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30章 实权

    “随意,一家人齐聚一堂,高兴就好,没必要强求。”

    黄志文和黄彬父子俩同样象征性的抿了一小口,黄志忠和黄志宏见暗地里风起云涌,也都只是蜻蜓点水的意思意思。

    只有黄志伟真心替儿子高兴,一杯酒仰面而尽,还不尽兴的又倒了一杯,“祝咱们黄家,未来可期,干了。”

    黄志伟一人连干两杯,桌上其他人见黄志文不举杯,都只能为难的意思一下,几个女人只是陪着丈夫、孩子回老爷子家里过年而已,她们连举杯的想法都没有,彼此间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微一笑。

    小辈的黄恒、黄彬各怀心思,黄瑶和黄奕姐弟俩倒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淡然态度,一时间,餐厅里除了碗筷碰撞的声音,这可是一年最重要的春节、年三十,竟是没有一人再继续多说一句话,场面的尴尬可想而知。

    一顿各怀鬼胎、各有算计的年夜饭,注定吃的不会顺心,更不会觉得津津有味,再加上老爷子黄俊荣没有熬夜的习惯,哪怕过年三十也是早早休息,从不会等到0点敲钟,所以各家人吃完饭跟老爷子匆匆道别,就各自回家了。

    京城的年三十可以用‘人迹罕见’来形容,哪怕平时拥挤堵车的道路,在年节放假期间也很少能看到几辆轿车。

    四辆轿车从京城华苑,奔驰、宝马、奥迪、本田,黄家黄志文、黄志忠、黄志宏家里都是好车,只有老大黄志伟家是一辆相对普通的老款本田,但这并不影响黄志伟今天的兴奋与激动,好多年了,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儿子,真是好样的,爸这么多年没白疼你呀!你能从国外回来爸就已经很开心了,根本没想过你二叔会允许你直接进入公司,还让你跳级当了仓务部经理,比你小叔的职位还要高,你可要好好把握住机会。”

    “爸,你认为这是件好事吗?”黄恒冷静的看着窗外一处闪烁的路灯,随着即将坏掉灯泡的闪动而快速晃动着手指。

    “嗯?”黄志伟疑惑的皱着眉头,“进入公司就等同于进入了公司内部,仓务部经理也算是管理层,你可是强过多少同龄人了。”

    “强过再多人又有什么用,你想要的,不是整个飞黄集团吗?”

    “爸不要,爸是要让你去夺回原本就属于你的东西!我儿子比黄彬要强得多,他黄彬根本不配掌控飞黄集团,更不配占有黄家的资源!不论要经历什么,付出什么,你一定要博得你爷爷的信赖,把黄彬比下去。”

    黄志伟恶狠狠的紧握着拳头,他自认为自己的学识和能力并不比二弟黄志文差,无奈身体不争气,人到中年就查出了严重心脏病,老爷子心疼他不让他管理公司,这才有了黄志文逐渐掌控了飞黄集团。

    自家亲弟弟掌控了公司,宠爱的侄子接任掌权,刚开始他对这些事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只是经常睡不着觉会恨自己,更恨这副不争气的身体,但也仅仅限于怨恨自己的自责而已。

    但是随着黄志文管理公司的时间变长,随着黄彬的年龄成长,黄志伟逐渐发现,黄志文对他这个大哥经常性的选择遗忘和漠视,而以前乖巧懂事的侄子更是对他爱答不理,甚至偶尔还出言不逊,这种落差让他无法接受。

    黄志伟也曾尝试过跟老爷子说,让他重新回到董事会,哪怕是公司的管理层也行,可老爷子只是简单一句‘你身体不好’就把他给打发了,很长一段时间,他也渐渐学会适应几个弟弟的无视,直到……他发现儿子在国外突然变得更熟。

    他也几次三番询问儿子在国外经历了什么,可儿子始终不愿提及,他也无法勉强,但成长的路上谁都会遇到荆棘和困苦,越过去了,就是一步步走向成熟,他很欣慰儿子的成熟,也庆幸儿子的成功,因为,这给他带来了希望。

    “我那个老弟……呵呵,百无一用!真不知道那么聪明的二叔,怎么会养出一个单纯可爱的儿子。”

    形容孩子单纯可爱是褒义,可拿它形容正在读研的二十多岁的成年人,无异于是一种不屑和侮辱,尤其是黄恒嘴角轻蔑的笑容,更能证明他对黄彬的轻视。

    “黄彬还是很有能力的,之前在H省做房地产开发和大型超市赚了不少钱,回到京城又开了电器超市,刚刚不还说要做连锁店,看来是真的赚到钱了,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鬼主意!”

    “呵呵,他赚了多少钱?一千万?一个亿?能有飞黄集团的利润吗?只要没有飞黄集团赚得多,他就永远离不开二叔的羽翼,他姓黄,算他是个雏鹰,可惜还是只能等着被喂食、无法展翅,那跟瞎家雀又有什么区别?”

    黄恒绅士的推了推眼镜,眼神里透漏出莫名的自信,刚刚二叔说让他当仓务部经理的时候,黄彬那冲动的表情被他看在眼里,只是那一个举动,就证明黄彬行事还是太过稚嫩。

    冲动,是小孩子才会做的傻事。

    “儿子,别忘了老话说的,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毕竟现在你二叔掌管着飞黄集团,想在他手里把公司夺回来,无异于虎口拔牙。”

    “二叔还是很有手段啊,这次的仓务部经理的位置,看上去把我捧得很高,实际上半点实权都没有。”

    “实权!!”

    黄志伟蓦然一愣,原本得意洋洋的笑容逐渐收敛,酒劲也清醒了不少,经过儿子的提醒,他这才恍然大悟,仓务部经理听上去好听,实际上只是个吃力不讨好的位置,库存一旦出了问题责任推卸不掉,有了功劳却是采购部审时度势。

    “没有实权还不是最主要的!公司采购部一直是归我三叔管理,而我三叔近些年唯二叔的马首是瞻,怕就怕他们会合起伙来使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黄恒眼中寒光一闪而过,一抹笑意取而代之,“不过也没什么好担心的,飞黄集团虽然在二叔手里,可黄家他说了还不算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