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2章 治标不治本

    “爸,刚才听我大舅说,县里要增加100辆出租车?咱们青树县里也没有那么多人口,现在已经有一百多辆了,再继续增加100辆,会产生恶性竞争吧?”

    “恶性竞争应该还不至于,铁县长的想法是先取缔一部分不符合安全检测的旧出租车,然后再增加出租车数量,一消一涨,估计最后也就200辆左右,不会对出租车行业有太大影响的!”

    申海涛回到客厅,自己倒了一杯茶,满不在意的给申大鹏解释,“当然这都是我听说的,还有没确切消息,不过也为难铁县长了,大环境就是工人下岗、待业,全都跑去蹬三轮了,这样做或许还有可能减少些人力、电动三轮车……”

    “增加出租车能减少三轮车,这是一种什么稀奇古怪的算法!下岗待业的工人是迫于无奈才去蹬三轮,一天赚个几十块钱养家糊口,如果县里增加了出租车数量,无异于挤压了下岗待业人员的收入。”

    申大鹏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他不知道这个想法是不是铁县长的本意,如果真的是铁铮硕提出来的解决办法,他却是完全不敢苟同,生活已然不易,增加出租车的政策一旦落实,他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难。

    “刚才我也说过了,这是没办法的办法,现在三轮车太多,又不遵守交通法规,直接取缔又怕断了他们的生活来源,我估计铁县长也是想增加出租车数量,或许有些蹬三轮车的会选择去开出租车,工作轻松一些,也能多赚点钱吧。”

    申海涛的表情很严肃,但远远没到担心忧虑的程度,他是副县长没错,但他只是专管治安方面的副县长,更何况兼任的是县公安局长,又不是交通局局长,不管是三轮车也好,出租车也罢,轮不到他越权管理。

    “治标不治本!不对,既不能治标也不能治本!”

    申大鹏不服气又无奈的冷笑一声,“开出租车需要驾照、上岗执照,自己花几万块买车,还得跟出租车公司交执照挂靠的份钱,全都算下来,完全相当于打工,没驾照的是开不了车,没钱的开不起,就算再增加一万辆出租车,跟普通的下岗工人也没有半毛钱关系。”

    “谁跟你说的这些?你大舅?”

    申海涛茫然的瞥了申大鹏一眼,申大鹏所担心的问题他也曾想过,只是没想到驾照和抵押金的问题,的确,抵押金过万元、出租车几万块,不是所有家庭都能拿得出来,就算拿得出来,考个驾照最快也要几个月,仔细算一算,估计一年都白忙活赚不到钱。

    “这还用谁说吗?动脑筋想一想就能明白,真搞不懂他们要干什么,难道增加出租车数量也能算是业绩?”

    “大鹏,这话在家里说说就算了,在外面可不准胡言乱语,听到没有?”

    申海涛厉声低喝,表情比刚刚刘洪斌生气离开的时候还要严肃,铁铮硕为什么增加出租车数量,这其中肯定有更深层次的问题,但并不是可以随意谈论的,至少是不能拿到桌面上明明白白的谈论。

    “本来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只是觉得那些蹬三轮的太可怜,等100辆崭新的出租车审核上路以后,只怕他们的日子要更难过了!”

    申大鹏撇了撇嘴,这件事的确跟他没有一丁点关系,也轮不到他担忧烦扰,他仅仅是单纯的谈了谈心中纠结的看法而已,至于县里的决定,他的意见无足轻重,准确来说,他的意见不会对铁铮硕的决策起到丝毫的影响。

    “你们爷俩聊天就聊天,不能心平气和的?怎么又要吵起来了?”

    刘凤云收拾干净了厨房和餐厅,摘了围裙在手里攥着,哪怕心疼儿子,可还是隔空比划着打了几下,不管儿子多优秀,家里的长幼尊卑还是要讲规矩,当儿子的,哪能无缘无故的跟老子犟嘴?

    “我们没吵架,就是闲聊几句,既然你俩都不让我说,那我回房间闭嘴睡觉喽,正好刚才喝了点酒,还有点头疼呢,晚安!”

    “头疼就早点回去休息吧,记得铺上软和的褥子,盖好被子。”

    在母亲的细心嘱咐下,申大鹏溜溜回了自己房间,能听到门外父母俩人好像在拌嘴,估计也是因为刚才父亲批评自己的语气问题,他也没太在意,自顾把床榻铺好,脱了毛衣棉裤钻进被窝里,无聊的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房间里的灯已经闭了,只剩床旁书桌上的台灯照着床头,申大鹏又躺了一会仍觉得无聊,于是起身想找本书催催眠,结果放眼整个房间,竟是真如杰森所说,连一本书都没有了。

    申大鹏好像记得卖书的时候,留下了几本他比较喜欢的散文诗集,怎么也不见了踪影,无奈只得继续乖乖躺在床上,瞪大了眼珠子望着白花花的屋顶,无聊之余,不经意间想起刚刚聊过出租车的问题。

    刚才他跟父亲说的时候有点像是气话,其实铁县长的想法肯定是正面的,希望以增加出租车的方式改善交通和百姓就业问题,只不过这其中需要经历的过程太过漫长,已经依靠蹬三轮赚几十块钱养家糊口的人,谁还能用半年时间考驾照,并且拿出近万元的抵押金去开出租车?

    一想到蹬三轮的辛苦工作,脑海中突然映出了苏酥的父亲,苏华仁!那张怕被自己女儿认出来,被围脖牢牢挡住的沧桑面孔。

    苏华仁是个当过羊汤馆老板,做过小买卖的生意人,羊汤馆占地被迫停业之后,他都找不到一个稳定的工作,只能不畏寒冬、不惧风雨的蹬三轮。

    那些并没有做过生意,又没有社会需要的一技之长的下岗工人们,又能找到什么好工作?就算几百块买个三轮车去卖力气,一天也不过几十块钱而已,养家糊口还可以,想要过上有保障的稳定生活,简直痴人说梦。

    而且现在县里的政策又要改变,为了县容县貌、为了交通便利,为了决策人认为可以改变百姓生活,竟然打算增加100辆出租车,只怕这样不仅没能改变现状,反而让蹬三轮的苦汉子生活的更加艰辛,也会让出租车司机陷入两难境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