做销售的,需要在京城的老城区到六环范围内四处跑,在京城地铁还没全线开通的那几年,交通上乘坐最多的就是公交车和出租车,也算亲眼目睹过司机们的苦楚和难处。

    只是他还真没仔细了解过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方式,以前偶尔坐车是聊过司机师傅的收入,在京城的地界,跟普通打工仔的收入相比还算是丰厚,但今天听到谢广珅的诉苦,倒是觉得司机师傅确实辛苦,多劳多得、理所应当。

    “各行各业都不容易,您都这么熟悉出租车行业了,还要换其他工作不成?隔行如隔山,重头再来岂不是更辛苦?”

    “道理谁都懂,可是县里就一家出租车公司,掌握着县里几乎所有的出租车运营执照,出租车的起步价是多少,一年要交多少份钱给公司,全都由出租车公司的人说了算,他们上下嘴唇动一动,我们就得乖乖交钱,不然……哼。”

    谢广珅不屑的冷哼一声,没有把话说完,但是不说也知道意味着什么,道理很简单,不交租,那就别干了呗。

    。零点看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