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三样宝贝彩头(3/3)

    王继恩背完了。请百度搜索()

    整个营帐也都没了动静。

    只剩下一片寂静,在场的人并不多,只有九个人,可是除了王琛和王继恩外,剩下七个人都一脸震撼地望着坐在那边的王琛,七道目光,七个人,一片无言!

    好厉害的三首诗词!

    每一首都是能名垂千古的高质量诗词!

    尤其是第三首词,这到底需要怎样的才华才能做出来啊!

    哪怕是萧峰和李继隆两个粗人,前面一首诗一首词听不太明白,但是最后一首,最后一句,直接让他们听得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忧伤,王琛的诗词好似会打动人心一样,撞击着他们的心门!

    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

    这是一种怎样的情怀,才能写出这样的诗词,感情颇为丰富的小周后甚至都难以自制红了眼圈,内心有一种淡淡忧伤,她努力屏住了呼吸,没让眼泪流下来!

    想哭?

    为什么?

    我为什么会想哭?

    小周后不由自主摸了摸眼角,不敢置信地感受到一股淡淡的湿润传来,曾几何时,她每次听到李煜的诗词,都会有一种异样的情绪感,如心脏觉得忧伤,因为李煜大多数都是抒情的数据,可是现在,可是此刻,和王琛的最后一首词相,小周后发现,李煜先前所做的那些词,好像还似乎有点差距,不然她曾经贵为一国之母,也不会控制不住情绪!

    潘美和曹彬两位年纪颇大的将军也忍不住轻轻叹了叹气,他们都有过年少轻狂,也曾经迷恋过某个女人,只是时光飞逝,有些东西不能够再重来,他们以为自己忘了,忘记记忆那个人,毕竟几十年过去了,都成家立业了,俗话说大丈夫志在功名,谈什么感情啊。

    然而今天,两人知道自己错了,错的很离谱!

    当最后一首词由王继恩尖锐的嗓门念出来的时候,他们尘封在内心多年的情感彻底被翻了出来,让他们忍不住回想起年少轻狂时的一些感情事迹,这是一首能够打动人心的顶尖诗词!

    王琛怎么能写出来?

    他怎么能写出来这么勾人夺魄的诗词?

    看着在场每一个人都低头在沉思回忆往事,知道这首词经典到什么地步。

    好的诗词能让人耳目一新,绝佳的诗词又能够直指人心,彻底勾起情绪,这不是夸大其词,有时候,短短一首词,能让人沉静在异样的情绪之,只是很少有人能够达到这种境界,然而,王琛的采做到了,做到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如果说先前众人觉得王琛略逊李杜,那么此刻,他们觉得王琛之李杜丝毫不遑多让!

    而且像王琛这种婉约派的词,估计全天下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做出来了!

    坐在那边的李煜有些无力感,他也是婉约派的代表之一,但偏偏听完王琛的这首词,他觉得相王琛还有点差距!

    气氛渐渐消散。

    王琛依旧在低头吃着烤肉。

    王继恩有些不依不饶地对着李煜道:“李先生,品鉴品鉴?”

    小周后叹了口气,没说话。

    李煜同样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他已经被一诗两词更征服了。

    眼见如此,王琛心里知道,李煜这算是认输了,他第一次对李煜刮目相看,毕竟曾经贵为帝王的人,倒是勇于承认技不如人。

    正在此时,曹彬笑呵呵地阻止了王继恩,扬扬手道:“今日有幸听到王贤侄的诗词,我才知道天底下有真正的天才,好,作的好。”

    另外几人也赞同。

    潘美微微颔首,赞叹道:“若不是亲耳所听,老夫想不到时间还有人能做出如此美妙的诗词。”

    “王兄弟,可以啊!”李继隆朝着他伸出一根大拇指。

    王琛谦虚低调道:“偶然福灵心至所得,做不得数,做不得数。”

    众人看见他不骄不躁,丝毫没有因为三首诗词得意洋洋,更加觉得王琛此人不同寻常,要是寻常人,哪怕能做出其一首,都会挂在嘴边不停吹嘘,偏偏王琛只字不提,只说运气好才作出来。

    国人从古至今,都喜欢谦逊低调的人。

    萧峰低头对着冷艳笑道:“回头我定要把这三首诗词念给徐江他们听听,让他们也知道咱们东家才华横溢。”

    冷艳又恢复了面无表情,淡淡道:“他们定当已经知晓。”

    萧峰呃了一声,一想也是,只是他听完这三首诗词总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其实到了这里,王继恩想让王琛出名的目的已经达到,曹彬的开口,也让李煜有个台阶下,不至于不知道点评这三首诗词。

    没有再起什么冲突,算得皆大欢喜吧。

    场面安静了下来,众人正准备继续吃烤肉。

    忽然,李煜冒出来一句,“这三首诗词当真世间顶尖。”

    王琛眨眨眼,咋回事,这货怎么还夸自己了?

    听到李煜夸王琛,王继恩很高兴,甚至不计前嫌道:“多谢李先生夸奖。”

    “诗词是不错。”李煜又说了句,随即质疑道:“只是我有所怀疑,布洲子年纪轻轻,真的是这三首诗词的作者?”

    沃日!

    你还怀疑起我了?

    王琛蹙了蹙没有,刚刚对李煜诞生的一丝好感,彻底消散。

    不止是他,小周后也忙提醒道:“官人。”

    李煜看都没看她一眼,转而笑吟吟看像王琛,“布洲子,你觉得我言之有理吗?”

    曹彬和潘美都不着痕迹皱了皱眉头,显然对李煜不依不饶的态度有点不满。

    王琛不想搭理李煜,压根没回话。

    见状,李煜来劲了,王琛不搭话,不代表心虚么,他觉得先前三首诗词,很有可能是王继恩花钱请人作的,然后冠以王琛的名字,目的是为了让义子出名,太监嘛,什么不要脸的事情做不出来,他曾经是皇帝,自然知道太监的一贯通病,顿时胜券在握道:“要不你当众作首诗词,题材不限,不要求像刚才三首那么经典,意境到了行,你看怎样?”

    王琛本来见李煜很不爽,眼看不依不饶,没好气道:“你让我当场作诗词我作,你以为你是谁啊?”

    李煜还没从皇帝的身份转变过来,猛然被王琛一怼,有点生气道:“朕……”话说了一半,他醒悟过来了,确实,他如今是阶下囚,还真没什么身份。

    倒是王继恩对王琛很有信心,笑眯眯道:“李先生,你想让咱家义子当场作诗词也未尝不可,只是没点彩头,他为何要作?”

    彩头?

    王琛眨眨眼,李煜曾经可是皇帝,哪怕如今沦为阶下囚,身带的东西应该差不到哪里去,有可能都是好东西。

    李煜被王继恩一激,二话不说道:“我虽然身无长物,但还有一枚印章,一方从海外流落来的宝玉和一鼎饕餮食人卣,若是布洲子肯当场作一首诗词,意境不差,我把这三样东西双手奉又如何?”他停顿了下,“要是布洲子作不出来,王公公,你该拿点什么彩头出来?”

    王继恩锁紧眉头,好像在想拿什么彩头出来。

    李煜的印章、海外流落来的宝玉和那什么饕餮食人卣?

    猛虎食人卣王琛知道,据说是商代晚期的青铜器珍品,因为国古代人一直认为猛虎食人卣不详,最终导致在抗日战争年代被日笨人夺取,如今珍藏在京都博物馆内,实在是国的一件憾事,那么饕餮食人卣是不是堪猛虎食人卣的珍宝呢?

    要真是的话,那发大了!

    王琛眼前一亮,二话不说道:“要是我作不出来,送你一块手表、一瓶高透明琉璃瓶装的花露水和一个座钟,如何?”

    嗯,李煜,别说哥们儿作的出来,要是作不出来,也能给你“送钟”,看你敢不敢接了。

    “手表我知道。”李煜不解道:“花露水和座钟是什么东西?”

    王琛仔细地介绍了一番。

    小周后听闻花露水后眼睛里

    a href="https://kuaiyanapps.osscnshenzhen.aliyuncs.com/download/index.html"strong style="color:red"新版快眼看书客户端正式发布,收录海量书库资源提供读者免费阅读,书籍与各大平台同步更新,更有众多优质源的支持,赶紧来下载体验吧/strong(点击即可下载APP)/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