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3章 曲伊娜喝多了

    “你呀,自己吓唬自己。”

    申海涛无奈苦笑,原本烦躁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媳妇的唠叨而愈发严重,反而因为这几句看似无关痛痒的话,变得轻松了许多,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家庭可以让人始终惦念,成为身体和心灵避雨遮风的港湾。

    申大鹏从家里出来并没有走远,只是在楼下的家属楼大院里来回踱步,从放假回家到现在,虽然他已经几次看到父亲因为工作上的事情烦心,但还从未有过一次像今天这般烦躁与无助,可见这件事情很难处理。

    他想帮忙,又不知该从何做起,一方面是他丝毫不了解的有人暗中支持的出租车公司,另一方面是意气用事、冲动血性,但却代表着大众权益的出租车司机。

    两方人都有各自的诉求和捍卫的权益,纠结在利益与权益中寸步不让,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无论是谁开公司,最根本的目的是要赚钱,增加出租车数量、提高出租车的份钱,这是金辉公司认为正确的规划,并不是离谱的幻想。

    而出租车司机想要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小县城里赚钱养家,就算他们能接受与日俱增的份钱,但他们承受不起人力机动三轮车和即将新增出租车,三重压力,到时别说养家糊口,只怕不勤快点起早贪黑的忙活,都容易把份钱亏了。

    申大鹏掏出电话,找到高天赐的电话号,本来想要拨出去,却正巧有电话拨了进来,一瞧号码,曲伊娜。

    深深吐了一口哈气,扫去扰心的烦躁,“学姐过年好呀。”

    “过年好,你拜年的时间也太晚了吧?年三十给你发短信,你都不会回一个?亏我还想了一堆的新年祝语,白费了心思。”

    曲伊娜刚开口玩闹似的埋怨,电话里就传来了唐巍扯嗓子的拆台声,“鹏哥,曲学姐是群发的短息,咱们所有人都一样,一字不差……”

    “闭嘴,谁说的一字不差,你们的名字不是不一样么。”

    曲伊娜警告的指了指唐巍,唐巍却丝毫不为所动,还欠欠的嘟囔着,“鹏哥,曲学姐说她要好好讹你一顿饭,她的胃口好着呢,你小心别被吃穷了。”

    “哦,唐巍,你这样说话太不尊重女生了,伊娜的食欲是强大了些,但她怎么吃都是如此匀称的身材,你是因为自己的身材,所以在嫉妒吗?”

    申大鹏一人在楼下寒风中踱步,显得孤单冷清,电话那边却异常热闹,一听到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又是偏向保护着曲伊娜,很明显说话的人是马克。

    “你们全都到磐云市了?”电话另一头热热闹闹,申大鹏的心情却并没有随着变好,“哪天来我这?”

    “听你说话的语气……好像很不情愿?不欢迎我们呗?”

    “蓬荜生辉,不胜荣幸,求求你们快点来拯救我,这样可以吗?曲学姐。”申大鹏口中几个词说的漂亮,可是语气中并没有与曲伊娜相同的兴奋。

    “虚伪。”曲伊娜稍有失落撇撇嘴,“唐巍订好车票了,我们后天去找你,记住唐巍的话,小心我把你吃穷了。”

    “呃,你这么吓唬我,要不然……让马克他们过来,你回京城去吧。”

    “哼,晚了,叫我们去青树县玩的时候,咋没想着害怕呢,啦啦……”

    曲伊娜得意的哼着小曲,一旁的马克笑呵呵接过电话,“大鹏,你不用害怕,我们不会把你吃穷,但是有可能把你喝穷。”

    “你们是不是在吃饭呢?喝多了?”

    申大鹏细细琢磨着马克和曲伊娜的状态,这俩人平常的确嘻嘻哈哈,但还不会没完没了的开玩笑,今天明显有些话多,再加上电话里偶尔有些嘈杂声音,听上去应该是在饭店。

    “咦?你怎么知道?隔着电话还能闻到酒味?小狗鼻子听灵敏啊。”

    “原来我是小狗鼻子……”

    申大鹏哭笑不得,这回他基本确认,曲伊娜肯定是喝到位了,不然‘小狗鼻子’这么‘可爱’的词,绝不可能从曲伊娜口中说出。

    “怎么不说话,开不起玩笑?”曲伊娜比刚才安静了些许。

    “没有,只是平常都是听别人夸我,还没听人说过我像小狗。”

    “小气鬼!小狗有什么不好,哈士奇、萨摩耶、柯基,一个比一个可爱,我跟你说,唐巍他们家就养了一条吉娃娃……”

    “天呐。”申大鹏实在听不下去曲伊娜继续胡诌八扯,无奈的挠了挠头,“你把电话给唐巍,我有话跟他说。”

    “唐巍……给你电话。”

    曲伊娜把手机递给唐巍,后者接过后兴奋的清清嗓子,“鹏哥,有事您说话。”

    “你们喝了多少假酒?把曲伊娜喝的话都不会说了?”

    “说都不会话了?哪有,我们这新开了一家蒙古包,特色烤羊腿,有肉没酒吃得不香,所以小酌了几杯,那吉娃娃是我妈养的,太特么丑了,要是我选,一定在家门口养条藏獒,那才霸气。”

    唐巍嘴里还吧唧声响的嘴嚼着肉,他是想正八经的说话,可是偏偏微醺的状态更加明显,有一句没一句,不知道再表达什么中心思想。

    “行了,你们少喝点吧。”

    申大鹏的语气突然变得严肃,也不再有对待曲伊娜一个女生耐性,“他们酒量不行我知道,你也借着酒劲跟我耍混?你跟个女生一样耍酒疯?就这样你还想有什么出息?活该被你爹妈‘男女混合双打’。”

    “鹏哥,我没喝多,刚才跟你闹着玩呢。”

    唐巍收敛了大咧咧的态度,他喝多了酒不假,但的确还没到胡言乱语的地步,刚才也只是为了配合曲伊娜,也是为了迎合大家醉酒的氛围。

    被申大鹏突如其来的教训一顿,尤其提到他父母的‘混合双打’,瞬间尴尬,不敢再胡说八道,不然被大家伙知道了他挨揍的糗事,以后还怎么混。

    “小峰没去你那吧?”申大鹏深吸一口气,寒气刺痛着肺部,忍不住肺部的又痛又痒,重重咳了两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