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4章 像只老狐狸

    “回去吧,多少年没回去一家团聚了,去年年三十也没能一起吃顿饺子,还是年后才回的平水镇,老太太心疼儿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哪能不想呢。”

    申家的事情,刘家人也都心知肚明、一清二楚,只是以前碍于申海涛的面子问题,从未提过而已,如今知道申海涛和老太太的关系修复,全家人都替他高兴,毕竟是血浓于水的母子和手足情,哪能说舍弃就舍弃。

    “嗯,我们回平水镇过年,初三回梨树门,你们等着我打麻将赢你们钱啊,一年就一次赢你们钱的机会,可别都躲着我跑了。”

    见父亲笑着发话决定了,申大鹏才把手掌从‘羞涩’的衣兜里掏出来,拍拍胸脯保证,“天硕听到了吧?初三那天,我肯定把遥控小汽车带到梨树门去,只要你能背下来《长恨歌》和《将进酒》两首诗,哥哥我说到做到。”

    “那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刘天硕屁颠屁颠跑到申大鹏旁边,勾起了小拇指,申大鹏无可奈何,只能陪着唱起儿时过家家一般的童谣,“拉钩上调,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小狗!”

    多年没唱,一字一句却仍旧牢记心头,这是儿时单纯的快乐,印刻心间便再难忘却、舍弃,并非记忆不变,而是不想忘掉那些一起爬树、打滚、捉青蛙、套蜻蜓的人儿,不想忘掉那份再也求之不得的美好回忆。

    那时陪伴的人儿,如今又在何方?

    申大鹏仔细回想着童年时光的玩伴和少年时期的伙伴,好像并没有几个记忆深刻到难以忘怀的存在,前世今生都始终在身边的朋友,也只有李泽宇一人,而且也不是李泽宇不离不弃,只是都在京城混迹过日子,才有机会偶尔聚一聚。

    不琢磨还不觉得什么,越想越感觉前世生活的无趣,没有至亲疼爱,没有朋友相伴,没有甘愿携手白头的爱人,没有辛劳疲累后可以靠岸的港湾,像是匆匆碌碌的平凡一生,更是庸庸无为的可怜一世。

    再看看如今热闹异常的家庭氛围,才会心满意足、倍感珍惜。

    饭后,长辈们仍旧叙着过往家常,申大鹏本想把唐魏和杰森送回酒店,但却发现唐魏跟大舅、小舅相聊甚欢,大舅、小舅好奇唐魏年纪轻轻就有一副好酒量,唐魏则单纯是为了喝几杯酒,等过几天回了家,可就不能喝的如此痛快了。

    饭桌上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胡乱插话,杰森只能听懂大概,想要插嘴还需要组织语言,所以总是慢半拍的热大家憨笑,时间一长他自己也觉得无聊,借口上厕所,还不忘唤着申大鹏一起去。

    “嘘嘘还找个人陪你,咋地,要我给你吹口哨啊?”

    卫生间门口,申大鹏帮杰森打开了灯,像是哄小孩撒尿似的吹着口哨。

    “上厕所还要吹口哨吗?你们的习惯真奇怪。”

    杰森在洗手间里面‘水声大作’,随后又用凉水洗脸醒了醒酒,瞪着有些泛红血丝的眼睛,“你们的白酒太辣,我好像喝醉了。”

    “不能喝就别喝,男子汉大丈夫,喝多了别怨酒烈!”

    申大鹏忍不住在门口哑然撇嘴,洋酒比白酒还难喝呢,他之前就是在小荷塘二店喝了洋酒,才会醉的第二天还头疼,所以刚刚小舅开了洋酒之后,他并没有喝多少,只是象征性的陪着举杯而已。

    谁成想挺聪明的杰森,在酒桌上倒是个实在人,别人喝多少,他就努着劲陪喝,仔细算下来也喝了有半瓶洋酒,再加上之前的一整杯白酒,不醉才怪。

    “我的确很少喝酒,只是你的舅舅太热情了!”

    杰森随手抹去脸颊的水珠,在洗手间门口还不忘警惕的偷瞥餐桌方向,收回目光看向对面的房间,“这是你的房间吧?进去醒醒酒?”

    “我的房间能醒酒?呵呵,看给你吓得,放心,你还是个孩子,他们不会硬灌你喝酒的!”

    “我还是个孩子?听你的语气,好像你比我还大!”杰森身子一闪,大跨步进了申大鹏的卧室。

    “至少我比你了解他们!随便坐吧。”

    申大鹏信手打开灯,指了指书桌前的椅子,示意杰森可以随意,他自己则一屁股坐到了床上,顺便伸了个懒腰,刚才没喝多少酒的他,也觉得有些醉意,想要躺在床上放松一下,又觉得面对杰森不太礼貌,便半倚在了床头。

    “你的卧室也太干净了吧?”杰森扫视着申大鹏的房间,干净、整洁,与他印象中男生的房间完全不同。

    “当然干净,估计我妈天天都会收拾卫生。”

    “我的意思是……连本书都没有,你怎么考上的水木大学。”

    杰森坐在书桌前,敲了敲干净到只剩一盏台灯的桌面,水木大学,国内数一数二的高等学府,又听说申大鹏是全国文科状元,应该是个学习非常认真的学生,没想到会连一本书、甚至课外读物都没有。

    “高考完就全都卖废纸了,算是跟之前的苦日子彻底告别吧。”

    申大鹏心虚的回应,他高考前确实做了大量的复习,但绝对算不上苦日子,卖了所有模拟试卷和书本,也只是觉得没了用处、占用空间。

    别说是这些高中的教材试卷,就算大学的课本读物,每逢毕业季,还不是照样有无数学子撕碎了扯烂后从高楼寝室散落,为的就是与最后的青春拜别。

    “大鹏,你跟我印象中的好学生不一样,准确的说,根本不像个学生,像是个……老狐狸,对,伊娜说过,你像只老狐狸。”

    杰森莫名其妙的紧紧盯着申大鹏,希望从申大鹏的眼神中发现些什么,但最终仍是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

    “我怎么就是狐狸了?”

    申大鹏的双眸波澜不惊,反而嬉笑连连,“因为我喝酒喝少了?”

    “不!我觉得你很不简单,今天在食品厂研究能量饮料的时候,王雨莹处处询问你的意见、考虑你的想法,你们两人当中,你更像是一个决策者!还有……”

    杰森依旧面无暖色的盯着申大鹏,“刚才你舅舅正要向小姨借钱的时候,小姨完全下意识看了你一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