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二章 生变

    李侠客在进入酒楼之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头绝世凶兽一般,使得赤木合与华盖兄妹二人一直心中惴惴不安,生恐他会突然暴起对自己出手,那时候可就危之极矣。

    尤其是华盖,在与李侠客说话之时,虽然嘴角含笑,实则心中极为不安,面对这么一个神智似乎有点不正常不知道是敌是友的高手,换成谁都不会掉以轻心。

    如今听到楼下人喊马叫,终于放下心来,如今镇守泗水城的人乃是金帐汗国极为有名的高手莫离不花,有此人出面,便是李侠客本领再高明,也不可能威胁到他们兄妹二人了。

    刚才李侠客将他们的护卫踢飞,这些人肯定是来这里解救他们的。

    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赤木合方才如此兴奋,听到动静之后,便即起身对李侠客笑道:“李兄,楼下兄弟的朋友来了,你要不要认识一下?”

    他说到这里,上身靠近窗户,微微外探,叫道:“莫离兄,这里!”

    楼下领着一众骑兵的铁甲将军此时正抬头看向二楼,见赤木合探出头来说话,知他无碍,也是松了口气,哈哈笑道:“赤木合,你小子怎么来这里来了?这南朝的饭菜你吃得惯么?”

    他在大笑声中,眼中精光一闪,弯弓搭箭,“嗖”的一声,对着赤木合身边的李侠客便是一箭。

    此时李侠客刚刚站起身来,对赤木合似笑非笑道:“哦?你的朋友?也是一个废物么?”

    砰!

    楼下将军利箭射出之后,闪电般穿过窗户下面的墙壁,瞬间到达李侠客的面门。

    于此同时,酒楼的楼顶轰然炸裂,一道人影在碎屑四溅中化为一团幻影,直奔李侠客头顶,手中一道寒光陡然爆散开来,化为朵朵寒星,瞬间笼罩了李侠客上半身,尚未及身,寒光罡气已经压的整个二楼的空气为之凝滞,下面的酒桌板凳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寸寸断裂。

    赤木合与华盖兄妹二人心有灵犀,几乎在同一时间便分成两个方向急速后退,只是眨眼间便退出了一丈多远。

    只有周元庆停留在原地一脸懵逼的样子,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便与李侠客一起被降落下来的寒光笼罩,只觉得肌肤刺痛,双目难睁,巨大的恐惧真气一瞬间便充斥了他整个心灵。

    “我这番死了也!”

    就在他心生绝望之时,便听到了李侠客的一声长笑:“哎吆,本领不坏啊!”

    随后笼罩周元庆浑身上下的惊天杀气倏然消失不见,只有一声闷哼在他耳边响起。

    周元庆打了一个激灵,睁眼观看,便见身边的李侠客还站在原来的位置,但手中却多了一个人。此人一身青色衣服,短衣襟小打扮,浑身上下收拾的利索无比,只是此时脸色差了一点,一脸的惊骇之色,嘴角鲜血直流,肩膀上却多了一支羽箭,直没至尾,差点将他身子完全穿透,可即便如此,此人手中握着的一把长剑却依旧不曾掉落。

    “这是……”

    周元庆惊疑不定的看了李侠客手中拎着的男子一眼,随后将目光移动到李侠客身上:“刚才从屋顶下来的人?”

    李侠客不答,将手中的中年男子举到面前,看向撤退到远处的华盖:“小姑娘,我可没有想过杀你们啊,你为何要指使他们对我动手?人命在你们面前,真的就一文不值?”

    华盖俏脸发白,勉强笑道:“李兄,这些人对你出手,跟小妹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他们,这或许是你昔日的仇家也未可知。”

    见李侠客不但躲过了楼下莫离不花的惊神箭,竟然还把屋顶偷袭的高手一招擒获,以此人挡住了莫离不花突如其来的一箭,自身却毫无半点损伤,华盖心中更惊,在娇笑声中身子加速后退:“李兄,你既然能在红龙镇里大杀特杀,杀死了我草原好多大好男儿,现在我们对你出手,可有什么不对么?”

    别人不知,她却是知道莫离不花的惊神箭法极为出名,几乎可以与中原神弓三大世家的箭法相提并论,而相比中原的箭术,莫离不花的箭法少了很多花哨手法,粗暴、激烈,直至核心,更像是在战场上与敌搏命的箭法,充满了极其惨烈的气息,两军阵前,死在莫离不花箭下的南朝高手不下百人。

    而从屋顶上对李侠客出手的中年男子也是大大的有名,乃是中原血狼帮中的上位杀手,名叫司空烈,暗中杀敌手段千变万化,从未失过手。

    在金帐汗国与南朝交战之初,一直处在塞外与中原交界处活动的血狼帮便投靠了金帐汗国,成了汗国最为出名的暗杀组织,因为华盖与赤木合两人身份的缘故,这次血狼帮特意派遣了司空烈追随两人,以防不测。

    可如今莫离不花与司空烈这两名高手,一明一暗的对李侠客出手,非但没有成功,反倒使得司空烈一招成擒,华盖这才知道李侠客到底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面对如此高手,什么阴谋诡计都不管用,最好的活命方法,就是不要有任何犹豫,赶紧逃跑!

    而不远处的赤木合也是同样的心思,他比华盖的反应还快,身子后退的速度一直没停,在楼下莫离不花拉弓射箭之时,他便已经飞速后退,等到李侠客将司空烈抓住当盾牌的时候,他已经撞破了酒楼的墙壁,整个飞了出去。

    “想跑?接我一掌再说!”

    在赤木合飞出酒楼之时,提着司空烈的李侠客哈哈大笑,忽然伸手向赤木合遥遥拍了一掌:“我不杀你,但活罪难逃!”

    赤木合在空中的身子陡然一震,狂喷鲜血,向外面加速摔去,砸翻了楼下好几名骑兵战士。

    李侠客一掌拍出之后,随手一抛,便将手中的司空烈从窗口扔了出去,正对准了楼下的莫离不花:“看暗器!”

    “呜——”

    巨大的人体破空声响起。

    楼下莫离不花刚才那一箭,很是费了一番真气,稍稍恢复之后,方才拉开了第二箭,他此时已经听到了酒楼中发生的变故,如同目睹,因此颇为紧张赤木合与华盖两人的安危,拉开强弓之后,箭尖第一时间对准了感应中的李侠客,正准备射出之时,便见到一个极为长大物体从二楼飞出,如同攻城巨石一般向他轰然砸来。

    莫离不花大吃一惊,端坐在马上的身子飞速后跃,在后跃的同时,弓弦松开,第二只羽箭便又射了出去,直奔二楼的李侠客胸口!

    李侠客见他射箭,哈哈笑道:“跟我玩箭法?小子,你这是挑衅我么?”

    他在笑声之中,手中忽然多了一副强弓,微微一抖,便将莫离不花射来的羽箭用弓弦接住,随后弓身在空中画了一个圆,将这一箭的力道顺势转换了过来,随后弓弦拉开,这一箭倏然飞出,飞出时比来的时候速度更快。

    此时被他扔出去杀手司空烈已经砸到了莫离不花的马上,一人一马轰然爆散开来,化为一块块包含着无匹劲气的碎肉,射向了四面八方。

    噗!

    噗!

    噗!

    方圆三丈以内的骑兵,无论人马,全都被这些碎肉穿透了身体,当场死掉。

    莫离不花还在后退。

    然后他便感到了胸口一凉,低头看去,却发现胸口不知何时多了一个前后贯穿的小洞,从前胸通过这个小洞看去,可以看到后面骑兵们一脸惊愕的表情。

    他在空中奋力扭头,便看到了一支带血的羽箭插在了十几丈外大街上的青石牌坊之上,直没至尾,此时正有一道血痕从箭尾处缓缓流下。

    “好箭法!”

    眼前一黑,嘴里却大声赞叹:“南朝竟然有如此神箭手!可是江南神箭莫玉生?”

    酒楼上,李侠客闻言一愣,看向身边还在呆滞的周元庆:“这莫玉生又是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