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5章 取酒

    平常像陈潇煋这种小公司的订单,富土康基本不可能在本厂生产,尤其现如今国内对国外电子品牌代生产资质要求特别严格,本厂流水线都要留给国外大品牌,哪有空闲流水线做千八百台的小品牌电子配件。

    更何况陈潇煋连公司名字都说不出来,签约没有公章,签名只是他本人而已,一个没有未来前景和长期发展合作的订单,富土康更不会投入本厂生产资源。

    石经理能坐到如今的位置,靠的就是精打细算,如果这单签下来,指不定上司会是什么态度,心情好了一笑而过,心情不好没准还批评几句。

    可是毕竟忙活了一整天,浪费了那么多精力和口舌,又是赶上快过年放假的时候,就算为了新年图个吉利,整年的最后一单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签下来,毕竟多多少少也能算作业绩,大不了把提成拿出来请上司、同事吃饭。

    繁琐的电子转账之后,陈潇煋和石经理才真正意义上为了合作成功握握手,石经理还想客套几句,陈潇煋却只留下‘再见’两个字就潇洒离去,只留下石经理无奈苦笑,感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没有礼貌。

    出了富土康厂门口,陈潇煋想给申大鹏打个电话报告一下签约成功的好消息,不过手机里却是占线的标准英文,“sorry the subscriber you dialed is busy now,please redial later!对不起……”

    惺惺挂了电话,心想申大鹏回了家还这么忙,也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不过再想想申大鹏如今在努力经营的生意,的确不会太轻松。

    申大鹏现在的心情的确不太轻松,占线的电话是刘宁臣打给他的,大市场许家兄弟们没一个是硬骨头,抓到局里审了还不到半个小时,该说的不该说的,几乎全都交代了,甚至连卖鱼时候为了在分量上占点便宜,把一个塑料袋沾上水,再套一个干净袋子的芝麻小事都交代一清二楚。

    杜三儿逃了是事实,许家兄弟们认识杜三也是事实,但许老大口中连杜三儿都给他几分薄面的事情却纯属吹嘘,打电话能让杜三儿替他出面更是绝不可能,他们只是在许老大蹲大牢之前有过短暂交情,在之后几乎没了交集。

    刘宁臣也查了许老大手机里杜三儿的电话号码,的确是杜三儿的手机号,但却是杜三儿被抓之前的号码,早已经停机不用,而且就这个号码还是许老大花钱找杜三儿摆事才弄到的。

    电话里,申大鹏听到消息后沉默良久,刘宁臣也过来好一会才出声劝慰,“大鹏,你小子心事太重了,这些事不是你该操心的,他们是混社会的不假,但也就是混子而已,亡命之徒都是电视里才有的,现实中,我还从没见过呢。”

    “刘哥,一点关于杜三儿的消息都没有吗?”

    “我们之前也在陈保量的圈子里调查过,杜三儿收了陈保量放在外面的高利贷,好像早就跑路去了燕北,要不然就是京城,这次据许老大交代,他跟以前道上朋友喝酒的时候也听说,杜三儿是没敢在H省继续逗留。”

    “没在H省?还算是个好消息。”

    申大鹏心中稍稍安定一些,或许这算是坏消息里的好消息了,至少H省还是安全的,只要家人、朋友不会受到威胁、经历危险,至于杜三儿是死是活,死在哪,如何活,他才懒得理会。

    “大鹏!!”

    刘凤云在厨房里忙了好几个小时,才算把小年聚餐要用的食材收拾好,自己锤着酸胀的肩膀探出头来,“你要是没事,一会到你小舅的烟酒行拎点酒回来,你小舅前几天就打电话让去取,今天在市场闹哄哄的,我给忘了。”

    “好!我这就去。”

    申大鹏捂着话筒应了母亲,又低声嘱咐刘宁臣,“刘哥,今天这事别告诉我爸,就当做不知道!”

    “嗯!你们爷俩的事我不掺和,不想被你爹骂!马上过年了,别想那么多,天塌下来还有我们这些带大盖帽的高个盯着呢,跟你个小屁孩没关系!”

    “貌似你带帽子也没我高吧!”

    “臭小子,不是你天天赖着我吃牛肉、喝羊汤的时候了?没大没小……行了,我还有事,等过几天放假去你家蹭吃蹭喝。”

    俩人正开着玩笑,刘宁臣那面传来了敲门声,刘宁臣啰嗦两句就匆匆挂断电话,看来是有急事需要处理。

    当了公安局的副局长,需要他管理的事情越来越多,又是在做事认真的申海涛手下当二把手,更不能、也不敢有半点偷懒松懈,幸好还没成家,也没有可以成家的女朋友,不然处几个都得成为一拍两散的陌路人。

    申大鹏算是大概知道了杜三儿的消息,心里稍有安定,但还是有种莫名其妙的忧心,说不清道不明,一个有狠劲咬断两根手指的敌人,远比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要更危险,也更是无法预防和感知危险何时降临。

    “妈,去我小舅的哪个店里取酒?圆梦酒店楼下的?还是工业园区的?”

    “去圆梦酒店楼下的铺子吧,你舅妈在呢。”

    刘凤云从厨房里出来,在围裙上擦擦手,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递给申大鹏,“你们小孩子喜欢吃什么零食,喝什么饮料,你也顺便买点,雨薇和天硕都要一起来,尤其天硕那孩子,现在谗着呢。”

    “我兜里有钱。”一个刚刚上大学的孩子,能底气十足的跟父母说自己有钱,要么是故作坚强,要么就是自理能力较强。

    其实在如今,社会已经逐渐在为年轻人做兼职提供岗位,只要像杜越峰一样踏实肯干能吃苦,总不至于会饿肚子,甚至赚出学费也并非臆想,可惜80、90后的孩子大部分是家中独苗,父母、亲人的宠爱之下,有几个能吃苦遭罪?

    洪斌香烟名酒行!小舅刘洪斌白手起家的行当,以前在朱家松白大厦下面只是个小商铺,生意虽然也还不错,但终究是没什么更大的前景。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