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29章 进入集团

    “我全听爷爷的安排。”

    黄恒前一分钟还提及他自己的公司,这一刻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爷爷的建议,顿时给人一种没有主见的感觉。

    “志文,黄恒的事你安排一下。”

    “爸,黄恒到老三手底工作,就让老三安排吧,我……”

    黄志文话还没说完,黄俊荣喝粥时候手里的勺子在碗里搅得阵阵乱响,饭碗沉闷一声放在餐桌上,“那你自己看着办?”

    “爸!等我跟老三和黄恒商量商量,看看什么职位合适他。”

    黄志文不想让大家觉得他在警惕什么,更不敢在年三十的日子跟老爷子犟嘴,反正公司的大权都在他手中,他刚才想让老三安排,也只是想把关系撇干净,毕竟老爷子没说给黄恒什么职位,他可不想以后因为职位高低而担责任。

    “那行了,你们吃吧,真不知道这些海鲜有什么好吃的,又咸又腥,还不如张嫂腌的咸菜下饭。”

    黄俊荣随意的抹了抹嘴,起身从兜里掏出两个红包,一个放到小孙子黄奕面前,一个递给唯一的孙女黄瑶,“过年了,给你俩的压岁钱,愿意买啥买点啥吧。”

    “谢谢爷爷,爷爷新年快乐,长命百岁。”黄瑶握着薄薄的红包,一捏就知道没多少钱,爷爷还是扣门的爷爷,但她还是得笑着拜年。

    “爷爷万岁万岁万万岁!”

    黄奕年纪小,没那么多心眼,更简单直接的跪地上砰砰磕了两个响头。

    “呵呵,行了,那么大劲,也不怕脑袋疼。”

    黄俊荣这一晚上头一回露出笑容,照着黄奕的小脑袋瓜拍了拍,之前他连看都不稀罕看黄奕一眼,现在却只因为黄奕露出笑容。

    老爷子回了自己屋,剩下的人彼此相望,显得有些尴尬,尤其是黄志伟和黄志文,这俩人都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但两人是同性亲兄弟,又必须在一个桌上吃饭,怎么能不尴尬。

    其实黄志伟之前并非要跟黄志文争什么集团的权利,他本来就不喜欢尔虞我诈的权力争斗,而且又有多年的心脏病,受不得大起大落的紧张和激动,想着能在集团有稳定的职位,领取固定的分红也挺好。

    但是,那都是在他儿子黄恒是一副书呆子模样的前提下,自从儿子去了国外,也不知是受了什么刺激,还是遇到了什么贵人,仿佛一夜之间开窍,从原来只懂得学习的书呆子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不仅拿到了双硕士学位,还创立了公司,最主要是变得更强大、更自信了,哪个父母不希望孩子有出息?哪个爹妈不想让孩子成为高高在上的成功人士?

    “老二,老三,黄恒才刚从国外回来,可能做事的时候会不懂规矩,如果他犯了错误,你们千万别客气,该教训就得教训,孩子嘛,不遇挫折哪能成长?”

    黄家在京城的人脉势力和飞黄集团的经济实力,足可以让任何一个人一跃成为傲于九天的飞龙,黄志伟也只最近几年才觉得憋屈,黄志文的儿子黄彬整日就知道吃喝玩乐,若这样的人都可以接任,他的儿子明明更优秀,为什么就不行?

    人的野心都是在成长中慢慢滋养而生,如果黄恒没有突然的变化,如果黄彬是一个可堪重用的年轻人,或许,黄志伟也不会产生争权夺利的念头。

    “老爷子说了让黄恒跟老三手底下,正好过完年公司也会很忙,我看就让他去公司工作吧,毕竟是咱们自家人,干起活来也能让人放心些。”

    黄志文微笑看向黄志伟和黄恒父子俩,“集团旗下龙玛特分公司的仓务部经理,这样没问题吧?”

    “爸……”黄彬一时愣住,想不明不白父亲为什么会给黄恒仓务部经理的位置,正要开口质疑,却被小叔黄志宏抢先一步。

    “二哥,咱们飞黄集团虽然是家族企业,但向来是资历和能力并重,我为公司工作这么多年,才做到一个超市经理的位置,你现在直接让黄恒去公司工作,只怕公司里会有人不服吧?”

    黄志宏是向着黄彬说话,黄彬是公司掌权人的儿子,按理来说算是最有希望接任的人,黄彬还没在公司获得一席之地,刚刚回国的黄恒怎么能直接坐上经理的位置?这样又把黄彬置于何种境地?

    “你是怎么从公司采购部混到超市当经理的,还要当着大家的面再说清楚吗?黄恒在国外可是拿了硕士学位,又经营了自己的公司,去当仓务部的经理,我还觉得大材小用呢!”

    黄志文脸上的笑容并未褪却,温和的举起酒杯,“黄恒,不会觉得委屈了你吧?位置虽然小了些,但毕竟还是在公司工作,你可要加倍努力,别让我失望啊。”

    “二叔专门给我选的经理职位,怎么会委屈呢,飞黄集团旗下子公司的仓务部经理,可比我那个小公司老板能学到的东西更多。”

    黄恒又举起他的白水杯子,想了想,放下换了酒杯,“我一定不会让爷爷和各位叔叔失望,尽我最大的能力做好属于自己的本职工作。”

    “好好……能完成本职工作就算年轻有为了,哈哈!”

    三叔黄志忠笑面虎似的附和着举起酒杯,“大哥、二哥、老四,咱们作为叔叔,不应该恭喜黄恒当上经理吗?来,干一杯吧!”

    “好,恭喜我的大侄子黄恒,刚回国就超越了他没能耐的叔叔,坐上了公司仓务部经理的位置,后生可畏呀。”

    黄志宏还是觉得愤愤不平,他作为长辈才是一个超市的经理,如果自己的侄子却是公司经理级别,他的脸面往哪放?旁人在背地里得怎么嘲笑他?

    “谢谢各位叔叔的信任,也希望大家以后能多多帮助、指教,尤其是老弟,咱哥俩可要互相帮忙,把家族生意越做越大呀。”

    黄恒抿了一口酒,嫌弃的紧皱着眉头,“我是想陪各位干了这杯,可是我不胜酒力,只能少喝点略表心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