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3章 小小男子汉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鹅鹅鹅,曲颈向天歌……锄禾日当午……”

    一首首简单的古诗脱口而出,刘天硕的声音倔强又稚嫩,对于一个小学生来说,背诵几首古诗并非难事,更何况他的小脑瓜聪明着呢,还没上学的时候就已经把《三字经》背的滚瓜烂熟,几首古诗有算的了什么!

    “不不……天硕,我不要你以前背过的诗,这些太简单了,对你没有挑战。”

    刘凤霞听着刘天硕背了几首三四岁小孩都会的古诗,她脸上虽然也带着笑意,但却不太满意的频频摇头,想说几首难一点的,一时又想不起来,“大鹏,你学习成绩最好,给你弟弟找几首古诗!”

    “不用几首,两首!李白的《将进酒》、白居易的《长恨歌》!天硕,只要你把这两首古诗过年当着全家人背诵下来,小姨买的遥控飞机是你的,我和你雨薇姐还给你买一辆遥控小汽车,算是特别奖励,心动不?”

    “好,一言为定,不就是两首诗嘛,大鹏哥,你有没有书?你们先吃着,几分钟的事,我马上就去背。”

    刘天硕傲娇的从椅子蹦下来,拽着申大鹏的手要往卧室里走,他记得申大鹏卧室有很多书,应该会有他想要的两首诗。

    “嗯,答应了就好,男子汉大丈夫,说到要做到啊,今天先不着急,就算你背出来了,也没有飞机、汽车,对不对?”

    “我答应了,我是小小男子汉,一言九鼎。”

    申大鹏和颜悦色的跟刘天硕解释,见刘天硕豪气的拍着胸脯保证,他却忍不住转过头来阵阵窃笑,一副奸计得逞的爽快表情。

    刘天硕年纪还小,自然是不清楚背诵《长恨歌》的难度,几个长辈要么年过半百、要么学业不精、再者就是早把这些诗词忘得一干二净。

    小辈里杰森连普通话说着都费劲,定然也不会知晓《长恨歌》,但刘雨薇和唐魏都是刚考上大学,就算没背过也看过一整篇密密麻麻几十句的《长恨歌》,俩人几乎同时向申大鹏投去了鄙夷的目光。

    唐魏不好说什么,毕竟不熟悉申大鹏家里的亲人,没准申大鹏家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他多说话反而惹人笑话。

    刘雨薇却禁不住在桌子下踢了他一脚,凑过去小声数落,“你连自己的弟弟都要耍心眼,没出息!一首《长恨歌》就几百个字,加上《将进酒》得上千字了,咱俩也不敢说轻松背下来,你让天硕一个小孩子去背?”

    “学有所思,思有所得!背下来是他自己的能耐,谁都不能从他脑袋里挖走,更何况还有遥控飞机小汽车的奖励等着他,不值啊?”

    申大鹏没想要隐藏两首古诗的难度,说话的声音自然不会像刘雨薇似的,“一千多个字而已,我相信以天硕的聪明劲儿,一定能背下来!”

    “嗯,我一定能背下来,不就一千多个字嘛,呃……一千个字是多少啊?”

    一桌子长辈虽然不清楚这两首古诗,但听着一千字,难度也可想而知,但是看到刘天硕迷茫无措的小脸蛋,让人倍觉可爱,终于忍不住哈哈大笑。

    孩子总会成为长辈眼中最简单的开心果,是谈论不尽的话题,更是翘首以待、期期盼盼的未来和希望,家中长辈谁不希望后辈可以学业有成?哪个不是望子成龙?望女成凤?

    至少申大鹏看到眸子里都透着机灵劲的刘天硕,总觉得只要能把这小家伙往正途上教育,断然不会成为前世那个纨绔子弟,更不会醉酒驾车撞死人,害了自己,也害得他爹妈赔上一辈子的积蓄。

    “你们都笑什么啊?”

    一桌子人笑得合不拢嘴,刘天硕变得更加茫然,目光扫过每一个人,最后停在申大鹏身上,“大鹏哥,你不会是在逗我玩吧?等到过年那天你回你奶奶家,然后听不到我背诗就不给我小汽车了,对不?”

    “你这小脑瓜一天天都想什么呢?我不回梨树门过年,我回哪?”

    申大鹏完全下意识的一句话说完,他自己忽地一愣,随后发现父亲脸颊的笑容也瞬间变为尴尬,这时才想起来,他姓申,而不是姓刘。

    并不是说他跟姥姥的关系不好,也不是他像老古板一样在意姓氏、规矩,只是奶奶还健康在世,父亲作为长子,他是长孙,理应回平水镇跟奶奶一起过年。

    刚才没有多做考虑的顺口一说,完全是因为在他的印象里,奶奶和父亲脱离关系已经许久许久,自从大吵之后,每逢年节他们一家三口都是在姥姥家。

    所以,申大鹏才会一时忽略了奶奶和父亲已经和好如初,现在正如刘天硕所说,今年过年,还真的要先回奶奶家才合情合理。

    “大鹏哥,怎么不说话?哼哼!是不是你的小心思被我给无情揭穿了?是不是觉得阴谋没能得逞心虚了?是不是囊中羞涩没钱给我买遥控小汽车啊?”

    刘天硕抱着膀、昂着头、撇着嘴,一副‘我早已把你看穿’的自信表情,若仔细往下瞧,还会发现他的小脚丫也在有节奏的点着地。

    申大鹏没开口回应,而是正色看向了父亲、母亲!父亲是一家之主,母亲是家中长辈,到底回奶奶家团聚还是姥姥家过年,这事需要父亲和母亲来决定,而不是他这个大家眼中的孩子。

    申海涛和刘凤霞相互对视一眼,短短数秒,便心有灵犀的微微一笑。

    刘凤霞拍拍自家小外甥的屁股,“天硕,你哪来这么多俏皮的词,还囊中羞涩?懂得什么意思吗?”

    “咋不懂呢,就是没钱、穷呗!我爸说了,你和我大姑没钱,那我大鹏哥肯定也没有零花钱,他说给我买遥控小汽车,肯定是骗我的,对不对?”

    “小子脑袋挺灵光嘛,用到正地方,长大了肯定跟你爸一样赚大钱。”

    申海涛自顾举杯喝了一口,“大哥、洪斌、小霞,我们一家三口今年就回平水县过年了,家里年货都备齐了,我妈又专门打过电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