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0章 小年

    “跟谁学的油嘴滑舌,无理争三分。”

    跟儿子开开玩笑、闹一闹,申海涛的心情好了一大半,打开家门后再闻到熟悉的饭菜香气,工作上的烦心事顿时一扫而空。

    “孩儿她娘,又做什么好吃的了?在楼道里都闻到香味了。”

    工作的烦心事不往家里带!这是他被任命副县长和公安局长之后就跟媳妇保证过的事情,如今儿子也放假回家,一家三口小半年才有机会相聚,又是年关将至的喜庆日子,他也不想因为自己影响了家庭的和睦。

    “做什么好吃的也没你份,我跟大鹏去市场买了一堆东西,你都没说帮着拎一袋回家,把我们娘俩都累坏了。”

    刘凤云在厨房和餐厅来回忙活,申大鹏取酒的工夫,她把买的猪蹄、猪肝、猪心全都煮熟了,一盘盘冒着热气的熟食摆在餐桌上,看起来就让人食欲大增。

    申海涛把洋酒箱子随意往门口一堆,手也没洗就上桌子掰了一块猪肝,在嘴里嚼的倍香,“我咋没干活呢,这不跟大鹏一起把酒抬上来了,你不能因为我对家里照顾的少,就剥夺我品尝自己老婆大厨一般手艺的权利吧?”

    “就是就是,民以食为天,不吃饱了哪有力气干活,妈,弄点蒜酱,一会我要啃个猪爪,啧啧,这味道,闻着就流口水。”

    申大鹏也掰了一块猪肝,刚煮出来还有些烫手,只能在两手间翻来覆去吹着哈气,待得凉快些才迫不及待的咬了一大口。

    “你们爷俩还有没有点正经样子了,一对大小馋猫。”

    刘凤云再从厨房出来,端着一盘满满油腻的大肘子,放下盘子就在申大鹏手背上拍了一下,“少吃点吧,这是过小年聚会的菜,今天吃了到时候可没得吃。”

    “解解馋……”

    申大鹏才不管不顾,有好吃的哪能轻易放过,更何况难得还是母亲的手艺,自然不会亏了自己的嘴,趁母亲不注意,又在肘子上扣了一块肉塞进嘴里。

    “馋猫,饿不着你们爷俩啊,大米饭马上就好了,一会给你们切点猪肝猪心沾蒜酱,去洗了手再吃。”

    “遵命!”

    “遵命!!”

    申海涛和申大鹏父子俩几乎同时立正,冲着刘凤云敬了个礼,随后又一同进了卫生巾洗漱,整个过程就像早已商量好了似的一气呵成。

    “爷俩都一个样,真是两个大活宝!”

    刘凤云嘴上像是埋怨的嘀咕着,可脸上心满意足的笑容却已经说明一切。

    不是所有人都是物质优先的,女人也一样,其实大部分女人对生活的要求并不高,和谐的家庭,关心自己的丈夫,听话懂事的孩子,足以。

    哪怕柴米油盐酱醋茶会让她从靓丽少女变成黄脸婆,哪怕羊脂白玉的细白嫩手会因为洗涮煮炊变得细纹粗糙,只要枕边人能说句暖心窝的话,为整个家庭所做的一切都值得,甚至会更拼命的付出,只为所爱的男人和孩子可以幸福。

    寒假里的日子里,除去发生了杜三儿的事情让申大鹏稍有担忧之外,剩余一切总是轻松惬意,纵使不如暑假一般有明的媚阳光作伴,至少可以悠闲的睡个懒觉,对于得来不易的舒心生活,申大鹏自是想要无休无止的一心享受。

    舒适暄软的床上睡懒觉,暖洋洋的太阳早已晒到屁股,若不是厨房里母亲把锅碗瓢盆操弄的叮当作响,他还是不想睁开惺忪双眼,对于喜欢生活、享受生活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睡上一个懒觉更舒服的事情。

    抬头可以看到窗外呼啸北风吹绕着干枯的树枝,申大鹏摸了摸床头旁稍有烫手的暖气片,不禁感叹,什么高科技网络、军事武器、经济掠夺战,全都是狗屁,对于普通的北方老百姓来说,暖气才是现代科学最伟大的发明。

    小年,春节前夕最重要的节日如期而至,除了一些为困苦生活而奔波的辛劳人们,剩余大部分都已经从天南海北赶回老家,跟亲人朋友们聚聚餐、喝杯茶,聊聊一整年生活的酸甜苦辣,扯扯这个春夏秋冬的阅历与成长。

    刘凤云和申海涛都同样宠溺儿子,为了让读书辛苦的儿子在假期能好好休息,俩人在厨房里忙忙活活了一早上,到八点多钟还不愿叫醒申大鹏。

    他们老两口没舍得吵醒儿子,可其他人却不会考虑周详,申大鹏正趴在床上望着窗外的树木枯枝发愣,枕头旁的手机不应景的震动响起。

    申大鹏拿起来扫了一眼,随性的接了起来,“喂,孙大炮子……”

    “哎呀我去,鹏哥,你也太不讲究了,把我们扔在京城不管也就算了,大过年不到小年这一天都不让我们回家?”

    “行,谁让你是我哥呢,就这哥们也不挑你理,毕竟咱在京城是干正事赚大钱,但哥们一帮人从京城赶回来,你都不给我们接风洗尘?派个李大脑袋来接站糊弄了事?今儿个是小年,你不得出来陪着喝几杯,犒劳一下大家伙?”

    申大鹏只说了个名字,孙大炮子就没完没了、滴里嘟噜的埋怨一大堆,了解情况的知道他们彼此关系铁磁儿,是到京城做买卖、做正经事,不明白的还会以为孙大炮子一伙兄弟被卖到京城当鸭子,受了多大的委屈呢。

    “鹏哥,鹏哥?”

    “……”

    “咦?信号不好吗?”

    “……”

    “喂?鹏哥,怎么没声音?喂……”

    “喂你个大头鬼啊!从头到尾都是你自己在唠唠叨叨的,给我机会说话吗?”

    申大鹏沉默好一会才不耐烦的开口,语气稍显不悦,但孙大炮子毫不在意,甚至有些得意的吹响了口哨,“我是大炮子,又不是大脑袋,咋会是大头鬼?嘿,大头鬼,鹏哥叫你呢。”

    “炮哥,你被鹏哥骂了,你转过头来就厚脸皮的骂我,你这是明知道我打不过你,专门欺负老实人嘛。”

    电话里传来李泽宇委屈的声音,申大鹏笑呵呵的活动着僵硬的脖子,好像昨晚睡得太香,脖子落枕了,“炮子,人家大脑袋够意思了,我都没安排他去接你们,他起了大早主动给你们接风,得此重义气的兄弟,你要懂得珍惜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