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1章 惊喜还是惊吓

    “听他的屁话吧,他还老实人?泡了个小靓妞就不要兄弟了,老子……呃,兄弟们在京城待了这么长时间,他连电话都没主动给我打过,重色轻友的家伙!”

    孙大炮子又在发牢骚,申大鹏淡定的锤了锤痛感十足的脖子,“行了,回来不就好了,在你们跟我回学校之前,全是你们的假期,青树县可是你自己的地盘,别跟我说到哪泡妞还得我告诉你?”

    “那自然是不需要滴,我帮你找个靓妞还差不多!鹏哥,我这次回来可给你带了个大大的惊喜,出来给兄弟们接风不?小年夜,咱们不得喝个痛痛快快?李泽宇也说不回家了,今晚人归我。”

    “惊喜?我才不稀罕!晚上你对大脑袋可别手下留情,该咋祸害咋祸害……”

    申大鹏开玩笑说着,几乎同时,电话里传来李泽宇对孙大炮子的卖萌哭诉,“炮哥,我李大脑袋真心拿你当兄弟,没想到,你居然想睡我……哎呦!”

    手机里面没人说话,只剩李泽宇的几声哀嚎,估计是被孙大炮子给踢**了,这俩活宝在一起,感觉李泽宇的屁股也要像脑袋似的越变越大。

    挂了电话,极不情愿的从床上抬起了屁股,回家这几天,申大鹏自己都有些纳闷,为什么在学校里能坚持每天早晨跑步,到家里就坚持不了呢?是自己变得懒惰了?还是家里的氛围总会让人安于平静?

    出了卧室,跟厨房里的父母打了声招呼才到卫生间洗漱,镜子里的自己脸好像大了些,低头看看肚子上还算结实的腹肌上居然覆上了一层肥肉。

    “不会吧,才几天就胖了这么多?我天天锻炼小半年,几天回到解放前啊。”

    申大鹏揉了揉肚子上的肥肉,暗暗感慨,在父母身边当孩子的感觉挺好,但是有了丰满羽翼的保护,总会让自己丢了年轻人应有的拼劲和狼性。

    “妈,我要出去一趟,晚上几点吃饭?我提前回来。”

    申大鹏拎着外衣在门口穿鞋,刚刚嘴上说不管孙大炮子,但毕竟是一起奋斗的兄弟,为了公司的工作,年前这几天才回来,无论如何他也要请吃顿饭的。

    “你不吃早饭了?别出去疯太晚,六点准时开饭。”

    刘凤云在厨房里大声提醒,申大鹏穿好鞋子,在关门的一刻才有所回应;“我知道了,要是需要买什么东西,给我打电话,我捎回来。”

    “好!”

    母亲的一个‘好’字跟关门声融合在一起,也不知道申大鹏听到没有,反正他是风风火火冲下楼,心中纳闷,不知孙大炮子口中的‘惊喜’是什么?

    小荷塘火锅二店,一早上九点多,还没到吃饭的时间,店员们都在为新一天的工作做准备,后厨也是忙活准备着供应的食材。

    店里一桌客人没有,申大鹏刚走进店里,上次来吃饭的店长热情前来招呼,“您好,李老板他们已经到了,都在楼上包间呢。”

    申大鹏微笑着点点头,独自上了二楼最里面,李泽宇的专用包间。

    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吵闹声一场激烈,听着七嘴八舌的嘻嘻哈哈,估计里面人挺多,暗道孙大炮子这种人讲义气、够意思,在年轻人的世界里,还是挺受欢迎的,至少要比自己这种少言寡语的人更能聚拢人气。

    申大鹏轻轻推开包房门,阵阵呛人的烟味扑面而来,申大鹏大呼一口气,皱着眉头在口鼻间呼扇了几下。

    屋里十几个人围坐在长方形的桌前,中间三个大锅和每个座位前面的小锅全都冒着热气,再加上一帮人抽烟,整个房间的烟雾缭绕,像是‘人间仙境’一般。

    “嚯,你们谁家是开烟草公司的吗?香烟不花钱啊?”

    申大鹏一进包房,屋里突然安静了下来,紧接着就是大家伙的寒暄问好,一伙人里面基本都是孙大炮子的兄弟,有的是跟着孙大炮子一起从京城回来,有的是专门过来给孙大炮子接风洗尘。

    饭菜食材早已经摆满了餐桌,估计是坐了十几个小时火车,大家伙都已经饿了,没等他到场,早都开始动筷子大吃特吃,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来在京城的这段时间,大家也都想家了。

    一帮年轻兄弟都认识申大鹏,但申大鹏能叫上名却实在是没几个,为了避免一一打招呼的尴尬,只能用礼貌的微笑对每个人予以回应。

    孙大炮子和李泽宇坐在包房门口正对的位置,李泽宇坐在原地没什么动作,孙大炮子毫不顾忌形象的一蹦老高,三两个跨步跑到申大鹏身前。

    用力一拳锤在申大鹏胸口,紧接着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熊抱,坏笑着调侃,“鹏哥,你不是说不来找我们吗?咋地,是好奇给你带回来啥‘惊喜’了吗?”

    “你们一帮人在火车上像土匪似的,能给我带啥惊喜?从哪掳回来个大美女,给我做压寨夫人啊?”

    见到兄弟们回来,哪怕叫不上每个人的名字,但也都看着眼熟,亲切感不言而喻,尤其是孙大炮子在京城又胖了一圈,年前也能安全回来,申大鹏也算能跟大炮子的老娘交差,心情大好,忍不住打趣几句。

    “鹏哥,你这就过分了啊,你身边啥时候缺过女生?还找我们这帮如饥似渴的单身大汉要女人?你把我们扔在京城那鸟不拉屎的村子里,天天都是一群大老爷们聚堆,夜夜都是汗酸狐臭香港脚,唯一能见到个女的,还是给我们做饭的老大娘,据说三十年前是后盐村的村花,要是你能受得住,我马上给你掳回来?”

    “还马上掳回来……你啥时候会骑马了?”

    申大鹏正开着玩笑,身后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孙大炮子不会骑马,我会的,你喜欢?我们可以一起。”

    非常不标准的中文,带着浓浓的异域强调,一听就是外国人的口音,申大鹏转过头去,脸上表情泛起丝丝纠结,“孙大炮子,你给我的这是惊喜吗?简直是惊吓吧?我好不容易找到个高端人才一起合作,你咋带着他偷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