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4章 酒店规定

    等了一会,房里仍旧没有回应,杰森稍有不耐烦的加大力道再敲敲房门,“唐魏,你到底在不在房间?Hey boy,boy!!!”

    杰森的声音又大了些,手上力道再次加大,敲得房门砰砰闷响,正在这时,走廊尽头拐角处的走出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女生,手里端着餐盘,里面是一份普通的早餐,离着还有十几米的距离就一路小跑赶了过来。

    来到杰森身边的时候虽有些急促喘气,但还是保持着职业的微笑,“先生您好,我是餐饮部的客房服务员,我叫杜可欣,请问有什么可以帮您?”

    “服务员?你好,我朋友在房间里一整夜,我一早上怎么敲门他都不开,你可以帮我把房门打开吗?我要叫他去吃早饭!”

    杰森看到服务员是个女生,下意识把睡袍拽了拽,身子也不在歪歪扭扭的依靠在门口,好像生怕走光漏点被发现似的。

    “您是打不开房间门了吗?请您稍等!”

    杜可欣环顾四周,把手中的餐盘放到了不远处的一个装饰桌上面,又回来掏出服务员专用的万能卡,正在万能卡马上贴到读卡器打开门的时候,杜可欣的手却停在了半空。

    愣神片刻,回头看了看对面房间的房门大敞四开,于是收回万能房卡,指了指对面房门敞开的包房,“先生,这是您的房间吗?”

    “没错!”杰森并没考虑太多,如实回答。

    杜可欣又回头指了指唐魏所在房间,“那这个包房是你朋友自己的房间,并不是你们俩共用的了?”

    “对,我有自己的房间,我现在是想叫我的朋友起床,一起去吃早餐!”

    “那对不起了先生,您不是这个房间的客人,没有本房间客人的允许,我没有权限给您打开房门。”

    “这个房间住的是我的朋友,我叫杰森,他叫唐魏,我们一起住进酒店的,你们的大堂经理可以证明!”

    “十分抱歉,酒店有明确的规定,没有您朋友的允许,或者您没有登记入住这个房间,我都不能打开房门,让您进去。”

    杜可欣十分为难的保持着笑容,她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到外国人,心底难免有些激动,刚才差点就不顾酒店的制度把房门打开,幸好看到对面的房门大敞四开,杰森又穿着睡袍,这才反应过来这间包房不是杰森的。

    “我的天呐,怎么跟你说不清楚呢,我朋友昨晚喝了很多酒,到现在还没有醒,我现在很担心他的情况,我要进去,如果你没有权限,请你把大堂经理叫来,或者把你们的王雨莹总经理叫来也可以!”

    杰森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实在不想继续纠缠,而且走廊的温度有些低,并不如包房里舒适,无奈他只能把王雨莹说出来,希望以总经理的身份获得特权。

    “您认识王总经理?可是她今天没来!要不然……您给她打个电话,让她交代大堂经理,我想有两位经理的同意,应该可以给您开门。”

    杜可欣才不管杰森是否认识总经理,她进入酒店后学习的规章制度是什么,她就要严格遵守,否则一旦出现问题,受惩罚的肯定是她。

    更何况她之前明知道申大鹏是老板的外甥,但是在打开顾客遗留女士拎包的问题上,她都没给申大鹏面子,现在又怎么可能无故相信一个外国人的话。

    “我,我……”

    杰森觉得异常憋屈,他也想回房间找手机给王雨莹打电话,可他昨天跟王雨莹是第一次见面,根本就没有王雨莹的电话号码,最主要在他眼中,所有亚裔黄种人都长得差不多,唯一一次见面,他都有可能见面也不认识王雨莹了。

    “先生,您可以下楼去找大堂经理,有大堂经理、客房部经理两个人的同意,您也可以进入这间包房。”

    见到杰森犹豫不决的纠结模样,杜可欣下意识认为杰森是在撒谎,觉得杰森根本就不认识王总经理,也更不可能获得大堂经理的同意,所以她只是淡然的给了相对应的建议后,转身取了她要送到包房的餐盘,欲要离开。

    可是正当她跟杰森礼貌的微笑点头时,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申大鹏轻轻抽着鼻涕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两人四目相对同时一愣。

    杜可欣记得申大鹏的身份和名字,但申大鹏恍惚间竟是把杜可欣的名字忘记了,低头看看工装上的胸牌,才想起这个热情又执拗的女生。

    “杜可欣?你好!”

    “您好!”

    出于礼貌,两人不冷不热的打了招呼,不远处的杰森听到声音,赶忙大力拍拍手掌,伴着啪啪声响低喝,“大鹏,你来的正好,快让她打开房门,唐魏从昨晚一直睡到现在也不开门!”

    “杰森,你怎么跑外面来了,唐魏还没起床?”

    申大鹏侧身越过杜可欣,探头看见杰森一脸的愤懑不平,又低头瞥了杜可欣一眼,淡淡微笑,“是不是你又惹我的外国朋友了?”

    “又是你朋友?你的朋友还真多!”

    杜可欣深藏心中的疑惑和不满,小声嘀咕着,“你朋友让我打开他房间对面的房门,按照酒店的规章制度,我没有权限。”

    “呵呵,果然是讲规矩、讲原则的好员工,酒店的雇员如果都像你这样……”

    申大鹏停顿片刻,前一秒的微笑突然变为冷峻表情,“那这个酒店就不用开了,直接等着关门大吉好了。”

    杜可欣还以为申大鹏要夸她,没想到忽然变脸数落了她一番,心里愈发不爽,但作为工作人员,她还是要保持微笑,“我按照酒店的规章制度办事,领导怎么要求我就怎么做,如果我越过权限做错了事,是要被罚款甚至辞退的,相反……”

    ‘相反’的话杜可欣没有说出口,但无非是做错了要罚,做对了没有奖赏之类的话,申大鹏也不想听这些无谓的解释,快人快语的反问一句,“看来你很不服气,那你要是当领导,这件事你怎么处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