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84章 奇怪的想法

    “小峰?没给我打电话,也没说来不来,估计是在家里陪家人过年吧。”

    听出申大鹏语气并不与平常的平和,唐巍也不敢再继续胡闹,“我们后天下午就过去,到时候提前给你打电话。”

    “嗯,没什么事我先挂了,你们少喝点酒。”

    申大鹏挂断了电话,手中不断摸蹭手机,像是心情烦躁不安一样,不停重复的胡乱按着按键,眼神怔怔盯着墙角小山般的雪堆,一动不动。

    人生,哪怕一切已经重来一次,哪怕人生轨迹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哪怕许多曾经无法选择的已经紧握在手中,但是,仍然会有人力没办法圆满的事情发生,瑕疵、错误、缺欠,总不会缺席。

    生活是如此,人生在世,更是如此。

    不知愣了多久,申大鹏重新按亮手机,找出了高天赐的号码。

    “喂!!”高天赐慵懒的声音从电话另一端传来。

    “我,申大鹏。”

    “我知道,我知道!鹏哥,你咋给我来电话了?”

    高天赐瞬间清醒,笑嘻嘻的开起玩笑,“该不会是叫我起床尿尿吧?放心,我的肾好着呢,尿频尿急尿不尽,根本轮不找我。”

    “没个正经,你咋这么早就睡觉了?”

    “这段时间不是过年吗,要么跟着我爸妈到处串门、走亲戚,要么就跟朋友同学一起熬夜瞎玩,我的生物钟已经彻底混乱了。”

    高天赐搓了搓僵硬的肩膀和脖子,中午跟朋友吃饭喝了点酒,他的酒量可不像孙大炮子和唐巍一样两斤打底,喝完就回家睡觉了,一直睡到现在,如果不是申大鹏给他打电话,只怕他还继续睡着呢。

    “我有正事跟你说,问你点事。”

    “正事?等我清醒一下。”高天赐心想该不会是申大鹏终于想办法把刘雨薇搞定,答应他求婚的事了?

    心里美滋滋的搓了搓满是睡意的双眼,正色从床上坐了起来,“鹏哥你说吧,我小心、仔细、认真的听着呢。”

    “你们家是做丰田车的代理,属于中高端车型,不知道你爸跟中低端品牌的代理商熟悉吗?”

    “什么意思?你要买车?不对,是你爸要买车?也不对!是他们单位要采购新车?鹏哥你是打算给我家介绍生意吗?”

    “跟我爸没关系,是我自己问的,有熟悉朋友吗?”

    “市里就这么屁大点的地方,都是做汽车行业,谁不认识谁,我爸在圈子里还算有些资历,丰田车咱就不说了,宝马、奔驰、奥迪……看你想要什么,全部都是折中折中折,不过,再高端的品牌咱就不熟悉了,”

    “捷达和铃木呢?批量购买大概什么价位?”

    “呃?这个……太低端了吧?配不上你的身份。”

    高天赐想到了无数个型号的豪车来配申大鹏,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从申大鹏口中居然说出来‘捷达’和‘铃木’两款车型。

    倒不是说这两款这不好,相反,铃木的价格只有五六万,捷达的价格也是十万左右,价格偏低,但这两款车都是性价比极高。

    捷达车油耗低、保养便宜,一脚油门狠踩下去也能跑个180,十足的‘马路小流氓’,铃木在很多县市也逐渐成为代步车的代表品牌,口碑甚至超过了天京人引以为豪的夏利系列。

    只不过这两款车低端代步或者当做出租车的比较多,稍稍有些身份、爱面子的人,都不会成为他们的首选。

    企事业单位每年也都有老换新的采购计划,不可能成批量的购买,高天赐一时想不明白申大鹏询目的何在,自然也就不好回答。

    “你不用瞎琢磨,只要告诉我,以你爸在市里的关系,如果大批量购买……”

    申大鹏迟疑片刻,心里默默算计了几秒,“一百辆捷达或者铃木,再或者夏利也可以,价格能比市场价便宜多少?”

    “你问我中高端车我还知道,捷达、铃木这种代步车我真不太清楚,如果你不着急,等我去找朋友问问,再问问我爸,没准他有靠谱的关系,不过……谁找你帮忙吗?为啥购买这么多代步车?”

    “我随便问问。”申大鹏只是因为郁闷突然生出一丝奇怪想法,被高天赐这么一问,猛然间清醒了许多。

    “你随便,我可不随便,等我明天睡醒啦就去给你问,嗝!!”高天赐打了个饱嗝儿,传出一阵干呕声。

    “咦,你赶紧睡觉吧,别吐电话里,听着都恶心。”

    不等高天赐再说什么,申大鹏挂了电话,刚刚像是中了邪,郁闷中生出开出租车公司的想法,没做多少犹豫便给高天赐打了电话咨询,可是随着对话中高天赐一遍遍的质疑和询问,申大鹏也开始对自己的冲动想法产生了质疑。

    现在的年份,在普通县城里,自行车、摩托车、三轮车,这‘老三样’还是最主要的交通方式、代步工具,中小型城市里最多也就能多个各路公交车。

    虽然各城市都有满布的出租车,但因为存在数量和偏高的价格问题,出租车始终没能成为老百姓最首选的出行交通工具。

    再加上人均工资和生活水平还没有达到后来允许人们奢侈的程度,更多的人还是会讲求生活所需而并非无谓的攀比,也没有各种智能手机APP做市场的拓展,开一家出租车公司,投资不少、操心更多。

    基本上出租车公司所得到的收益每年、每月都是固定,很难有大的发展和跳跃性的变化,公司一旦成立,他所要面临的也是对上百名出租车司机的责任,成功还好,若是经营遇到困难,那便是一个个小家庭无法承受的苦难。

    一个县城里面,公司更是难有发展和未来,如今的年月,在县里开出租车公司……并不是一个投资者明智的选择,公司不是申大鹏一个人说了算,从领导层到员工,他都要为每一个人负责。

    更何况他即不是人傻钱多的土豪,又不是普渡众人的玻璃心,不可能拿着公司的资金和大伙的付出为他自己一人服务,就算他想,小姨也同意。

    再说,中间还有王雨莹和更多的人需要他的解释,对于自己都不确定的事,他不想多费口舌与精力,最主要他心中有着自己这一世的抱负,时不我待,他不想做计划之外的事,不能打没把握的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