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76章 再补一刀

    “就你鼻涕妖娆,我们可干净着呢。”

    申大鹏白了恶心人的李泽宇一眼,再看向杰森和唐魏,“他去接的你们,应该都认识了吧?”

    “嗯!”

    杰森和唐魏同时点点头,但杰森却一副好奇表情,“我记得,他叫李泽宇,为什么你们都管他叫大脑袋?因为他的脑袋比我们大吗?”

    “靠,你要不要这么直接?我脑袋是大了点,你也没必要当这么多人的面追问吧?亏了我还请你吃饭,回过头来就嘲讽我!”

    李泽宇面露不悦,横鼻子竖眼睛的瞪了杰森一眼,弄的杰森也有些不知所措,“我没有嘲讽你,我只是实话实说,如果你觉得不礼貌,我可以给你道歉,对不起,我不应该太直接的说出真相,无意中伤害了你的自尊心。”

    “停停……从你嘴里说出来,我脑袋大就算落实了,你们外国人道歉的方式还真特别,再补一刀是吗?”

    李泽宇实在不敢继续任由杰森胡言乱语,再说下去,没准一会还得说他脑袋大、眼睛小、五官位置不协调,既然肯定没好话,倒不如别开口。

    “这就是外国人的文化,直截了当!一会你负责开车带我们兜风,你们有时间相处,慢慢习惯吧。”

    按道理来说,申大鹏的吩咐,李泽宇肯定照办,但是他一时半会还受不了杰森太过直接的说话方式,为了避免过多相处,只能指向孙大炮子,“杰森跟炮哥比较熟悉,还是让炮哥带他们兜风吧,我一会还要回家准备过小年呢。”

    “滚一边去,说的好像我不用回家过年似的!我已经把杰森安全带过来了,也让他体会了咱们国家犹如候鸟迁徙的春运到底是何种壮观,我的任务完毕,你小子别给我找事,我去离开这么长时间了,还得回家看老娘呢!”

    李泽宇也是可怜,居然选择坐在了孙大炮子旁边,不仅要承受翻来的白眼,还要忍受被粗壮胳膊硬怼的疼痛,还有震耳欲聋的威胁。

    最主要他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孙大炮子一通据理力争说的哑口无言,只能跟申大鹏陪笑商量,“鹏哥,你不是会开车嘛,你就带他们兜兜风呗,今天是小年,我想请假陪爸妈,一天的假,你不会不同意吧?”

    说着,又怕杰森和唐魏误会,义正言辞的解释:“哥们,不是我不讲究啊,今儿个真得回家过节,明天,明天我陪你们玩通宵!”

    “没关系,我知道你们的风俗重视理解孝道,家人很重要,家庭很重要,给我和唐魏找个有电脑的酒店,我们能休息一天也好,说实话,你们国家的春运实在太厉害了,那么多人,那么多行礼,很壮观。”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又是赶上拥挤的春运时候,不觉得累才奇怪,但毕竟是杰森和唐魏初次来到青树县,又是奔着申大鹏来的,无论如何,申大鹏也不会怠慢的朋友、客人。

    “那这样,唐魏和杰森跟我一起,晚上我家也有聚会,人多还热闹些!你们吃完饭,该回家的回家,该休息的休息,有什么事电话联系!”

    申大鹏的安排还算妥当,李泽宇和孙大炮子附和着点头,下面其他兄弟只顾着吃饭,倒是没在意这些,毕竟他们跟孙大炮子更亲近一些,有什么问题,他们只需听孙大炮子的安排就可以了。

    时间一分分过去,餐桌上的美食也一盘盘被扫光,孙大炮子的兄弟一个个吃饱喝得,三三两两的道别回家了。

    半个多小时过后,除了张晓和老四,孙大炮子的兄弟都走了,孙大炮子看看时间,也站起身来,“我和张晓、老四去洗个澡,然后就回家过节了,那个……唐魏、杰森,等明天啊,兄弟陪你俩不醉不归。”

    “好嘞,等着你啊,炮哥!”

    唐魏摆手示意,杰森也微笑点头,“明天见!”

    “那我也走了,跟炮哥一起去泡个澡,解解乏。”

    李泽宇生怕被申大鹏留下当司机,该偷懒时就偷懒,没等申大鹏说话,也没等唐魏和杰森道别,人影已经消失在包间门口,溜的速度比孙大炮子还快。

    能够把火锅当早餐的人很少,十几个人聚到一起吃火锅早餐的更少,一顿饭下来不到一个小时就全都跑光的,估计只有他们这一伙人了吧。

    之前还熙攘热闹的包间,在孙大炮、张晓、老四离开后,彻底变得安静下来!

    唐魏沉默的攥双手思考人生,杰森则是无聊的拿起筷子练***,他刚刚偷瞧了几个人使用筷子的手部姿势,发现之前自己拿筷子的姿势就不对,所以才会用起来特别费劲,经过一次次的联系,突然觉得筷子用起来也挺方便的。

    “我家晚上的聚会还要几个小时才开始,你们要是累了,我送你们去酒店,如果不累,我带你们在县里逛逛?”

    “我累了,想回去休息。”唐魏这一顿饭都在琢磨事情,可能是思考太过投入导致大脑缺氧,晕乎乎的感觉又累又乏。

    “我还好,可以随便走走。”杰森放下筷子,活动几下筋骨,似乎很期待接下来的行程,并没有因为十几个小时的火车而感到疲乏。

    “那先去酒店吧,给你俩安排好房间再说!”

    “嗯!”

    “也好!”

    申大鹏做了决定,杰森和唐魏都没有异议,三人也离开了略显狼狈的包间。

    服务员进来收拾卫生的时候,呆若木鸡,桌子上一摞摞扫空的餐盘,一排排莹莹同学的空瓶子,干瘪的烟头、用过的餐巾纸,几近糊底的火锅。

    包间糟蹋的,像是让人扫荡一番,几个服务员此刻才真正理解到‘一片狼藉’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一边不敢抱怨的收拾卫生,一边暗自叫苦,老板这帮朋友吃顿饭不到一个小时,估计收拾卫生得需要两个小时,没准还不止呀!

    申大鹏、唐魏、杰森三人坐出租车赶往圆梦酒店,申大鹏是想开车的,可是想想自己还没有驾照,为了避免无照驾驶被抓拘留,还是少开车为妙。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