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4章 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而他们口中的傻缺陈潇煋则是在卫生间里拨通了的电话,没几秒钟电话接通,“王叔!对,是我,想问你点事……”

    当陈潇煋从卫生间里出来的时候,一桌子佳肴美味已经摆满,菜码虽然小了些,但色香味俱全,看着就食欲大涨。

    陈潇煋甩甩手上的水珠,拿起筷子毫不客气的自顾开吃,“哎呀,不愧是五星级酒店,味道太棒了。”

    “哎,陈老弟,你别光顾着吃啊,你们经理咋说的?”

    年顺可没有李余的韧性,看到陈潇煋没事人一样的自顾吃喝,全然不提生意上的事情,心里难免有些着急,因此无法顾及到社交的礼貌。

    “怎么?没有好消息就不能吃饭了?”陈潇煋假意不悦的皱了皱眉头,筷子用力一摔,砸在碗筷上发出叮当脆响。

    “陈老弟,你别生气,年经理没这个意思,他也是为了大家着想,要是有什么消息你就早点说出来,不管是好是坏,大家也都能有个准备,这马上就过年了,若是你们公司真想采购其他配件,我们也好让工人加班加点呀。”

    李余在桌子底下轻轻踹了年顺一脚,而后盯着陈潇煋面露讨好之色,“万一陈老弟带回来了好消息,我们绝不能耽误了贵公司的生意,你说对吧?”

    “呼!!”

    陈潇煋不耐烦的冲着年顺大吐厌恶之气,看向李余的时候脸色却恢复了许多,“确实有好消息,不过我那一份是不是要多一些?行规是20%,我嘛……”

    “30%,只要陈老弟帮忙把订单签下来,咱们这朋友就算交定了,30%也只是这一单的回扣,细水长流,我绝对不会亏了陈老弟你的。”

    “好,李老哥够意思,够敞亮!今晚我再给经理打个电话,尽量把订单全都交给你们公司,其实李老哥对我这么讲究,都让我有些汗颜,我们公司太小,这一批的订单也就能组装千八百台电脑,实在比不了老哥对我的照顾……”

    “一千台组装机的配件?几百万的订单?”

    这次不只年顺哑然,李余也惊呼出口,原本他只是想在陈潇煋这里试水而已,没想到如此简单就成了一大单,几百万的订单,定金就过百万,刚才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转过来就成真了。

    “李老哥你这么激动干啥,这是第一批订单,如果你们公司的配件质量过关、价格也实在,咱们赚钱的机会还长着呢。”

    “是是,长着呢!!”

    李余表面上笑呵呵附和,心底却在暗骂,谁特娘的跟你长着呢,老子就骗你这一次,百万定金到手之日,便是相忘于江湖之时。

    “今儿个高兴,咱哥三个喝点,服务员,来瓶二十年的茅台……”

    李余是觉得陈潇煋年轻,想把陈潇煋灌醉以后再套出点有用的话,可是没想到陈潇煋的酒量极好,推杯换盏间两瓶茅台下肚,他和年顺俩人已经醉熏的困意浓烈,可陈潇煋还是清醒依旧。

    陈潇煋低头看看时间差不多到了该去富土康签约,于是也装出微醺醉意,最后愣是在结账推搡的时候,让装大的李余掏出整沓一万块算账,饭菜酒水四千多,剩下的全都留下当做房间的定金了。

    “李老哥,年老哥,你俩喝了这么多酒别开车了,坐出租车吧,安全第一呀!”

    “对,陈老弟说得对,喝太多了没法开车,年顺,把车钥匙留给陈老弟,他晚上要吃个宵夜啥的也能开车代步,明天来签合约的时候,咱再取车哈……”

    李余和年顺已经宁酊大醉,年顺毫不犹豫按照吩咐把车钥匙交给了陈潇煋,又恰巧有出租车送客到了大堂门口,俩人也顺理成章钻进了出租车。

    “李老哥,明天下午签约,别忘记重新拟一份合同,价格可要合理啊!”

    “放心,放心……”

    李余迷茫的双眼配上傻憨的笑容,让陈潇煋觉得像是在看耍猴,等到出租车驶离的没了踪影之后,他脸上装出来的醉意也在瞬间消失,帅气的甩了甩奥迪A6的车钥匙,玩味一笑,回了酒店大堂。

    “你好,麻烦帮我退房。”

    陈潇煋把刚刚李余给开的房卡递到吧台,前台服务员的眼神阵阵迷茫,“先生,您没有入住,但已经办理了手续,今天的房费……”

    “扣掉就好了,押金退了。”

    “稍等……”

    白天鹅酒店江边,陈潇煋拍打着鼓起的钱包,心情格外舒畅。

    “李余!年顺!我就觉得这名字有些熟悉,当初骗了朱家兄弟几百万的骗子,没想到这么巧又被我遇到了,可惜要办正事,不然还能多骗你们点!不过也可以了,白吃白喝还混了几千块的零花钱,算是给青树县人民找回点面子!”

    出租车上,陈潇煋大概算完需要付给富土康定金的数额,不会超过二十万,给申大鹏发了短信,不到半个小时,申大鹏也给回了几个字,五十万已到账。

    接下来的签约还算顺利,或许是石经理看出来年纪轻轻的陈潇煋不太容易被忽悠,也可能是他也着急回台湾过年,不想浪费时间、惹麻烦,合约里面并没有出现‘霸王条款’和‘文字游戏’。

    价格和订单数量上面,石经理又再次做了少许让步,诚心和诚意都体现了出来,但陈潇煋并没有见好就收,在之前李余和年顺的提醒下,他正式在合约中提出了产品必须由富土康本厂生产线产出。

    这一点倒是让石经理有些措手不及,他想着价格和订单数量做一些让步,便可以让陈潇煋觉得占了便宜,也就不会在意更多的细节,没想到陈潇煋会提到本厂和小厂代理生产的问题。

    其实类似于富土康这种大型的代理生产公司,把一些小批量的生产订单交给小厂家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是能够节省本公司流水线的生产压力,二是但凡出了质量问题被要求赔偿,他们也同样可以找小厂家索要补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