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7章 滑雪

    唐魏的家境足以让他在磐云市安稳一生,若是不沾上‘赌毒’,三代人也可以不愁吃喝,但是跟真正的富家少爷相比,又算不上纨绔潇洒,说句最到家的话,唐魏父亲现在能留给他的,连王雨莹、王雪莹姐妹俩都不比不上。

    申大鹏自然便不会把这些想法对唐魏全盘托出,一是担心唐魏会觉得被瞧不起了,二是因为唐魏并不是笨蛋,相反,唐魏可是磐云市的文科状元,又是在相对优渥的环境下长大,对自己、对他人,都会有独到的认识和见解。

    “嗨,钱嘛,是好东西,也是个坏东西,能赚到就赚,赚不到也没必要为了它去拼命吧?有吃有喝、有爱人有朋友,不是挺好吗?”

    唐魏一直看上去都是一副吊儿郎当、不求上进的样子,实在是因为被父母惯坏了,父亲经常在外面应酬、母亲则是朋友之间聚餐、打麻将,家庭里面父爱母爱的缺失,全都用零花钱来弥补。

    久而久之,他也就产生了是金钱如粪土的错觉,甚至还会鄙视金钱,嫉恨金钱,觉得是金钱让他失去了应得的父爱母爱,这也是为什么寒假过年他都不想回家的原因,回去了也只是一顿冷清年夜饭,然后就是一人面对空荡荡的房子。

    弄不好还会见到父母因为琐碎小事吵得不可开交,还有就是他把好几年的压岁钱取出来开了电脑超市,一旦被发现,免不了又是一顿男女混合双打,所以与其回家挨揍,还不如在外面潇洒度日。

    “你这心理素质真好,佩服,佩服!”

    申大鹏不禁感慨,唐魏算是彻头彻尾的‘佛系’了,明明有能力活的更好,也想未来一片坦途,可惜家庭氛围造就了中庸的性格。

    “佩服我干啥?我要佩服你才对,以前只是听说你小姨有钱,没想到今日一见,简直是个富豪女企业家啊,还有你爸,居然是副县长、公安局长?鹏哥,你算是富二代还是官二代?你在京城的日子也太低调了吧?”

    见唐魏醉酒后又要啰嗦的没完没了,申大鹏赶忙把唐魏嘴巴捂上,“我的事还不用你操心,有多余的心思还是想想开学以后怎么哄你们家郑丹吧!”

    “开学还早着呢,唉,她又不让我去她家,不然我大年初一就去找她。”

    唐魏叹了一声,像个无赖似的靠在申大鹏身上,哀怨的表情还没停留几秒钟,马上又变得异常兴奋,“鹏哥,还有好几天才过年呢,我不想回家!刚才我听表姐说离你们这儿不远有个北壶滑雪场,带哥们去玩玩呗?”

    “滑雪?你会吗?不怕摔成猪头?”

    申大鹏怕的并不是唐魏摔成猪头,他是怕唐魏大咧咧的性格会出现意外,像是之前追求王雪莹的那个狂傲小子郭鑫,一说一笑几秒钟就摔断了腿。

    “呃!猪头,会不会比我现在帅一点?”

    唐魏自嘲似的噘起厚厚的大嘴唇子,还用手指翘起了朝天鼻,装出一副丑角模样以消解心中郁闷,他的确喜欢滑雪不假,不只是滑雪,滑冰、旱冰他都很喜欢,可是人无完人,作为一个好学生、优等生来说,他的运动神经却并不丰富。

    双排的旱冰可以勉强滑几圈,单排的还不会刹车,至于滑冰、滑雪,爬的时间比站都长,每次去玩都会摔得在家躺好几天,但又着实喜欢冰天雪地的户外氛围,喜欢那种本不属于他能力范围内的刺激与激情。

    “你们这里有滑雪场吗?我很喜欢滑雪,我的技术非常好,可以教你们!滑雪场离这有多远?设施怎么样?”

    自从杰森和申大鹏认识以后,第一次表现得如此兴奋,可见他对滑雪这项运动有多么热爱。

    见此,申大鹏作为东道主也不好拒绝,一边在心里念叨着刘雨薇多嘴,一边只能点头应和,“不远,开车一个小时吧,你们俩如果想去……后天吧,今晚都喝了酒,明天好好休息一下!”

    “客随主便,鹏哥说了算,还有你的那个表姐夫,听说滑雪也很厉害啊,到时候可以跟杰森比一比,谁输了谁请客吃饭,静湖市里不是有个川渝楼,到底味道特别正宗吗?还有他们自家酿了一种山葡萄酒,醇厚甘郁……”

    “滚蛋,除了吃喝就是玩乐,别人是每天想着法往钱眼里钻,虽然蒙了眼睛,但至少还有目标和盼头,你可倒好,每天都想泡酒缸里?今晚你喝的够多了,一会出去谁劝你也不能喝了,知道不?”

    申大鹏是肯定不会再让唐魏喝酒了,自己没喝多少都觉得有些迷迷糊糊,虽说唐魏的状态还不至于宁酊大醉,但在他眼中看来毕竟还是个孩子,少年身体还没长好,又是娇生惯养的独苗,万一喝到酒精中毒,影响未来生活协调谁负责?

    “不喝了,不喝了,我找表姐去,后天安排滑雪场是吧?哎呀,年前最后的狂欢,嗨完就得回家享受寂寞喽!”

    唐魏想想回家后独守空房的状态,心情瞬间崩塌,长吁短叹的哼唧个没完,显然过年回家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件阖家团圆的幸福事情。

    “大鹏,走吧,出去再吃点东西,你母亲做的菜真的非常香,比我在京城吃的还要美味,那个鸡肉特别好吃,你们国家的美食确实吸引人!”

    刚才在饭桌上,杰森喝的酒并不多,而是一直在吃,他也不知道菜名是什么,只是一盘盘、一碟碟的挨个品尝,比较之下,鸡肉还是比猪肉更符合口味。

    “呃!一个十足的吃货,一个没够的酒鬼,我都交了些什么朋友!”

    申大鹏被唐魏和杰森一人一边揽在中间,像是架着一般推出了房间。

    回到餐厅的时候,大舅、小舅、小姨夫都已经喝到位了,大舅和小舅不知在高谈阔论着什么,小姨夫则是蔫吧低着头,本来他就是闷罐子的性格,喝多酒更是变成脸红脖子粗的一言不发,不过说起来,酒品还是不错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