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 互相算计

    唱卖继续。

    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闫掌柜缓缓从红布包裹里面拿出一儿童胳膊粗细的黑色棍状东西。

    坐得近的人第一时间发现棍状物品上面有两块高透明琉璃,至于其他材质不认识了。

    高透明琉璃在北宋绝对是罕世珍宝。

    这点从一面玻璃镜卖出七百贯铜钱看得出。

    “这是琉璃?”

    “浪费啊,两块如此清澈的琉璃竟然嵌在不知名棍子上。”李老爷痛心疾首摇摇头。

    大家议论纷纷。

    闫掌柜挥了挥手。

    扑卖楼几个小厮立刻上前把四周帘子拉上去。

    “呃?”

    “这是干什么?”

    “不知道啊,大白天拉上帘子干嘛?”

    整个二楼被遮掩的结结实实。

    瞬间变得漆黑一片,如同黑夜。

    谁都不明白闫掌柜要干什么。

    只有王琛知道,闫掌柜要展示太阳能手电筒的效果。

    “诸位切莫慌乱,我唱卖今天最后压轴大戏,神灯!”闫掌柜大声道。

    “什么神灯要拉上帘子?”听声音是泰州来的富豪卢老爷。

    又一个中年男子喊道:“对啊,你卖什么关子?”

    闫掌柜压根没答话。

    直接把手电筒打开。

    刷地一下,一道圆柱光芒直冲而出!

    正对着的李老爷被光柱冲得吓了一跳,哎呀道:“刺眼睛!刺眼睛!”

    “这是什么光芒?竟然如此光明!”

    还有不知道哪位富豪乡绅怪叫道:“闫掌柜!闫掌柜!还请收了神通!”

    噗!

    王琛听得笑喷了!

    你咋不说孙长老收了神通呢?

    一旁王云仓赞叹道:“虽已见过一次,可还是感觉神奇不已啊。”

    王琛懒洋洋道:“你喜欢?好好给我办事,以后找机会送你个。”

    王云仓大喜,“谢谢琛哥儿赏赐。”

    王琛笑骂道:“你还真会打蛇随棍上。”

    他们闲聊中,闫掌柜已经让人重新拉开帘子,

    光芒渐渐消失。

    但手电筒还没关。

    等到恢复光线,闫掌柜高举手中的电筒,“刚才诸位见到大放光明,便是此物造成,好,闲话不多说,起唱价一千贯,大家竞价吧。”

    不知道是不是被手电筒的神奇震撼到了,现场竟然第一时间没人发出声音。一直过了三五秒,才有人猛然间喊价道:“一千零五十贯!”

    闫掌柜笑吟吟伸手,“徐老爷出价一千零五十贯。”

    李老爷不甘落后,紧跟道:“一千一百贯!”

    闫掌柜刚想跟一句,此起彼伏的竞价声响彻整个唱卖厅!

    “一千两百贯!”

    “我出一千四百贯!”

    “一千五。”西南隔间冒出个雄浑男子的声响。

    听到声音发出的位置,王琛心中一紧。

    他知道能在隔间里的都是真正大人物。

    该不会那群富豪乡绅又停止竞价吧?

    果不其然,那群富豪乡绅不说话了,但并不代表没人竞价!

    王琛前方那个隔间里响起个青年声音,“一千六百贯。”

    林少夫人也竞价了,“一千七百贯。”

    听到林少夫人竞价,王琛蹙了蹙眉头,刚才两次他可是记忆犹新。

    不知道是摄于林少夫人的身份,还是一千七百贯价格太高,当即没了人跟价。

    闫掌柜静候了十秒钟左右,道:“一千七百贯有人跟价吗?”

    没有声音。

    “一千七百贯确定没人跟价?”

    第二次问价了。

    闫掌柜第三次确认,“一千七……”

    去尼玛,先前害了老子两次,又想来一次?

    王琛管不了了,直接喊道:“一千八百贯!”

    主持唱卖的闫掌柜听到声音眼皮子一跳,对着王琛隔间瞅了瞅,张口语言,不知道想到什么了,最终还是憋了下去。

    或许林少夫人真心喜欢太阳能手电筒,再次跟价道:“一千九百贯。”

    王琛大喜,肯跟价就好,哥们儿一定要让你把刚才买玻璃镜和打火机少给的钱全吐出来!

    “两千贯!”王琛毫不犹豫道。

    王云仓看的冷汗淋漓,结结巴巴小声道:“琛……琛哥儿,咱们这样好吗?”

    “嘘。”王琛做出姿势,让王云仓别说话。

    喊价到两千贯后,林少夫人沉默了。

    不会不跟了吧?

    要真不跟乐子就大了!

    反倒是王琛有点担心起来。

    谁知道下一刻林少夫人声音再次窜出来,不过不是竞价,而是警告,“尊章再过半月六十寿辰,此物神奇,妾身想买下送给尊章,还望西边中间隔间的贵人给个面子,这里可是通州!”

    尊章在古时候是对公婆的敬称。

    她最后一句“这里可是通州”明显是在要挟人,以示林家实力非凡。

    给你妹儿的面子。

    你都坏了我两次好事了。

    王琛脾气有点上来,回道:“价高者得,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他有苦说不出啊。

    唱卖过后要交给扑卖楼一成佣金。

    买商铺又要给牙庄一成佣金三百贯。

    前两样东西才拍卖出七百三十贯钱,还差不少钱,两千贯是肯定不够的。

    “好!好!”林少夫人语气里带着薄怒,“我倒要看看汝如何和我林家比财力。”说完这句,她直接喊道:“两千四百贯!”

    价格一下子拔高了四百贯!

    明显是要让竞价者自己放弃!

    要是正常竞价的人猛然间听到提高这么多钱,估摸会犹豫下,但王琛不是啊,他就是自己给自己当托,听到林少夫人发怒,心中乐开了花,要的就是林少夫人失去理智拼命竞价。

    他吸了口气,“两千五百贯!”

    “有胆!”林少夫人咬牙切齿道:“两千七百贯!”

    王琛:“两千八百贯!”

    林少夫人怒气冲冲,“三千贯!”

    在场一片哗然。

    “这是何人?”

    “竟敢不给林家面子?”

    “估计是个大人物,咱们切莫多议论,得罪人不好。”

    乡绅富豪们议论了两句,立刻不再多说。

    在他们惯性思维里,在隔间里的最起码是士大夫阶级,还是不要逞一舌之快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

    两人竞价太激烈,闫掌柜都来不及插话。

    三千贯?

    等等,自己算一下。

    按照三千贯算,三样东西总共卖出去三千七百三十贯,去掉一成佣金,还剩下三千三百五十七贯,再加上订金五百贯,还剩下不少钱。

    嗯,差不多了。

    到底要不要继续坑林少夫人呢?

    王琛正在盘算,其实唱卖到这个价格,已经达标了。

    谁知林少夫人还来劲了,冷哼一声,“怎么?阁下没钱跟了?”

    王琛乐了,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再叫价,你自己挑衅上门的,不怪我啊,“三千二百贯!”

    “你!你!”林少夫人声音有点气急败坏。

    隔间里还传出丫鬟安慰声,“少夫人,切莫气坏了身子。”

    “气煞妾身了!”林少夫人猛一拍桌子,“三千三百贯!”

    话音一出,满堂震惊。

    三千三百贯啊,在北宋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社会三四百万了!

    王琛张嘴道:“三……”

    刚说了一个字,他想到一件事。

    再叫价要是这林少夫人不跟了咋办?

    嗯,不跟了。

    林夫人挑衅的声音再次传来,“阁下倒是跟啊。”

    王琛如意算盘已经打响,生怕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哪里还肯再叫价,于是朗声道:“不跟了,不愧是通州豪门林家,财力丰厚,佩服佩服,此物让给你。”为了隐瞒身份,他还故意文绉绉学古人说话。

    原本他以为这么说林少夫人会消消怒气,毕竟再怎么说都是金主。

    可怎么都没想到,接下来林少夫人声音里带着一丝懵逼,“啊?你不跟了?”

    王琛感到有点奇怪,道:“对啊。”

    林少夫人急切道:“为何不跟?”

    王琛理所当然道:“没钱就不跟了呗。”

    那边林少夫人久久没有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突然间!

    那个隔间里响起丫鬟慌乱的声音,“少夫人!少夫人!你怎么了?”

    闫掌柜一瞅,连忙喊道:“怎么了?”

    丫鬟带着哭声道:“我家少夫人昏过去了!”

    什么?

    气晕过去了?

    王琛愣了下,和王云仓面面相觑。

    不是不跟价了吗?

    怎么林少夫人还气晕过去了?

    难道……

    王琛想到一种可能性。

    刚才林少夫人可能真心想买手电筒,只是警告之后,王琛还继续竞价惹怒了她,于是故意竞价,等到价格抬高到一定地步抽身而出,想要让王琛大出血!

    如果是真正名门望族的男丁,先前说了那种话,为了面子,肯定打肿脸充胖子,价格再高都要跟下去,毕竟关乎到一个家族名誉。

    林少夫人不一样,她是妇道人家。

    即便不跟,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谁让她是女人呢?

    古代女人没什么社会地位,自然面皮没那么重要,更不能代表通州豪门林家,不会影响家族声誉。

    可惜她没料到和她竞价的人并非什么名门望族的男丁,而是“卖主”,更是计算好了凑够买商铺钱略有盈余就收手。

    如此一来,林少夫人作茧自缚,以超越心里底线许多的价格拍下了手电筒,却拿不出那么多钱,这才气晕过去。

    这些都是王琛的猜测,不过也八九不离十了。

    确实,刚价格达到两千贯时,林少夫人是真心想买,甚至为了一举拿下,还拔高四百贯,后来竞价越来越高,林少夫人知道“私房钱”不够,有点来气,索性放开了胆子故意坑王琛。

    两人都在算计对方。

    王琛不贪,及时终止了跟价。

    也幸好如此,原先林少夫人准备喊价到三千五百贯便不再跟。

    俗话说无欲则刚,王琛无意中做到了这点,才没有着了林少夫人的道。

    不过现在他有点担心,林少夫人气晕了,叫价三千三百贯的钱还能不能顺利拿到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