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0章 王雨莹的小计谋

    “呦,可以呀,马克,连伟大主席毛爷爷的诗词都会背了?”孙大炮子大咧咧的上前,也没收力气,在马克胸前随手一拍,差点没把马克拍哭了。

    “咳咳,不是我背下来的,坐火车的时候,隧道口有标语。”马克揉了揉微痛的胸膛,暗叹这一掌的力道,一会必定淤青。

    “鹏哥,他们想去外面散散心,那咱带他们去清水绿堤怎么样?那里能看到鸡冠山,山脚下还有超长的冰滑梯,他们大老远来了,也不能只是工作呀,吃吃喝喝,玩玩乐乐,劳逸结合,才应该是咱年轻人的生活嘛。”

    “对对,我赞同炮哥的说法,劳逸结合。”唐巍高举双手,蹦高的表示赞成。

    “那……咱们就先去河边走走吧。”申大鹏没显得有多兴奋,冬天河流已经结冰,河边垂柳已经成了干枝,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最主要他还没缓过来在面包车里被冻的劲儿,再往外走,麻木的脚趾头都在发表抗议。

    “来来,走了,咱们先去河边溜达溜达,散散心,完事再说去哪。”

    孙大炮子热情的招呼着,王雨莹悠悠漫步凑过来,盯着申大鹏的囧样仍是觉得好笑,“去清水绿堤是吧?好,那咱们还是老样子坐车吧。”

    “呃……还是老样子?”申大鹏咕噜噜咽了咽口水,看看外面孙大炮子的面包车,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你们先走,我去上个厕所……”

    “哈哈!!”

    申大鹏转身快步离去,王雨莹再也忍不住,掩嘴笑出了声,她还是头一次看到申大鹏被欺负的窘迫样子,心里咋就觉得难以言语的畅快。

    王雨莹和孙大炮子相视而笑,他们俩心里清楚申大鹏为什么对面包车躲躲闪闪,可是曲伊娜几人却并不清楚,只是看到申大鹏灰溜溜往卫生间跑去。

    “他这是怎么了?”曲伊娜的目光随着申大鹏移动,没注意到王雨莹和孙大炮子并不隐蔽的得意笑容。

    人精一般的唐巍却把一切尽收眼底,心中猜测这其中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秘密,不过因为与王雨莹并不熟悉,也不好询问太多。

    但他跟孙大炮子可是酒桌上实打实拼出来的兄弟,基本无话不说,于是悄悄凑到孙大炮子身边,“炮哥,什么情况?啥好玩的,说出来让我也乐呵乐呵?”

    “乐呵个屁,跟你也没关系,一边玩去。”孙大炮子用力推了唐巍一下,把唐巍推出去五六米远。

    “唐巍,走吧,坐我车,我开车慢,咱先往清水绿堤慢慢开。”李泽宇和林晓晓朝着酒店门口走去,唐巍也顺着孙大炮子的劲,快步跟了上去。

    “我们先走了,大炮子,你还是和大鹏一起。”王雨莹坏笑着挑眉,凑到孙大炮子身边小声提醒,“看住他,不准换车,答应你的我一定做到。”

    “嗯。”孙大炮子兴奋的点点头,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

    曲伊娜、马克、杰森,三人迷迷糊糊的跟着王雨莹一同离去,孙大炮子看着宝马车开走,纠结的拧着眉,深深吐出一口烦闷之气。

    昨天得到曲伊娜众人来青树县的消息,王雨莹就想出来用面包车让申大鹏吃瘪的主意。

    孙大炮子本是不想答应,可他偏偏碰到王雨莹这个口才一流的‘说客’,一辆崭新的轿车作为奖励,让他跟好兄弟开一个并不算过分的玩笑,任谁站在他的角度,似乎也没有理由拒绝,更何况王雨莹还是他的公司领导。

    之前在车站时,就算林晓晓没有冷言冷语的拒绝申大鹏上车,孙大炮子也会把申大鹏劝进面包车里,毕竟为了这一出戏,孙大炮子专门去修车店,把空调暖风的管线给拔掉了。

    “嗨,鹏哥,你可别怨我呀,我老娘着急抱孙子,要给我介绍对象,我没车没房的,人家姑娘哪能看中我,为了兄弟一辈子的幸福,还是得委屈你了……”

    不是他不够兄弟义气,只是县官不如现管,申大鹏基本不管公司的经营,他想用公司资金换辆新车撑场面,也只能听从王雨莹的安排。

    “嘀嘀咕咕,说什么呢?”申大鹏根本就没去上厕所,进了洗手间就始终偷偷瞧着大家伙的进程,眼看着大家伙都已经离开,他也缓暖和了,这才蹑手蹑脚的回到大堂门口,正巧听到孙大炮子蔫吧的叨咕着什么,又听不清楚。

    “啊啊?没,没事,我……我琢磨啥时候去修,修车呢。”

    孙大炮子从背后听到熟悉声音,不用多想就听出来是申大鹏,他不知道申大鹏听没听到他的小秘密,一时心虚,眼睛眨巴个不停,说话更是磕磕巴巴。

    “修车?”

    申大鹏将信将疑,迟疑片刻后赶忙点点头,“对对,是得修车了,你先去把车送去修吧,我打车去清水绿堤……”

    “不着急,等闲着的时候送去,明天就能取了。”

    孙大炮子生怕申大鹏跑了,一把拽住申大鹏的胳膊,亲近又警惕的拽向门口的破面包车,“大家都等着咱俩呢,外面也打不到车,还是坐我的车吧。”

    半推半就,申大鹏极不情愿的上了面包车,顺着车窗向外望去,还真是像孙大炮子说的,马路上只是偶尔几辆出租车驶过,车里面都是没有载客,估摸着是出租车司机把车当做家用了。

    申大鹏实在不太敢相信,小小的青树县,出租车司机们居然这般齐心,说罢工就罢工,真的一个客人都不载。

    可司机们毕竟只是养家糊口,三天五天的,哪怕十天半个月都能坚持,但时间长了,也不知罢工再持续下去,他们的生计问题该怎样解决。

    “鹏哥,要不要军大衣?”孙大炮子自顾套上了厚实的军大衣,又帮申大鹏从后座撤了一件。

    “呃,咳,不要。”申大鹏尴尬的摇摇头,把车窗摇下巴掌的宽度,对着外面大力呼出一口哈气,又在车里同样力道哈气,车内车外,竟是同样白蒙的效果。

    “鹏哥你坚持一下,我尽快。”孙大炮子说的激情昂扬,面包车发动机也同样轰鸣震动,可惜,速度依旧跟马路上一辆嘉陵摩托车不分伯仲。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