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69章 固执的杜可欣

    “我不找她们,我来找那个包包!”

    申大鹏指了指前台杜可欣手里的女士挎包,“那好像是我一个朋友落下的,我想打开看看,有没有身份证之类的可以证实,符合规定吗?”

    “当然符合规定,有我和一个服务员在场就可以打开。”邓欣慧迫不及待的把挎包从杜可欣手里接了过来,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就打开了。

    的确是女士的挎包,里面空间不大,干净整洁,并没有放太多东西,一串钥匙链、一包纸巾、几个化妆品的小瓶,还有一个跟挎包相同的米色钱夹。

    邓欣慧又把钱夹打开,里面整齐塞着零零整整大概四百多块钱,卡夹里面塞着一张身份证,取出来递到了申大鹏面前,“孙颖!是你朋友吗?”

    “孙颖!”申大鹏一听到这个名字,再联想刚才在外面看到吵架的女生,怪不得看着眼熟,听说话声音也耳熟,原来是他高三时候的英语老师。

    孙颖是申大鹏他们班唯一的女性老师,也是唯一一个刚刚大学毕业就当上高三年级科任的年轻老师,长得算不上极品美女,但也独有一股知识女性的魅力。

    因为孙颖,袁帅和体育老师牛旭友曾打过架,申大鹏还在中间拉架,所以对孙颖的印象很深,刚才若不是围脖挡住了脸,他肯定能认出来。

    不过,看着眼前一代身份证上孙颖温暖阳光的笑容,怎么都不像是个爱慕虚荣的女生,更何况申大鹏前世今生曾两次在她的课上学习英语,以申大鹏对她的了解,性格温良单纯的孙颖,绝不是为了物质而出卖自己的女生。

    “前世?对,前世……”

    申大鹏突然想起前世,据说孙颖找了个有钱人就放弃了老师的职业,但后来爆出是给有钱人当小三,而且还让人家的原配发现,在街上被扒得精光暴打了一顿,在那之后,孙颖这个人就在青树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零散的记忆碎片再次拼接成一幅幅画面,申大鹏从心底里不愿相信单纯温良的孙颖会给有钱人当小三,但今天亲眼看到孙颖和开着宝马7系的男人一起开房,并且吵得不可开交,真凭实据之下,他也没法再怀疑什么。

    “诶,杜可欣,刚才你管那个男人叫李老板,他是谁啊?”申大鹏掩饰住内心和表情的变化,表现出一副轻松淡然、事不关己的样子。

    杜可欣瞥了一眼申大鹏,明显并没兴趣回答,不过碍于大堂经理在场,只能不情愿的简单介绍,“李老板,李彦军,静湖市恒兴矿业的大老板,有几个金矿、铁矿,据说资产已经过亿。”

    “恒兴矿产,过亿身家!”

    申大鹏顿时心生感慨,原来不管人的本性如何,在社会的打磨历练之下,总是要变的,就连孙颖那样有才气、有能力、思想单纯的女生,短短半年时间也能成为小三,如此想想,未来那些白莲花、绿茶婊也就不算什么了。

    “麻烦你了邓经理,我认错人了,这女生不是我朋友。”

    申大鹏已经打消了好奇心,就没必要再继续纠结,别人选择的路,他没权利反驳,跟邓欣慧、杜可欣打了招呼道别,自顾离开了圆梦酒店。

    刚才的出租车师傅已经帮忙把酒都抬上了后备箱,并且在门口停好车子等着,申大鹏没在做任何停留,直接回家了。

    公安局家属大院,申大鹏捧着四箱洋酒小心翼翼的缓步前行,幸好洋酒的木箱包装比较矮,每箱里面也只有四瓶酒,他一个人正好可以抱得动,如果真像啤酒一样一箱十几瓶,那他就只能找个人力三轮,给钱让人抬上楼了。

    到了楼下的时候,正巧碰到刚刚下班回家的父亲,脸色有些难看,像是跟谁赌气似的撇着嘴,走起路来都恨不得把地面踩碎喽。

    “爸,今天这么早就下班了?”

    “嗯!开完会没啥事,我就先回来了,你……”

    申海涛的严厉目光盯着申大鹏,想要开口说什么,正巧有熟人经过,彼此点头打招呼的契机,到嘴边的话没说出来。

    上前帮申大鹏抬了两箱酒,在手里颠了颠,又打开看看里面的包装精致的洋酒,“这是你小舅送的酒吗?四瓶酒,这么轻,洋酒也不好喝,不知道你小舅怎么想的,非要琢磨弄这些古怪的洋玩意,还不如弄几瓶五粮液呢。”

    “估计是想给咱家里人换换口味吧。”

    申大鹏看出父亲的表情不对,刚才一瞪眼睛的瞬间像是要发脾气,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他还是决定少说话,加快步伐朝着家里走去。

    依旧是散发着浓浓酸菜、腌菜的楼道,父亲的步伐比一年多以前还要缓慢了些,上到五楼的时候,呼吸就已经开始加速,父亲人到中年,应该正是身体硬朗的阶段,可现在爬楼梯都大喘气,看起来身体状况并不是太好。

    “爸,你们单位不是每年都有体检嘛,你的身体状况还行?”

    “凑合吧,血压有点高,其余还都正常,哎,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想想五六年前,腰不酸腿不疼,一口气上六楼,现在……呵呵!”

    申海涛不住的摇头,似乎对自己身体的现状也很不满意,但他现在是县里的领导层,每项工作都完全按照规定去办,定是需要耗费大量精力、体力,以前偶尔还能出去办办案子,如今天天在办公室对着文件里的条条框框,坐都坐傻了。

    “管它副县长还是公安局长,都是领死工资的公务员,干嘛那么拼命……”

    申大鹏刚开口嘀咕几句,申海涛就不悦的冷喝打断,“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县里给了我相应的权利,都就要负担相应的责任,跟工资有什么关系?非要借着手中权力赚了钱才能为老百姓谋福利?想赚钱就别当官,下海做生意去。”

    “爸,你误会我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你不把自己的身体照顾好,怎么有精力跟邪恶势力作斗争?总不能还没到年纪退休就因病被劝退了吧?你还要给我做个好榜样呢。”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