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06章 丢人丢大了

    唐巍呆滞目光瞧了好一会,这才发现沙发、地毯、甚至茶几上面,全都是脏兮兮的油腻呕吐物,再摸摸自己脸上也是赖赖巴巴的感觉,用指甲一扣,几粒大米饭稳稳捏在指尖。

    已经看到这般一幕,唐魏还是有些茫然的眨眨眼睛,不愿相信的狡辩道:“不是我吐的吧?我记得昨晚睡得很香,洗手间都没去!”

    “我不是不让你喝酒了吗?你昨晚回来怎么还喝?”

    申大鹏指着踢到旁边的一个个罐装啤酒空瓶,又把手中的遥控器随手扔到沙发上,倒退数步到卧室门口干净的地方,唐魏的确睡的香,卧室干干净净,只有客厅到洗手间全被吐得惨不忍睹,在这种肮脏环境下都能睡着?这家伙是猪吗?

    “我,我……”

    唐魏纠结的目光瞥过申大鹏和杰森,似有委屈的撇撇嘴,“我昨晚给郑丹打电话,她没接我电话!你们说,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不想跟我在一起了?”

    “你这家伙……唉,因为女生喝的烂醉,你可真有出息!”

    申大鹏本想数落嘲讽一番,可是看到唐魏可怜的样子又不忍心。

    正值青春的少男少女,在他们心中爱情是无比神圣的存在,是一种坚信不疑的信念,唐魏能以磐云市文科状元身份考入水木大学,说明他智商不低,能在短时间内得到申大鹏和杜越峰的喜欢和信任,证明他情商也足够处理人际关系。

    但无论怎样来说,唐魏始终是个思想单纯的年轻人,就算他父亲是商人,他从小能有些耳濡目染的算计,但毕竟才在大学的小社会中生活了小半年,并未进入真正尔虞我诈的现实社会,所以他对郑丹的执着既是理所应当,又是无法自控。

    “这些……不会都是我吐的吧?我昨晚好像没吃这么多东西啊,这咋还有整块的牛肉,咦,看来我的肠胃最近出现了问题!”

    唐魏穿好拖鞋站起身来,可能酒劲上头还未消散,再加上地面呕吐物有些滑腻,一个趔趄着差点摔倒,低头看看地上的一堆呕吐物,竟是不嫌弃的踢了踢。

    “你快别弄了,恶心不?等着让保洁收拾吧!去对面杰森的房间冲个澡,把你身上这些恶心人、脏兮兮的东西洗掉!还有,你衣服呢?是不是也吐了?”

    申大鹏不想继续待在空气味道刺鼻、入眼尽是污秽物的房间,颠着脚尖左迈右跳的走向门口,经过杰森身边还不忘提醒杰森离开。

    “我昨晚回来先冲的澡,衣服都挂衣柜了!”

    唐魏也不嫌弃自己的呕吐物,大摇大摆走到门口的衣柜旁,打开衣柜想要取出衣服,可是看到手上还沾着脏东西,只得尴尬的瞥向杰森,“兄弟,麻烦你了。”

    “到我房间洗澡,还让我服侍你拿衣服,哪有你这样的兄弟!”

    杰森可以有一万个理由拒绝,但是一看到唐魏脏兮兮的模样就觉得好笑,笑到肝颤胃抽筋的同时,顺手拎着唐魏的衣物回了自己房间。

    不怪杰森觉得唐魏好笑,他从小到大都是学校和家里两点一线的学霸,见到酒鬼的时候都不多,更别提见到能吐自己一身的酒蒙子,此时的唐魏在他眼中,简直就是个百年难遇的稀有物种。

    杰森和唐魏一前一后到了对面杰森的房间,申大鹏慢悠悠从唐魏的房间里出来,一扭头,看到走廊里的杜可欣正蹲在垃圾桶旁边,一脸的生无可恋。

    申大鹏回到房间里取了瓶矿泉水,悠闲漫步一般走到杜可欣身边,把拧开瓶盖的矿泉水递到了杜可欣面前,“漱漱口吧!”

    “谢谢。”杜可欣接过矿泉水,嘴唇没有贴在瓶口,隔空往嘴里倒了些,咕噜噜漱完口吐到了垃圾桶里,如此往复三次之后,才喝了一口清水咽进肚里。

    申大鹏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杜可欣刚刚‘临幸’过的垃圾桶,不嫌恶心反而还露出窃笑,“早餐的伙食不错嘛,吃的鸡蛋和小米粥?还有……火腿肠呢。”

    “你这是在取笑我吗?”

    杜可欣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憋屈,别过头悄悄剜了申大鹏一眼,她只是给订餐的包房送餐而已,哪知道会遇到那么恶心的场面,早知道还不如少吃点早餐,反正都是要吐出去,太浪费了。

    “这样的小场面都受不了,若是遇到有顾客吐到你身上,你还不得疯掉?”

    申大鹏说的是实话,酒店是服务行业,以后要遇到的种种情况只有更复杂、没有最复杂,并不是所有人都是绅士风度,装疯卖傻、胡搅蛮缠的,借着酒劲耍酒疯的,自认为是消费者就可以当成上帝为所欲为的,每种人都太常见、太普遍。

    “疯掉?不会的!我是之前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现在遇到了,以后就知道该怎么处理了,不就是吐了点东西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杜可欣用手背擦了擦嘴角的水渍,看似潇洒又满不在乎,但目光始终没有看向垃圾桶,显然对于自己没忍住吐出来的早餐还是有所嫌弃,更何况唐魏吐了满屋子,只怕再去看一次,还是改变不了她继续喷吐的结局。

    “说得漂亮,没什么大不了的,那……我朋友的房间就交给你清理吧!”

    “交给我?我是餐饮部的包房服务员,负责送餐和取餐,清理包房是清洁员是工作,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又不是经理……”

    杜可欣话说一半,不知该不该继续说下去,前一秒还理所应当的表情突然变得纠结,申大鹏的确不是酒店经理,但他可是酒店总经理的外甥,不用找总经理发话,他只需要跟大堂经理吩咐一声,大堂经理还不是样样照办?

    “我可不可以找个清洁员辅助我一起清理?”

    杜可欣的语气柔软了许多,酒店这份工作是她好不容易才应聘的,既是假期勤工俭学赚生活费,又是她毕业前的实习工作,在私人企业中,如果总经理外甥在总经理或者经理背后说她几句坏话,只怕饭碗是肯定保不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