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4章 一只万年大王八

    仙云大陆,神仙岛。

    “原来如此。”

    姬清影露出恍然的表情,冷声说道:“难怪怎么也寻不着野火老祖的踪迹,竟然是躲在了祭坛之中。”

    “倒还不确定就是野火老祖。”月清雅倒是稳重一些,美眸淡淡地看着跪在她们眼前的心魔旗主:“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心魔旗主显上露出极为震恐的表情,明明这两个女人美得不像话,他却只感觉到一股彻骨的寒意。

    大概半个时辰之前,叶梦莹和赵夭夭两人联手,通过心魔网直接反制了心魔旗主,让他赶到岚京的神仙岛来报信去了。

    “梦莹和夭夭倒是有些想象力,她们要杀你确实麻烦些,不过控制住你,就不用费那么大的劲了。”姬清影一抬手,便把心魔旗主的心魔网给撩动了起来,这个既然是心魔旗主最强的天赋,现在却成了他最大的弱点。

    心魔旗主战战兢兢,不敢发出半点怨言。

    月清雅淡淡地说道:“这人先送进寒牢吧,等解决了这档子事,再处置不迟。”

    “也行。”姬清影抬指便射出数十道寒芒,将心魔旗主的神魂牢牢束缚住,随即画空为牢,将他直接扔了进去。

    半空中的牢形,吞了心魔旗主之后,倏地消失不见。

    “现在你打算怎么应对?”姬清影看着月清影,等待着对方的决定。

    “我去一趟长梦州吧。”月清影也没有迟疑,立时下了决断:“你通知一下地球那边的小媚和雨姬,让她们找找那边有没有地级祭坛。”

    姬清影沉吟着说道:“以她们的本事,估计一个小时不到,就能搜出来。到时候,是让她们直接破了祭坛,还是去找老公,让他来做?”

    “这么大一件事,老公肯定不会错过的。”月清雅淡淡一笑,“有些人天生就是主角,一有大事,他都会主动或者被动地卷入其中,并改变局势。所以,多半老公在哪儿,那个所谓的地级祭坛就在哪儿。”

    姬清影听到这个回答,脸上露出些许错愕的神情,随即笑了起来:“你对他的信心真的是强到无以复加,也难怪他一直把你当成心底的白月光。”

    “你这是吃醋了?”月清雅笑眼看着姬清影,“我对你的信心也很强。”

    “算了吧。”姬清影摆了摆手,露出不耐烦地神情:“你还是快点去长梦州吧,把梦莹和夭夭救出来。我估计夭夭那丫头快要憋坏了。”

    月清雅点了点头,又提醒道:“我一离开,那些潜藏在岚京的魑魅魍魉肯定蠢蠢欲动,你千万小心。”

    “那些个废物,只要敢动,我就把它们连根拔起。”姬清影一脸不屑:“有什么需要小心的,本来我就是故意引它们来岚京的,一切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那就好,”月清雅身形如烟如雾,倏地消失了。

    ……

    地球。

    小仙界,

    天外天。

    赵雨姬在天帝居所中,对苏贝贝进行着残酷的培训。

    苏贝贝已经有些后悔答应赵雨姬了,自己好好的总裁不当,非要变强大,结果就是被虐得欲仙欲死。

    不过,一想到以后可能跟夏天稍稍抗衡一下,她心里又稍稍平衡了一点。

    “你来一下。”

    夜玉媚忽然出现在这个与世隔绝的空间中,冲赵雨姬轻唤了一导。

    “你接着练,我出去一下。”

    赵雨姬点点头,交待了苏贝贝一句,随即跟夜玉婿一起离开。

    “哼,牛气什么!”

    苏贝贝俏脸上露出些许不满的神情,“有事居然还背着我,肯定有古怪。”

    另一边,赵雨姬随着夜玉媚来到了一处密室。

    “发生了什么事吗?”赵雨姬见夜玉婿脸上露出凝重的神色,不由得问道。

    夜玉媚随即点出一道神识,分给了赵雨姬。

    “嗯?”

    赵雨姬读取完这段神识之后,纤眉也蹙了起来:“这事是真的?”

    “是她们在剿杀万火教复兴的残部时发现的。”

    夜玉婿缓声解释道:“不过,稍一推断,就知道这事十有八九是真的。当年野火老祖被围杀,神魂四散,但是谁也没有找到散去了何处,以致于不能斩草除根。”

    “只是那个地级祭坛真的是在地球上吗?”赵雨姬有些迟疑。

    “这个目前不确定。”夜玉媚仔细思虑了一下,“按常理推断,应该不可能。因为野火老祖想复活,必须要充足的灵气来供养,地球灵气如此稀薄,把地级祭坛设在这里,固然没有人会打扰,但同样会拖长他恢复的时间,除非……”

    赵雨姬联想到这段时间以来,她们调查到的事情,立时接口道:“除非地球上有个地方,其实暗藏丰富的灵气,足够地级祭坛万年的汲用。”

    “不过,那处秘境中心住的人,绝对不是野火老祖。”夜玉婿摇了摇头,“严格来说,野火老祖不在任何世界,而是用这种祭坛在时空长河中,搭建出来了一个时间缝隙,供他躲藏疗伤。”

    赵雨姬认同这个说法,于是说道:“那个万年前来到地球的人,跟野火老祖又会是什么关系,难道他们是一伙的?”

    “未必。”夜玉婿摇头否定了这个判断:“那个人来到地球的时间更早,之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设下三大秘境,然后长眠在其中。野火老祖应该是后来才到地球上,发现了这人的存在,但是不敢打扰,却暗中设下地级祭坛,偷偷汲取这人的力量为己用。”

    “这么说的话,其实也解释了一个问题。”赵雨姬美眸中掠起一丝丝怒气,“为什么明明有三大秘境,溢出地表的灵气却依旧如此稀薄。想来是被那座地级祭坛给劫了。”

    夜玉婿笑了一声:“说了这么多,都是我们的猜测。”

    赵雨姬冷冷地说道:“那就去找找这个地级祭坛,顺便给野火老祖一个深刻难忘的教训。”

    “其实不用找了,那个地级祭坛在何处,我已经猜到一二了。”夜玉媚一脸了然的表情,冲赵雨姬道。

    赵雨姬问道:“哪儿?”

    “就在南疆!”夜玉媚一脸笃定地说道:“确切的说,就在月方源。”

    “月方源?”赵雨姬愣了一下:“那里应该是沟连天宫秘境的通道吧。”

    随即恍然大悟:“对啊,正因为那里沟连天宫秘境,就更方便汲取秘境中的灵气,而且还不容易被人发现。”

    “不错。”夜玉媚淡淡地说道:“其实还要多谢老公,他现在应该就在月方源,我们也赶过去帮他一把吧。”

    “事不宜迟,现在就走。”赵雨姬点了点头。

    ……

    南疆,月方源。

    “万年?还清修?”

    夏天听到这个声音,不禁笑了出来:“这祭坛底下是藏了只大王八吗?”

    “怎么了?”伊筱音虽然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但是听到夏天的话,顿时感觉到不对劲,连忙上前察看。

    “伊伊老婆,没什么事。”

    夏天笑嘻嘻地说道:“就是这祭坛底下,好像藏着一只万年大王八,他似乎不想我治好这人。”

    “放肆!”那个声音仍旧从祭坛底下,透过银针传入夏天的脑海中:“竟然对老夫不敬,汝想死乎!”

    “别乳啊乳的,真下流。”夏天啐了一口,蓦地拔出银针,直接把传音,变成了外放:“我最讨厌你们这种老流氓了。”

    蛊神婆婆听到这个声音,蓦地脸色一变:“这声音,好耳熟,数百年前就在我脑海中响起过,当时一直催念我打开秘……当时我还以为是自己的心魔。”

    说到关键处,蛊神婆婆忽然卡顿了一下,隐去了某个词。

    “这不是心魔,这就是大王八。”夏天笑嘻嘻地说道:“伊伊老婆,我们砸了这破祭坛,把这王八抓出来,煲汤喝怎么样?”

    伊筱音顿时哭笑不得,冲夏天道:“这人竟然藏在祭坛底下,修为肯定不弱,你最好小心一点。”

    “有什么好小心的。”夏天不屑地撇了撇嘴:“我早说过了,只有废物和白痴,才喜欢躲躲藏藏的。这王八自己说藏了一万年,那他就是废物和白痴的老祖宗,更没什么好怕的。”

    “夏天,你先别冲动!”蛊神婆婆神情异常凝重,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本来我想让你打破祭坛,然后暗中把连接天宫秘境的通道隔断开。防的就是这声音的主人,既然他现在已醒了,还是不要激怒他为好,我们恐怕不是他的对手。”

    夏天懒洋洋地打了个呵欠:“就这种废物,我一个人就能解决。你们先退到一边去,我现在就把这破祭坛砸了。”

    “老夫乃是万年前,纵横修仙大联盟,横扫七十二界域的野火老祖!”

    底下那个声音也怒不可遏地骂了起来:“尔等这些蝼蚁,也敢对老夫不敬,看来万年过去,这些界域竟忘了老夫的恐怖之处,那便让你们知晓什么叫做天威!”

    下一秒,整座祭坛都晃动了起来。

    不对,

    应该是整个地表都在动,

    而且不是地震那种动,

    倒像是整个地球都在因为恐惧而发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