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6章 代理洋酒

    不过随着申海涛和刘凤霞地位的提升,刘洪斌也获得了相应更广阔的人脉资源,并且懂得维系和利用,所以烟酒行的生意越做越好。

    在成宇地产开发工业园区的时候,还特意找刘凤霞留下两间挨着路口、位置最好的商铺开了分店,不管是申海涛的人脉也好,还是刘凤霞的资源也罢,总之刘洪斌如今的生意火爆异常。

    尤其烟酒行还顺带着卖一些高档礼品,赶上逢年过节,有些关系的人都会在他这里选择礼品送人,对于买东西的人来说,到哪家店里都是一样花钱,但是能跟副县长的小舅子和鹏湖实业老板的哥哥混些关系。

    人际关系能否用得上暂且不说,但总是不会有什么坏处,再加上刘洪斌是个爱交朋友的潇洒性格,生意自然是越做越好。

    圆梦酒店楼下的烟酒行也扩大商铺面积,在刘凤霞的默许下,把旁边的商铺也给打通了,两个商铺上面挂着长排的铁艺牌匾,再加上里面不错的装修,烟酒行档次顿时提升一个等级。

    “欢迎观临!您需要买点什么?”

    申大鹏刚到门口,还没等他伸手开门,已经有人在里面帮着打开,一个大约三十出头的年轻女子热情的上前打招呼。

    “我找人,你不用管我。”

    申大鹏有些茫然的看看售货员,又踮脚看看吧台里面对电脑慵懒坐着的小舅妈,“舅妈,我小舅说让来取点酒,拿什么酒?”

    “呦,大鹏来了,快进来。”小舅妈并没有起身,只是笑着招呼申大鹏过去,手上继续操作电脑,不知在忙着什么。

    “这么忙?生意不错吧?过年可要给我包个大红包哦。”

    申大鹏缓步走向吧台,目光随意扫视着屋里的装修,的确比以前干净整洁了许多,扩大了一倍的面积以后,货架的摆放更宽敞,屋里光线也更好了。

    走到吧台前,探着身子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本来以为舅妈是在看电影或者电视剧,没想到是在操作电脑的库存系统。

    申大鹏没想到,小舅居然能弄到这么先进的出入库系统,这套系统都是大型超市才会使用,像烟酒行这类个人的小生意库存不多,一般都没必要使用。

    似乎是看到申大鹏对系统比较感兴趣,小舅妈和蔼又尴尬的笑了笑,“不知道你小舅从哪个朋友手里弄来的系统,说是出入库记录特别方便,我咋没觉得好用,反倒是天天对着电脑,感觉头晕眼花的,还不如写账呢。”

    “高科技嘛,肯定有它的好处,慢慢习惯就好了,再说以前生意不太忙,写账也不累,等以后你和我小舅的生意越做越大,说不定还需要专门雇人管理呢。”

    “你这小子,在京城待了小半年,怎么嘴还变甜了?咋地,京城的饭菜里加蜂蜜啊?”

    小舅妈跟她的名字鞠梅兰一样,像是花儿般温和的性格,相夫教子、持家有道,不然以小舅风风火火的性格,家里没有个值得信任的帮手,生意也不会做的井井有条,可惜就是小舅妈管不住小舅,所以只能尽力当一个合格的贤妻良母。

    “你小舅现在代理了一个国外的洋酒品牌,口碑和价格都还不错,说是给你大舅家、小姨家、还有你家都拿几箱,过年自己留着喝或者送礼送人都可以。”

    小舅妈带着申大鹏到了店铺的最里面,一面墙高,整整齐齐堆放着洋酒的木质包装箱,上面烙印着‘尊尼荻伽’的品牌名。

    申大鹏闲来打开箱盖,跟啤酒箱一般大小的木箱里,只是平躺放着四瓶洋酒,跟在小荷塘二部吃火锅时,李泽宇赠送的那瓶酒一模一样。

    “舅妈,这么大个箱子就四瓶酒,包装够大气的,这酒挺贵吧?”

    申大鹏在前世做销售的时候经常陪顾客喝酒,但他喝的大部分都是白酒、啤酒,对于洋酒知之甚少,此时看着洋酒的品牌包装,感觉像是不错,可是一想到喝这酒晕乎乎的上头,顿时没了一大半的兴致。

    “还行吧,价格还算合理,正常一箱售价999,平均一瓶二百多,在洋酒里面的价格不算贵,当然,也不便宜,但是咱卖洋酒,卖的不就是档次啊。”

    正说着,小舅妈笑呵呵凑到申大鹏旁边,降低了说话音量,“这酒的利润可比咱们的白酒可观,你小舅这不是去谈省代理了嘛,如果能谈下来,差不多得有五五的利,就算只是当代理往下批货,也能有两成利润。”

    “省级代理得花不少钱吧?”

    申大鹏虽然不懂酒类行业,但他手中的公司也在各个品种向外地放代理权,哪怕只是单独的品类,一个省级代理也要几百甚至上千万,小舅这次是做品牌洋酒,估计是国外的品牌,那代理费至少得百万以上。

    “你小舅他不让我多管,我也不清楚到底要多少钱,听他打电话说过,好像是两百万吧,但是可以用这些钱压货,等咱卖出去两百万的货,不就等于没花钱就得到了H省的代理了嘛。”

    “两百万的货?你们手里有闲钱吗?”

    申大鹏不禁纳闷,小舅的烟酒行生意一直都还不错,但以前一年也就赚个十几万,除去大手大脚的家庭花销和维系人脉关系的开销,一年到头能攒几万块就不错了,哪怕这一年时间生意越做越好,手里应该也赞不了几十万。

    更何况小舅还在工业园区新买了商铺,就算小姨给了最低的成本价格,也要十几万一间,他把圆梦酒店楼下的商铺扩大需要钱,两间烟酒行压货也需要资金,仔细算下来,只怕小舅的流动资金并没有多少,怎么谈上百万的生意。

    “这个……大人的事你就别操心了,呵呵!”小舅妈有些尴尬的笑笑,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看着小舅妈尴尬又为难的表情,申大鹏倍感熟悉,前世父亲重伤之后,抢救、住院、养病、生活,花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当初母亲每次要跟家人借钱的时候,也都是这幅纠结失落的神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