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7章 绝配

    如果没猜错,小舅是想跟家里人借钱做生意,一家人里面,大舅和父亲都是赚死工资的公务员,而且一个比一个倔强,一个比一个清廉,会过日子能攒点钱,但也不会超过十万,如此算来,也只能向做生意的小姨借了。

    “让我小舅找个懂行的人,产品、代理、合同,全都要看明白了再签,我在京城也跟朋友合伙卖电脑,听说这世道骗子特多别,尤其喜欢在合约上面玩文字游戏,你得提醒我小舅别因为着急赚钱而忽略了细节。”

    “你小舅说的没问题嘛,几千箱的货而已,地级市和县市的代理每家分点,差不多一两个月就能卖完,资金应该不会压太久。”

    小舅和小舅妈都已经决定好的事,申大鹏没理由打乱别人的计划,不懂的事情,他也不会过多的发表意见,更何况在家人眼中,不管他是全国文科状元还是水木大学的高材生,亦或者在京城也能做生意赚钱,但他毕竟还只是个学生、孩子,以他在家中的地位,远达不到说句话就让长辈重视的程度。

    更何况他确实不了解这个洋酒的品牌,也不知道品牌详细的经营模式和销售量,若是像舅妈描述的销量和利润,哪怕会有些误差,但两百万资金投入两个月,能换取两成利润也有四十万,足以算作相当不错的投资项目了。

    至于小舅到底是不是向小姨借钱,借多少、多久还,小姨借或不借,那就是他们兄妹两的事情了,跟他这个小辈的外甥并没有任何关系,他不能在自己都迷茫无知的时候挡人财路,他能做的只是给些善意的提醒和建议,仅此而已。

    申大鹏自己抱着四箱子洋酒从烟酒行离开,刚出门口等出租车的时候,无意间看见旁边圆梦酒店的停车场里,正有一男一女在拉扯,女的在努力挣脱被男人的紧握的手臂,男人则不依不饶的一次次上前。

    撕扯中,长发和围脖挡住了女人的脸颊,但是紧身牛仔裤和红色短身羽绒服下,可以看出女人的身材还挺不错,单是从女人的身材和衣着品味来看,几乎可以肯定年纪不会太大,或许叫女生更合适。

    相比之下,中年男人就显得太过油腻了,纵是有整洁的呢绒西服和锃亮的皮鞋粉饰外表,也挡不住他充满欲望的猥琐表情。

    一阵北风吹过,男人头顶不多的毛发被吹得张牙舞爪,脑门到天灵盖的反光程度让申大鹏都觉得有些刺眼,再加上高挺的肚腩,估计年龄至少在五十岁以上。

    这俩人虽然一直在你推我搡的拉拉扯扯,但总要时不时警惕的环顾四周,吵架声音也并不大,似乎都怕被别人发现看了热闹。

    申大鹏隔着不远,只有二十多米的距离,却也听不清在争吵些什么,不过从身体语言可以看出,吵架的程度一场激烈,互不相让。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渣男配鸡,如胶似漆!’

    这种场面申大鹏在前世的经历中见多了,一个靠年轻貌美换取奢靡的物质生活,一个靠挥金如土得到肉体的诱惑欲望,各取所需。

    简单、直接、粗暴的交易,都可以付出自己不在意的,得到自己想要的,待到索然无味,一拍两散,各不相欠。

    像今天看到这种局面,无非是女生已经觉得厌烦,而男人还没有厌恶,纠缠不清的争争讲讲、你争我夺之后,要么心一横的离散成为陌生人,要么重新定下彼此都能接受的新一轮筹码,继续着苟且无望的交易。

    对于如此的一类人,申大鹏不想多做理会,也不想做过多的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做人的准则,道德沦丧也好、品格高尚也罢,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只要没有影响到其他人,其他人也没权利去苛责和要求什么。

    “李彦军,你就是个卑鄙无耻的老流氓,臭无赖,我警告你别碰我,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放手,放手!!”

    申大鹏已经等来了一辆出租车,打开后备箱正要把四箱洋酒放里面,正当他俯身的时候,不远处那对撕扯男女中的女生突然发飙,歇斯底里的吼声穿透力十足,让四周行走的人都停下脚步,好奇的驻足观望。

    申大鹏的动作也僵了好一会,这个女生的声音听着很耳熟,可一时间又想不起来,走近几步再定睛细瞧,女生的脸颊还是被围脖遮住了大半,让人没认出来是谁,不过越看越觉得似曾相识。

    “臭丫头,承诺你的事情我都会做到,你还想对我不客气,我也警告你,别得寸进尺!人生在世,从没有免费的午餐,你从我这里得到了你想要的,那你也得满足我的要求,不然……哼,我李彦军也不是吃素的。”

    李彦军作为一个中年油腻老男人,却有些跌了老男人的份儿,跟女生说话的时候不仅压低了声音威胁,还要偶尔偷瞄着左右四周,像极了做错事怕被发现的孩子,威胁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自然也少了几分恐吓的力度。

    “李彦军,你没必要威胁我,不就是钱嘛,我会还给你的,但你想要越过我的底线,永远都没可能,滚开,别碰我!”

    女生想要离开,李彦军张开双臂想要阻挠,结果被暴怒的女生在裆部狠狠踢了一脚,一个大男人瞬间变成了霜打的茄子,涨红了脸,捂着肚子半跪在地上,眼睁睁看着女生奔跑逃走,却没有半点力气起身。

    “他么的,臭丫头,你这是要断了我的香火啊,我肯定跟你没完。”

    李彦军半跪在地上好一会才缓过劲,龇牙咧嘴的骂几句,大喘着粗气站起身来,趔趄着缓步走到一辆宝马7系旁边,拽开车门,费力的钻了进去。

    宝马车刚刚启动,还没等挂挡起步,圆梦酒店走出来了一个女服务生,四下眺望几眼,最后一溜小跑来到了宝马车的主驾门口,轻轻敲了敲玻璃。

    “有事?”玻璃缓缓落下,李彦军脸色惨白,尽是不耐烦的表情。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