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94章 地主之谊

    “他不太喜欢喝酒,算了吧。”曲伊娜、马克、杰森三人在磐云市待了几天,唐巍每天都是好酒好菜的供着,曲伊娜酒量不好也没少喝,如今到了青树县,她真心不想再天天喝了。

    “咱们在磐云市的时候,唐巍都是拼了命的跟咱喝,现在咱们来青树县就是来找他的,不喝怎么行,大鹏,你不把我们陪好了可说不过去。”如果是喝白酒,杰森还真有点打怵,但是李泽宇拿来洋酒,这可是他们在米国经常喝的口粮,兑上冰块,一人一瓶也不在话下。

    “人家不喝,咱也没有办法呀,只能说明关系还没处到位,算不上真心朋友。”马克也顺着杰森的话往下说,手里握着满杯的洋酒,冲着申大鹏晃了晃。

    “曲姐姐,算了吧,他不喝咱们喝,欢迎你们来青树县做客,我先意思意思!”王雨莹给曲伊娜的酒杯倒满,还不等曲伊娜有所反应,她已经自顾举杯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的酒瞬间没了一少半。

    “雨莹……”曲伊娜尴尬的举起杯子,脸色有了些许变化,俨然一副逼上梁山的无奈表情,可是王雨莹已经喝了一大口,她不好驳了王雨莹的面子,只好举起酒杯,也有模有样的喝了少半杯。

    没有兑冰块的纯度洋酒,在喉咙处就是满满的辛辣感觉,进了肚子里更是阵阵火热,王雨莹眉心微皱,赶忙夹了一口涮好的羊肉塞进嘴里,与洋酒的辛辣相比,火锅的香辣更让人觉得舒服。

    “鹏哥,看到没有,饭桌上就两个女生,人家可是都喝了,咱大老爷们还扭扭捏捏,说出去不是让人笑话?来,大脑袋,快给鹏哥倒满喽。”

    不由分说,孙大炮子也凑到申大鹏旁边,和李泽宇一左一右,不给申大鹏丁点机会,强行把酒杯倒满。

    “哈哈,大鹏,你有一群特别特别棒的……好朋友!!来吧,你自己的杯子倒满了酒,没有理由拒绝了,你们在酒桌上都怎么说?不醉不归?”

    马克第一次来青树县,跟之前来过的杰森不同,他还没太熟悉大家之间的相处模式,尤其跟李泽宇和王雨莹是头一次见面,相处时总会显得有些约束,不过现在看见大家都像年轻人一样简单直接,他也逐渐变得轻松。

    “扭扭捏捏,不像个爷们。”王雨莹突如其来的一句话,不冷不热,却让众人面面相觑,至少在座的人里面,没人会这般语气跟申大鹏说话。

    “呵呵,王姐姐,激将法对我是没有用的,来吧,不闹了。”一度冷场,申大鹏却丝毫不以为意,淡然一笑,“杰森之前来过了,但曲学姐、马克是第一次来青树县,到我的家乡,我应该尽一尽地主之谊。”

    申大鹏缓缓站起身来,等着李泽宇和孙大炮在回到座位,又看着众人目光聚集到他自己身上,这才高举起满杯的洋酒,一饮而尽,“欢迎你们到青树做客,祝我们友谊天长地久,干杯。”

    “这才是我鹏哥嘛,够爷们,干杯。”

    “干杯。”

    “喝了喝了!!”

    唐巍和孙大炮子贪杯的滴酒不剩,王雨莹和曲伊娜之前已经喝了少半杯,剩下的也都喝得干干净净,李泽宇嘴上喊的声音大,杯中洋酒却只是喝了少半杯。

    至于杰森和马克,他们可没有把洋酒当成啤酒的习惯,也没有把洋酒当做白酒一口口抿进肚里的细致,随意发挥,一大口而已。

    杰森没什么反应,马克却是眉头微蹙,含在口中洋酒用舌尖搅了搅,原本已经放下的酒杯又举了起来,在手中摇摇晃晃,定睛看得仔细。

    “哎哎,都说了干杯,你们懂不懂干杯是什么意思?”

    李泽宇把自己的杯口冲下,用力甩了甩,示意酒杯已空,一滴不剩,“你,马克,对,就说你呢,干嘛呢,剩那么多酒,打算养鲸鱼啊?盯盯的看也不会把酒看没喽,赶紧喝完,继续下一杯!”

    “这酒……好像有点烈,辣嗓子。”马克觉得有些不舒服,轻捏了捏喉咙。

    “当然烈了,这是洋酒,咱们现在喝的又是纯酒,正常情况下都是兑冰块才能喝,你们如果不习惯,我让服务员拿点冰块来。”

    李泽宇正说着,服务员铛铛敲门进屋,两名服务员,抬了一整箱的大棒金士百,上面还铺了四个包装精致的竹筒子。

    “李经理,您点的啤酒和竹叶青。”服务员小心把竹筒子放在桌上,转过身拎了两瓶啤酒,正要打开,却被李泽宇叫住了。

    “不用开啤酒,瓶起子留下俩,一会我们自己开,你去帮我搞一碗喝洋酒用的冰块,呃,来一小桶吧。”

    服务员点头应和,转身离去,李泽宇兴奋走到王雨莹和曲伊娜身边,“两位姐姐,不知道你们喜欢喝什么,自作主张给你们弄了两桶28度的竹叶青,滋阴养颜,口味地道,非常适合女孩子喝,不过这也是白酒,可不要贪杯哦!”

    “还是大脑袋懂得心疼人,以后不说你开火锅店浪费钱了。”王雨莹不是喜欢争强好胜出风头的性格,刚刚喝了一整杯洋酒,不过是为了刺激申大鹏而已,如今申大鹏已经认输喝酒,她也就没必要继续逞强了。

    再说洋酒的劲头太冲,的确不太适合女生的口味,王雨莹更是不喜欢喝完洋酒第二天还头痛欲裂的感觉,那简直是一种自虐,趁现在李泽宇拿来低度数的竹叶青,她正好借坡下驴,换一换低度清淡的口味。

    王雨莹自己把盛着竹叶青的竹筒子撬开,主动倒满了一杯,随后看看旁边的曲伊娜,“曲姐姐,你是国外回来的,习惯喝洋酒吗?还是尝尝这个?微甜哦!”

    “我没什么酒量,每次有酒局必喝多,要不就……跟你喝一样的吧。”曲伊娜做多少迟疑,把杯子递了过去,她喝酒只是因为高兴,并不想跟谁拼酒拼出输赢,如果有5度的小爽口,她也照样能喝的淋漓畅快。

    “两位姐姐喝竹叶青,咱们剩下的人把两瓶洋酒喝完,白酒今天就不喝了,今晚啤酒开开胃,来日方长,有都是机会,有都是好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