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六章 不经意间的感动

    罗君宁的确是误会了。

    李承泰有想过将罗君宁绑上自己的战车,但他也知道,以罗君宁在韩国的行事作风,没有一点特殊手段,是不可能让对方参与自己的事情的。

    而特殊手段,如果是泽璐集团罗泽生来韩之前,或许是不错的选择,但现在嘛,就算是拼着得罪泽璐集团,也未必会达到最终的目的。

    虽然有些遗憾,但他却不会做这种蠢事。

    今晚聊起FNC的确是有些目的,但也仅仅是想找罗君宁争取一些资源而已,比如刘在石的经纪约。

    当然,在补偿方面,李承泰很有诚意——五十亿韩元的‘违约金’,就目前韩国娱乐圈的情况而言,诚意满满。

    如果‘真实的未来’才是正确的世界线,现在这情况,算是世界的修正力吗?

    罗君宁面色古怪,在夜店的灯光下并不算太明显,“抱歉,在石哥在无限娱乐是对我的信任,这不仅仅是合约的问题。”

    “看来我得找另外的人了呀。”

    李承泰洒脱一笑,倒没有继续纠缠下去,也让罗君宁松了口气。

    他倒不是怕得罪李承泰,而不是想让自己的生活变得麻烦起来,要是李承泰一门心思打刘在石的主意,他还真的只有与李承泰对上。

    就如他所说,他对刘在石并不仅仅是会长对旗下艺人的态度,也有朋友间的情份。

    分开之后,李承泰有些醉了,他身边的妹纸扶着他,送别罗君宁之后,轻声问道:“承泰欧巴,关于刘在石前辈的合约,就这样了吗?”

    “君宁可是我的好兄弟,你呀!”

    李承泰笑呵呵的说道,醉眼朦胧,心里却是叹了口气——身边这位漂亮的妹纸,他原本是有至少一周的兴趣的。

    现在嘛,明天就打发走吧。

    对不该开口的事情指手划脚,真要是在他身边待久了,不知进退,会很麻烦的。

    罗君宁没有醉,只是身上的酒味让他自己很不舒服,也担心金泰妍不舒服,不过金泰妍无所谓,紧紧的抱着他的胳膊。

    还有些不开心的说道:“欧巴,从夜店出来你就躲着我,不会是不喜欢我了吧?难道说,是刚才在夜店里,看到了喜欢的女孩?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虽然泰妍有些伤心,但也不会吃醋的。

    是哪个啊,我去打听打听,如果是圈内的女孩,泰妍还是有些面子的……”

    罗君宁哭笑不得,再让金泰妍说下去,他就要变成看见美女就变.身的大色狼了,“我是怕我身上的酒味……”

    “是怕酒味冲到我吗?欧巴你对我真好。”金泰妍幸福的说道,小脸在他胳膊上蹭呀蹭的,可爱极了。

    有的女孩可爱,让人想要更加的保护好她,守护好她的笑容与可爱。

    有的女孩可爱,却会让人忍不住想要欺负欺负她,要是能弄哭,就再好不过了。

    金泰妍基本上是属于第二种,这个基本上,是因为罗君宁暂时还不想把她弄哭,至少车上不行。

    傍晚的事情他还记得呢,不可能因为她现在的可爱就放过她,到时候肯定要让她哭!

    至于现在嘛,他认真的按住蹭呀蹭的小脑袋,肯定道:“我啊,是怕你这只酒垃,闻到我身上的酒味后就醉了。”

    金泰妍顿时荒唐的叫道:“欧巴,就算我的酒量差,是公认的酒垃,也不至于闻到酒味就醉吧?

    你这是污蔑!”

    气愤不已的女孩,更让罗君宁想要狠狠欺负一下,不过这儿是车上了,陈叔还在开车,他得注意一点。

    他一注意,金泰妍就很‘嚣张’了,可越是如此,罗君宁就越镇定,而她却越心虚。

    到最后,她甚至想要提前下车,回公寓也好,回家也罢,她真的担心自己今晚出事,要是明天起不来,那笑话可就大了。

    可罗君宁会放她离开吗?

    任何人都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负责,金泰妍也是如此,所以她今晚是怎么也跑不掉——罗君宁说的!

    夜店的事情对罗君宁和金泰妍而言,直接就这么过去了,似乎并没有留下什么影响。

    对他们而言,更重要的是彼此间的相处与关系,作为纸片人的金泰妍,这几年下来体力和耐力也没有太大的长进。

    当然,罗君宁一直有锻炼身体,但更多的是保持身材和状态,所以进步也不算太明显。

    最终的结果就是,纸片人再次被杀得溃不成军,可怜兮兮的求饶,而就算是如此,她也没忘记在最后问一问他对林允儿的态度。

    罗君宁帮女孩擦拭了一下眼角,好笑道:“你现在都这么状态了,还记着要帮允儿呢?”

    金泰妍趴在他怀里,委屈巴巴的,“我是允儿的欧尼呀,关心她很正常的吧。”

    的确是很正常,可她却有些后悔。

    不是后悔帮林允儿打听消息,而是后悔自己现在精神太放松,挑了个不合适的时间来询问。

    应该在晚间活动开始前询问,或者干脆明天再问。

    可问都问出来了,趁着自己还剩下点体力,那就关心一下吧,也算是对得起自己‘联盟成员’的身份了。

    春末夏初的夜间气温还不算太高,罗君宁把女孩身侧的被单掖好,“允儿的事情的确该忙处理好,那丫头是越来越胆大了。”

    金泰妍深有同感,“允儿一直都挺胆大的。”

    “我说的不是这个。”

    罗君宁把昨晚、不,应该是把前晚的事情说了出来。

    听到林允儿那般大胆,直接趁着罗君宁喝醉的时候钻他的被窝,就算只是做做样子,金泰妍也是震惊得不行。

    所以,她赶紧问道:“欧巴,你前天喝醉了,现在好些了吗?喝醉酒很难受的,以后还是少喝点吧,会头疼的。”

    女友这般关心自己,罗君宁又是感动又是好笑。

    可是,不是在说林允儿的事情吗?

    所以说,她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的,而其它的事情都要往后顺延……相处时的感动,总是在生活中的细节里体现。

    为了表达自己的感动,罗君宁决定……

    n.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