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4章 生活不易

    十几个壮汉笑的眼角含泪、酣畅痛快,坐在里面的杰森、唐魏、李泽宇却茫然的不知所措,只能同时看向也在抿嘴含笑的申大鹏。

    他们仨人,杰森是来自米国的高材生,凭借自己的能力就可以轻易成功,站在许多人努力一辈子也无法达到的高峰。

    李泽宇是普普通通百姓家庭长大的孩子,没有挥金如土的资本,但也不会为了衣食住行而苦恼。

    唐魏更是生在富庶家庭,虽然没有百亿资产的家族实力,但至少在磐云市出入都有车接车送,吃的是山珍海味,穿的是千元名牌。

    所以,他们完全不能理解孙大炮子一伙人此刻的奇怪举动,如果说年轻气盛的唐魏和思想简单的李泽宇,还勉强能稍稍体会讲究信义的兄弟情,那么来自外国,文化背景完全不同的杰森,此时就只能凭借苦笑声去尽力感受他们的无奈了。

    至于申大鹏……

    一个体会过生离死别、生活艰辛、人世疾苦、酸甜苦辣的成年人,又怎会理解不到孙大炮子一伙人此刻的心境。

    但他一句话都不会说,更不会想要通过言语去宽慰任何一个人,脚下的路永远要双脚一步步走出来,人生的路则需要自己去经历、去体会,他可以教别人如何去活着,但他永远教不会一个人怎样去生活。

    活着简单,一日三餐就可以饿不死,但是生活……有酸甜苦辣,有悲欢离合,每种滋味都需要每个人独自去经历、体会,能懂得真心不易,才能在成长中寻找更适合自己的道路,并无怨无悔的走下去。

    一支支香烟燃尽,一声声苦笑停歇,有的人眼角闪烁,有的人目光迷茫。

    “靠,老子……我这是咋了,啥时候还学的娘们唧唧了。”

    孙大炮子用力拍响餐桌,愣神的兄弟吓了一跳,他自己却痛快洒脱的挠了挠头,“爱走走,爱留留,今后一律不强求!想跟着我、跟着鹏哥的,我不敢保证大富大贵,但是一日三餐肯定没问题,至于以后能不能奔小康,凭自己能耐!”

    “炮哥说的对,老天爷还饿不死瞎家雀呢,咱们一帮棚户区出来的穷苦兄弟,要文化、文凭咱的确没有,但咱不是还有把子力气在么?”张晓用力把胸膛拍的啪啪大响,曲臂炫耀着自己壮硕的肱二头肌。

    “就是,咱们扛大包也得找个不受欺负的场子吧?咱跟着炮哥、鹏哥,肯定不会吃亏的,反正我就跟着炮哥了,爱咋咋地。”老四的说辞更加简单粗暴,没有多余的废话,字字都像歃血为盟的誓言。

    “对,小六子他们爱滚就滚远点,咱不搭理他们。”

    “让小六子滚蛋,见他一回揍他一回。”

    “揍他干啥,脏了手,见他就直接无视,把他当空气。”

    “不如当小狗?”

    “你别侮辱了狗,狗是人类最忠诚的朋友,小六子他们算个屁!”

    “哈哈……”

    几分钟之前压抑的气氛随着阵阵爽朗笑声不见踪迹,众人脸上又露出了往日畅快淋漓、桀骜不驯的性情。

    对他们这些没有太大理想和抱负的人来说,纵使生活艰难,但仍要苦中作乐,寻得情投意合、臭味相投的兄弟,一根香烟、一杯酒,一句玩笑、一声笑,足矣。

    “诶,这才对嘛,笑,笑对人生!刚才你们一张张哭丧的脸,弄的我都不敢说话了,早上没吃饭,还饿着肚子呢,快吃,快吃……”

    李泽宇拍拍手掌,拿起筷子比划着餐桌上的美食,“今天我请客,谁都别跟我客气啊,能吃多少吃多少,剩下了割脖子往里灌。”

    “大脑袋,说请客,不给喝酒,太抠搜了吧?”

    张晓嘴馋的吧唧个不停,孙大炮子拿起一瓶莹莹同学丢了过去,“说好了这顿饭不喝酒,吃饱了回家看爹娘去,谁敢当我面喝一口,屁股踢开花!”

    “好好,不喝了!”张晓拧开莹莹同学,像是喝白酒一般嗞溜了两口,吧唧吧唧嘴,算是强行安慰自己解了馋。

    对餐桌上美食又一轮的扫荡重新开始,一盘盘肥牛、上脑快速被一扫而光,在锅里胡乱涮几下,也不知熟了没,就狼吞虎咽的塞进肚里。

    场面恢复如初,申大鹏欣慰的点了点头,人活着总要有激情、有朋友、有不可知的未来,敢于伸出善意的双手去拥抱未知,这才是真正的勇敢。

    申大鹏转头看看筷子都拿不稳的杰森,纳闷的皱皱眉,“你到底咋想的?京城还不够冷?跑到这冰天雪地的县城来遭罪?”

    “我说过了,没事情做,太无聊了。”

    杰森是会用筷子的,但相比西餐熟悉的刀叉,实在觉得一双细长筷子比较难受,用不好筷子的巧劲,反正不太饿,便把筷子放在了一边,又是撇嘴又是摇头,“我搞不懂,叉子吃东西不是更方便吗?为什么要用五根手指摆弄两根筷子。”

    “我也搞不懂你们,明明肉和菜都可以提前切好,为什么还要弄成一大块,费劲的煎熟了再自己用刀叉切开?你们的厨师在偷懒吗?”

    申大鹏手中的筷子利落夹起一片肥牛,在沸腾的锅里涮了几秒钟,待得泛白,取出沾了调料,还冒着热气就放进了嘴里,炫耀似的大快朵颐。

    “我也纳闷,为啥外国人喜欢吃半生不熟的牛肉?”唐魏嘴里还在嚼着东西,吐字不清的在一旁插嘴,一不小心汤汁从嘴角流出,滴在了衣服上。

    “你脑血栓前兆啊?吃东西还往外漏!”

    申大鹏递给唐魏一张餐巾纸,嫌弃的撇撇嘴,“是不是你家郑丹把你抛弃了,无家可归,所以跑我这找安慰来了?”

    “抛弃我还算不上,就是我计划旅游的时候去她家看看,结果她就生气了,把我一个人扔在车站,她自己回家了,还打电话警告我,要是敢去她家见她父母,开学都再也不见我了。”

    “那不还是把你抛弃了吗?”申大鹏不以为然的白了唐魏一眼,但他怕伤了唐巍幼小脆弱的心灵,并没把话说的太重。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