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3章 差一点‘晚节不保’

    前几天跟出租车师傅谢广珅的聊天中得知,就算现在的境况不变,出租车司机起早贪黑累出了腰间盘,活计好的话,一个月也就赚一千多块。

    若是日后县里出租车数量增添到200多辆,估计赚的钱就要拦腰折断,再加上新出租车坐着舒服又干净,他们那些旧车的司机能保住一半收入就算幸运了。

    但无论命运怎样不公,生活如何艰难不易,平常百姓的日子总要一天天过,太阳照常东方升起西方落,不会因为任何人的祈祷和艰难而有所改变。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

    诗和远方是美妙的想法,远方的田野更是所有人都会畅想的世外桃源,但可惜……这世上只有不间断、不停歇的问题和困扰,哪有伸手即来的简单和美好?更多的人只能拖着辛苦一天的疲惫身体入梦,期盼明日的工作可以轻松一些。

    申大鹏这辈子肯定算是幸福的人,有前世的经历和眼界,他完全不必为了生计而奔波忙碌,也不用太过忧心将来的发展,他所需要在意的,只是家人的幸福生活,还有就是……如何成功践行与曹梦媛的四年之约。

    申大鹏想要从一无所有做到超越京城黄家,好比一条跃过龙门就能化身成龙的鲤鱼差不多,而他只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鲤鱼,龙门,却是三峡大坝。

    但是人生在世,痛快一生,有个高于泰山的理想总是好的,万一,不小心,恍惚中实现了呢,那时就可成为万人眼中‘会当凌绝顶’的存在,也可以言传身教告诉众人,‘高处不胜寒’到底有多么‘孤单寂寞冷’。

    在忧愁与纠结的陪伴下,申大鹏不知不觉踏入了梦乡,梦中没有金戈铁马的胜利,也没有挥斥方遒的快感,甚至都没有阳春白雪入梦来的浪漫,或许是喝了酒又喝了饮料,睡前还没上过厕所,所以唯一的一个梦就是跑来跑去的找厕所。

    当睡梦中的申大鹏迷迷糊糊终于找到厕所,正要褪下裤子好好舒爽一下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突然有了片刻清醒,心中暗暗警惕,“不对,不对,这一定是在做梦,我睡觉的时候明明没穿裤子,不,是没穿棉裤……”

    儿时尿床最常见的梦,作为成年人的申大鹏自然不会再次上当被骗,强忍住脱了裤子就能舒爽的快感,一个激灵猛地从床上蹦了起来,义无反顾的冲到了洗手间,门都没关就开始了如注般的泄水。

    “我天呐,二十多岁还差点尿床,搞不好要晚节不保啊,太丢人了。”

    申大鹏方便的时候还不停打了几个哆嗦,这一泼尿,感觉一分钟时间都没搞定,这要是一不小心尿床,那他的小窝还不得变成水帘洞了?

    无‘尿’一身轻,申大鹏舒爽解决完之后,抬头才发现外面天色早已大亮,刚才急着解手,起身并没机会注意时间,现在看看洗手间小窗户外面阳光明媚,竟是一个明晃晃的大晴天。

    “这得几点了?老妈咋没叫我起床。”

    申大鹏轻松活动着筋骨走到客厅,没见人影,又到厨房,还是没人,再走去父母的卧室,房门没关,里面还是空无一人。

    “人都哪去了?周日应该不上班吧?”

    申大鹏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快到九点半了,没想到自己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口干舌燥的到餐厅桌上倒了杯水,低头的工夫看到杯子下面压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我们去参加一份婚礼,下午才能回家,厨房有饭菜,自己热一热。’!

    “谁家赶上年前还零下三十多度结婚,也不嫌冷!”

    申大鹏到厨房看了看窗台上、灶台上摆满了碟碟碗碗,全是昨晚剩下的饭菜,油腻的肉类已经凝了一层荤油,清淡的蔬菜也都不再新鲜,让人看着并无食欲。

    申大鹏把杯中的水一饮而尽,杯子放回餐桌上,回到卧室找出自己手机,寻着唐魏的号码拨了过去,嘟嘟声音响了一遍又一遍,竟是没人接。

    “这家伙不会还睡觉呢吧?一只能吃能睡的大懒猪!”

    申大鹏是觉得剩菜剩饭没食欲,想找唐魏和杰森一起去吃早餐,却没想到手机没人接,估摸着是昨晚喝多了还在睡觉,便没再拨打电话,而是到洗手间去洗漱,刷牙、洗脸、洗头!

    结束之后,对着镜子看看自己干净帅气的面庞,莫名给予自己一抹自信的微笑,指尖帅气的打了个响指,“崭新的一天,美好的生活,加油!”

    申大鹏这算是一种心理上的自我暗示和自我催眠,在心里科学的研究中,这是有过多项研究并得到大多数专家认可的成果,但是到底有没有效果,还没有完全具体的数据可以证明。

    只是一个微笑,一个自信的加油鼓励,就能给自己一整天的好心情,何乐而不为呢?哪怕是不现实的自我催眠,那也总比哭丧哀怨的过日子要舒坦的多!

    申大鹏出门之前又给唐魏打了个电话,不过还是没人接,又给杰森打电话,也是同样的无人接听。

    申大鹏搞不懂这俩人到底在干什么不接电话,该不会昨晚回到酒店又去酒店的歌厅泡妞了吧?放寒假有不少大学生回到县里,少男少女、青春年少,最喜欢就是酒吧、KTV里面的暴躁音乐,所以每年寒暑假的时候,县里夜生活还算丰富。

    不过申大鹏显然是想多了,杰森一门心思钻在手机OS上面,根本不是喜好男女情愫的登徒浪子,唐魏更是心里早已有了郑丹,平时看他嬉皮笑脸的没个正经,但是对待感情问题,他还是单纯的一张白纸。

    无论是注重事业的杰森,还是感情洁癖的唐魏,这俩人都不会胡乱对待感情。

    圆梦酒店客房走廊,并不算明亮、甚至有些昏暗的壁灯照明下,杰森百无聊赖的站在唐魏房间门口,头发还有些湿漉,又穿着睡袍,应该是刚刚冲完澡。

    时不时叩响几下房门,可惜里面没有丁点回应,只得冲着房门缝隙试探着低喝,“唐魏,你要不要起来吃饭?我饿了,你再不起床我自己去吃早餐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