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3章 一片狼藉

    “哈哈!!”周旁人笑得开心,嘴巴也没停下,十几个人吃火锅,哪怕满桌子食材也坚持不了多久。

    李泽宇见到餐桌上一片狼藉,满是被一扫而空的碗盘,冲着门外大喊,“服务员,再来十盘肥牛、十盘牛上脑、还有二十瓶莹莹同学……”

    “咋都不喝酒了?刚才给我打电话,不说要痛痛快快喝一顿吗?”申大鹏看看桌上,连一瓶啤酒都没有,这可不符合孙大炮子一伙人的行事作风。

    “不喝了,刚才是逗你玩呢,今儿个是小年,我们刚下车,还没回家呢,一帮兄弟让我带出去这么久还醉醺醺的回家,那我还有大哥样子吗?”

    话说一半,孙大炮子看着围在桌前的十几个狼吞虎咽的兄弟,心里却突然有些莫名的伤感,自嘲似的一声冷笑,“好像我现在也不是啥大哥了哦?”

    眼前这些人都是从棚户区跟他混到现在的,以前也曾许诺混成一片地界的老大、呼风唤雨,没成想现在都走上正途,变成了一个个没了血性的打工仔,也不知对他们来说,这是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想想当初日子虽然过得清苦,但每天都是洒脱逍遥,跟小商小贩、中学孩子讹点保护费,谁见了都要退让几分,结果到现在,不是工厂的保安,就是开车送货的司机,的确可以一日三餐、养家糊口,但却生活的太过平凡安逸,有些无趣。

    兄弟们听到孙大炮子莫名其妙的话,再看看他沮丧失落的表情,原本有些吵闹的包间里突然变得安静,一个个兄弟手中的筷子也都停在半空或嘴边。

    “炮哥,你这是说啥话呢?兄弟们以前想吃顿饱饭都费劲,现在想吃啥吃啥,吃啥都管够,那还要求啥生活啊?”

    张晓跟在孙大炮子身边时间最长,一起在棚户区长大的光腚娃娃,彼此间多少会有些心照不宣的心里话,别人不能理解的,他至少会看在眼里,放在心里。

    “炮哥,你看看咱这一帮人吃火锅,得千十块钱吧?要是搁以前,咱的咋呼多少学生才能吃顿火锅啊。”

    老四也算是比较亲近的兄弟,虽不如张晓跟孙大炮子时间长,但性子直爽,从相熟之后向来以孙大炮子马首是瞻。

    此时看到自己炮哥不开心,他又怎能爽快大吃,筷子一撂,冷下了脸,“特娘的,都是小六子那帮白眼狼惹炮哥不高兴,炮哥给咱们找了安稳的工作养家糊口,不用再去混那狗屁的社会,这是多好的事,他们可好,说走就走,屁都不放。”

    “炮哥,晓哥,四哥,要不要教训他们一顿?让他们知道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别以为炮哥不混了,就可以随便不当回事……”

    中间一个兄弟开口说了一半,就被老四用力敲了敲脑瓜门,“你个蠢货闭嘴,什么叫瘦死的骆驼?咱炮哥好好的呢,咱们也好着呢,要吃有吃,要喝有喝,爹妈也都放心高兴,哪有张口闭口死啊活啊的!”

    “老四,他嘴笨你又不是不知道,别总动手,不是以前的时候了。”

    孙大炮子以前可是急躁的火爆脾气,向来都是能动手尽量不吵吵,估计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会有劝别人不打架的一天。

    可社会就是似水一般无情的绕柔人生之间间,看不到它的锋刃冷光与刀锋血影,但却在它一天天水滴石穿的温情之下,磨去了多数人不可一世的棱角与高傲。

    剩余少数,要么是顶着苦为在世的压力保守倔强底线,要么便是生而为人就已经口含金匙,无需在苦难中成长就体会到了会当凌绝的美妙。

    若是后者,那便是几世修来的福韵,人们眼中的娇子;若是前者,只能成为世人眼中不被理解的疯子。

    疯子!娇子!一字之差!一世为人的云壤之别。

    如果不是申大鹏深深了解孙大炮子的性情和为人,定会觉得这是孙大炮子和一群兄弟在演戏,演一出苦情戏,演一副索要利益的使人丑陋嘴脸。

    但此刻,申大鹏完全可以理解孙大炮子的苦楚!

    在京城的时候,他就知道孙大炮子有一伙兄弟受不了朝九晚五的正经工作,也受不了被别人嘲笑讥讽的平庸生活,所以最后选择了散伙离开,继续在他们放浪潇洒、狂傲不羁的江湖中行走,臆想着跌宕起伏、曲折离奇的大侠生涯。

    而孙大炮子……

    一个曾经在兄弟中说一不二的大哥,一个可以让大部分同龄人惧怕胆寒的‘社会人’,一个在小商小贩、胆小学生眼中的混世魔王,竟是如此简单、如此迅速就变成了与社会苟且俯首的普通人。

    算不得众叛亲离,但曾经坚不可摧的一群伙伴,的确已经分崩离析,无论是谁见到这幅无法掌控的人心,也难免会觉得失落。

    包间里静的出奇,只剩下火锅里的汤底在翻着沸腾的浪花,发出咕噜噜有节奏的声响,再然后就是阵阵不认命、不服输的微弱叹息。

    “吧嗒。”

    不知是谁点起了第一根烟,随后打火机的声音一一响起,刚才还拼了命要填饱肚子的兄弟们,都随着孙大炮子的烦闷而情绪低落,大口咕哝着香烟。

    “铛铛!”

    正在屋内最安静的时候,服务员不合时宜的敲开了房门,推着装满食材的餐车刚一只脚迈进包间,原本一进屋时笑呵呵的脸颊,就因为发现屋内古怪氛围而变得严肃,紧闭嘴巴不敢说话,小心翼翼往餐桌上摆放一盘盘美味食材。

    “慢用!”

    服务员战战兢兢把餐食摆好,拽着空空如也的餐车撒腿撤出了包间,老板在场,十几个壮汉都不敢开口,他又怎敢多留片刻。

    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不语,独自在缭绕烟雾中回味着往昔的峥嵘岁月,仿佛此刻只有香烟入喉入肺的苦涩与刺痛,才能证明他们每个人都曾精彩的活过。

    青春的倔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随着阅历悄然消失,随着孙大炮子一声畅快淋漓的苦笑,其他十几个兄弟也都开始用大笑掩饰心中郁结。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