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章 我……该不会真的是精神病吧?

    汴京。

    皇宫里。

    赵匡胤正盯着一名小太监的手掌观看,老太监张公公一言不发地站着。

    约莫十来秒钟后。

    赵匡胤有些讶然道:“你手上的疥病几乎都不见了?”

    “回陛下。”小太监弯着腰道:“您赐的药膏我连着擦了两三天,小水泡明显少了,平时也不痒了。”

    赵匡胤侧头对着刘翰道:“刘寺丞,替他瞅瞅。”

    刘翰是鸿胪寺丞,只不过他的正职是尚药奉御。

    尚药奉御是尚药局的最高长官,一般由精通医药的专家担任。皇帝有病,典御要亲自诊断并立法处方,药成之后要亲自尝验。因为尚药典御直接为皇帝服务,所以历朝中此官之职品都较高。

    自然,担任该职的医官医术十分高超。

    刘翰替小太监检查了一番,嗯了一声道:“他的疥病好了许多,按照目前情形看,不久就能痊愈,至于能不能根治还无法下定律,得慢慢观察。”言罢,他停顿了下,感叹了起来,“若是服用我开的方子,最起码要月余才有成效,陛下这药膏当真神奇啊。”

    赵匡胤当然不会说这些药是王琛给的,他又问道:“我让你拿去的那什么甲醛验了吗?有没有毒?”

    刘翰笑道:“就是一气味有点怪的水,无毒。”

    药膏、药和甲醛都验证过了。

    药膏和药确实对疥疮有非常显著的治疗效果,而甲醛也没有毒。

    一时间赵匡胤狐疑起来,难道王琛真的像张公公说的那样忠君不二?然而事实摆在眼前,他想不相信都没理由啊,在这一刻,老赵内心百感交集,又有点惭愧,觉得对王琛过分了,可是转念一想,王琛此人身怀治世大能,若是成了气候,一定会对赵家江山产生巨大的威胁,想到这,老赵坚定了决心,王琛此人不能留,不过得等电能弄出来。

    赵匡胤不是傻子,知道电能的出现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能成为千古一帝,超越三皇五帝的存在。

    略加思索,赵匡胤屏退了刘翰和小太监,然后对着张公公道:“王大夫有心了。”

    张公公道:“只可惜他在仙界地位低微,不然能向太上老君求到更好的药,即便如此,这次他也花费了不少好处,才从老君那边得到这些药。”

    “他一片忠心,我不能让他寒心啊。”赵匡胤又开始展示他的帝王心术了,“传我命令下去,赐通州城隍金身、赐王大夫绝品珍珠宝石项链一串、升……算了,把朕那只战国时期的水晶杯赐给王大夫好了。”

    张公公一脸动容道:“那只珍贵异常的水晶杯您要赐给王大夫?”

    赵匡胤摆摆手,“他对我如此忠心,我自然不能小器,行了,按照我的吩咐去做,对了,就按照王大夫说的去做,以后我的外衣洗涤都要在高浓度甲醛里浸泡一下,再拿一瓶低浓度甲醛放寝宫。”他颇为高兴道:“没想到我二三十年的顽疾有治了,哈哈。”

    他嘴里这么说,心里却在冷笑,两件珍贵异常的宝贝赏赐下去,一定会让王琛麻痹大意,感动的肝脑涂地继续“愚忠”下去,从而尽心尽力鼓捣电能。

    如果王琛是古代人,想必得到这些玩意的时候会和赵匡胤内心猜测的一样,只可惜王琛是接受过伟大无产阶级教育的人,曾经的共产主义接班人,咋可能被封建时期皇帝的小恩小惠给弄得迷失方向?

    ……

    静海州衙。

    一大清早醒来的王琛一直在琢磨按部就班到底有什么功能。

    他尝试点击了下,然后发现和之前一样,一道光芒冲进了眼球里,这次是红色的光芒,再然后,王琛只觉得这个红色光芒一直在眼睛里盘旋,没有其他动静了。

    这时,怀孕的柳琦红侧脸看来,蹙眉道:“官人,您怎么生了红眼病?要不让奴家给您把把脉?”

    王琛瞧了过去,发现眼中的红色光芒有些蠢蠢欲动,似乎只要自己一个念头,这道红色光芒便会立刻冲向柳琦红,他还没搞清楚这道红光咋回事,柳琦红又有身孕,王琛当然不可能在自己老婆身上尝试,他摇头道:“可能没睡好,芸儿呢?”

    “她出去灌开水了。”柳琦红指指外面。

    王琛决定在芸儿身上尝试一番,“成,你先梳洗,我出去看看。”

    柳琦红还以为他憋了这么多天忍不住了想要找芸儿泄火,掩嘴笑道:“官人何须那么麻烦,奴家又不是不通情达理,大不了晚上您让她伺候着睡觉就行了,这大白天被人知道了可不太好,容易说闲话。”

    王琛汗了一下,哥们儿有那么饥渴么,他胡乱解释了一句,便离开房间了。

    出门。

    走廊里。

    往前走,准备去厨房寻芸儿。

    刚跨出去七八步,忽然听到隔壁冷艳的房间里传来叽叽喳喳鸟叫声,一会儿是麻雀声,一会儿是大雁鸣,再过会就变成了百鸟争鸣。

    咦?

    冷艳养了很多鸟?

    王琛好奇了起来,折而复返,来到冷艳卧室门口敲门。

    咚,咚咚。

    里面百鸟争鸣声蓦然一收,随后冷艳的声音传来,“何人?”

    王琛自报家门道:“我,王琛。”

    “原来是东家呀,来了。”里面冷艳说话有点怪。

    因为她从来不叫自己东家,基本上都是公子或者王公子。

    而且也没那么多语气助词。

    王琛有点纳闷。

    踢踏踢踏脚步声传来,一会儿后,门被打开,露出了一脸笑容的冷艳,她笑得非常妩媚,还穿着一条嫩黄色裙子,和平时完全不同,要知道王琛认识她到现在,从来没见过她穿裙子啊,每次都是白衣白裤。

    不过话说回来,她笑得样子像极了爱情,让人有一种怦然心动的感觉。

    在那么一瞬间,王琛看的有些失神。

    “东家,找我什么事?”冷艳眨着眼睛,语气略带调皮道:“大清早敲我这黄花闺女的闺房,该不会别有所图吧?”

    沃日,你啥时候这么能说了?

    王琛总觉得怪怪的,朝着屋子里面瞅了瞅,“刚才我听到你屋子里很多鸟叫,特地过来看看,怎么没有?”

    冷艳睁大眼睛道:“我一直在屋子里没听见呀,您可能听错了吧。”

    难道真的听错了?

    不应该啊,刚才动静还挺大。

    王琛愈发纳闷起来,可是屋子里确实没看见什么,他踌躇了会,想到今天准备回现代社会,也不准备进冷艳屋子里,想要打个招呼转身就走,忽然想到自己眼睛里的红光还没测试,而且这道红光在眼球里盘旋确实挺难受,总有种戴了红色墨镜看世界的感觉,要不在冷艳身上尝试下?

    对。

    她常年练武,体质应当非常不错,尝试一下应该没问题。

    想到这,王琛心随意动,眼睛里红光猛然朝着冷艳身上窜去。

    然而奇怪的是,冷艳似乎对这道红光没有任何察觉,直挺挺被击中了额头。

    再然后,这道红光又从冷艳的额头返回了过来,钻进王琛脑海里。

    当红光钻进脑海里之后,王琛突然发现自己的脑子里似乎多了很多知识,口、齿、唇、舌、喉、鼻等器官都感觉痒痒的,似乎在发生着什么变化。

    这种情况只持续了两三秒钟。

    等到痒的感觉一消失,王琛蓦然发现自己脑海里的那些知识是教自己如何发声,什么鸟叫应当怎么样,什么模拟人的声音又如何——这明明就是口技啊。

    呃?

    为什么对着冷艳使用按部就班这门神通,哥们儿会无缘无故学会了口技?

    难道……按部就班是复制别人的技能?

    可是也不对啊,没听说冷艳会口……诶,眼前这个人不是冷艳,如果没猜错,应该是四师妹苏菊。

    王琛眼前一亮,觉得是这么个解释了,按部就班是一个成语,原意是写文章时篇章结构安排得体,用字造句合乎规范,后来引申为照章办事,依次进行,不越轨,不逾格,也指按老规矩办事,缺乏创新精神。

    也就是说,自己真的复制了苏菊的口技?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对不对,王琛尝试着利用刚刚得到的口技知识,把自己声音模拟成冷艳,声音似乎从不远处传来的一样,“四师妹,为何冒充我欺骗王公子?”

    “冷艳”连忙四处张望,“二师姐,你人呢?”

    果然如此。

    王琛暗暗偷笑,继续用口技反击,“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近在眼……”“冷艳”话没说完,然后瞠目结舌地看着王琛,伸出手指一脸难以置信,“你……这……你……”

    王琛恢复自己的声音,嬉皮笑脸道:“我怎么了?苏姑娘。”

    苏菊都呆住了,“您也会口技?”

    王琛嘿了一声,“区区口技怎生难得倒我这个城隍老爷?我昨日听你展示了一遍就学会了。”

    苏菊变化的冷艳一脸懵逼道:“听一遍就学会了?我可是苦练了十几年才达到今日的成就呀。”

    王琛心情大好,没有解释,哈哈大笑着摆摆手转身走了。

    哈哈,按部就班这门神通太牛逼了,居然能够复制别人的技能,唯一有些遗憾的是,似乎这门神通只能复制别人的一种技能,因为王琛知道苏菊还有易容的本事,但偏偏,只复制了口技,复制什么技能似乎是不确定性,无法选择,也就是说从对方身上“偷”的技能,是随机性的。

    即便这样,王琛还是兴奋的不行。

    要知道自己在北宋发展科技最大的难题就是各种科学技术,很多都不知道怎么去操作,如今哥们儿有了按部就班这门神通,回到现代社会对着各种科研大家复制技能就行了。

    棒。

    太棒了。

    下次对冷艳使用一次,要是能把她的武艺偷过来就更牛逼了。

    王琛愈发觉得兴奋了,打开虚拟屏幕,准备穿越回现代社会。

    然而,一打开虚拟屏幕,他又懵了。

    为什么懵了?

    因为之前充满的579511点能量值不见了,不仅不见了,还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了负数!

    能量缓冲槽(-420127/579511)。

    王琛:“……”

    得,不用说,肯定是刚才使用了按部就班这门神通,导致能量值用光了,他仔细计算了一下,除去每秒钟增加九、十点能量值,使用了一次按部就班应当花费了一百万左右的能量值。

    靠。

    真贵。

    今天看来是回不去了。

    王琛颇为无奈,只好再在北宋留了一天,顺带着看看按部就班充能是不是和明察秋毫一样,二十四小时能充满。

    结果让他非常失望。

    第二天清晨的时候,能量值倒是恢复到了三十万左右,可是按部就班充能几乎不可见,要不是提手旁有一丁点红芒充斥,王琛险些都要以为是一次性神通了。

    估计十天半个月都充不满。

    按照一天的充能进度来看,王琛估测要二十多天甚至一个月才能充满。

    好吧。

    这门技能局限性非常大。

    首先复制别人技能消耗的能量值非常多,第一次使用就花费了一百万能量值,其次,充能进度太慢。

    瑕不掩瑜。

    哪怕一个月只能使用一次,这种能够偷别人技能的神通还是牛逼到不行啊,最重要的一点,偷到了似乎是永久性掌握,因为他昨天偷完苏菊的口技后,到现在依旧能使用。

    还别说,按部就班这门神通有点像《英雄联盟》新出的英雄解脱者塞拉斯,塞拉斯专门偷别人的大招,难不成按部就班也是如此?只能复制别人的“大招”?而苏菊的大招是口技,不是易容?

    暂时弄不清楚,回头再尝试一下。

    嗯,幸好没有偷柳琦红的技能,不然哥们儿一个大老爷们掌握了古代青楼女子最大的绝技床技,那画面简直太美不敢想象。

    ……

    回到现代。

    中午时分,沈霞正在帮母亲做饭,父亲不知道去哪里溜达了。

    天气比较冷,难得今天太阳高照,王琛捧着笔记本电脑,坐在靠路边的灶屋间旁边边晒太阳边查询关于缅甸翡翠的情况。

    根据网上的介绍情况来看,缅甸老坑翡翠最好,通常在老坑翡翠质量较好,水份也较足。这是因为原生矿床实际上有各种质量不等的矿石,经过水流的搬运,沉积成次生矿床,一些质量差的,如有裂隙的,粗粒的,结构松散的,不纯的翡翠就会得到自然的分选,淘汰。最后保留于河床中的,主要是些质地较紧密,结构较细粒的翡翠。

    而老坑翡翠主要的产地在度冒、缅冒、潘冒和南奈冒四个地方。

    王琛在地图上搜了一下,然后找了一副北宋时期的蒲甘地图对比,大致确定了地方。

    很简单。

    就是搜集资料花费点时间。

    王琛颇为满意,正准备再插点关于翡翠的资料。

    屋子里传来母亲的声音,“儿子,吃午饭了,去把你爸找回来。”

    “他去哪了?”王琛朝里喊了句。

    “后面你姑婆家吧。”程琳道。

    王琛合上笔记本电脑,放回屋子里,然后出门去找父亲。

    姑婆家就在后面。

    大概二三十米路,王琛沿着乡村水泥路往北走。

    没想到迎面一辆现代车急速驶来,吓得他连忙往旁边一跳,这还不算完,车子里飞出来一个可乐瓶,得亏王琛躲得快,不然铁定砸脑门上。

    然而现代车似乎没有察觉,嗖地一声不见了。

    沃日。

    哪个混蛋?

    大过年的做这种事?

    望着脚旁边的空可乐瓶,王琛心中有些不爽,太没素质了吧。

    只是车已经驰远,现在追也来不及,再说了,总不可能追上前去泼妇骂街吧?

    算了算了。

    王琛颇为郁闷,跑到姑婆家把父亲找着了,父亲正和姑婆家儿子聊得高兴,他又不好催。

    等了十来分钟,父亲才意犹未尽道:“钟林,我先回去吃饭了,下午一起打牌。”

    陆丰的父亲陆钟林邀请道:“要不你和小琛在这吃午饭吧?”

    “不了,不了。”王保国摆摆手,起身道:“小琛,咱们回去。”

    “嗳。”王琛和陆丰以及其父亲告别。

    和父亲两人往南走。

    忽然,远处传来“滋”地刹车声。

    王琛朝前一看,是刚才那辆现代车,好像差点撞到人,被人揪着在骂呢,距离有点远,听不到在说什么。

    有热闹看王保国来劲了,“走,咱们去看看。”

    本来王琛对这辆现代车就有点不爽,琢磨着去看看就看看吧。

    然而他和父亲两人刚走出去四五步路,前面事情似乎解决了,现代车再次启动,朝着他们的方向开来。

    一想到刚才差点被可乐瓶扔到就有点不爽。

    可是王琛又不可能上前拦住别人的车,原本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算了,蓦然想到一个电影画面,《五福星》里面有人利用口技模拟爆胎,让公交车司机停下来。

    诶,既然这辆现代车刚才那么不礼貌,哥们儿也让你惊魂未定一番。

    王琛肚子里冒出了坏水。

    或许是刚才差点撞到人的原因吧,现代车车速明显比刚才朝南去慢多了。

    在快接近的时候,王琛猛可地模拟了人被汽车撞的声音,“砰!”

    然后他再模拟一个被撞的凄厉老妇人惨叫声,“啊~!”

    旁边的王保国被吓了一跳,“哎哟,撞人了?”

    连王保国都被信以为真了,更别说现代车了。

    只见现代车猛然一刹车停下,然后驾驶座车门打开,里面走出来一个二十一二岁戴墨镜的小青年,他脸色煞白,急忙跑到车前想看看把人撞成什么样子了。

    这撞人的声音本来就是王琛用口技模拟,肯定不可能发现什么啊。

    果然,小青年狐疑地盯着车前看了半天,甚至还不信邪钻到了彻底看,一无所获。

    王琛一直盯着看呢。

    小青年满脸不解,还朝着王琛问道:“帅哥,刚才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王保国本能道:“听……”

    “没有。”王琛打断,露出疑惑的表情,“什么声音?”

    小青年皱了皱眉头,摆摆手道:“没什么。”然后转身返回驾驶座旁边,想要钻进去。

    一点礼貌都没有。

    问完话都没句谢谢。

    王琛对这个小年轻很没有好感,故意再次逗对方,发出爆胎的声音,“砰!”随即,他发出爆胎后漏气的声音,“滋~~”

    “卧槽,不会这么倒霉爆胎了吧?”小青年眼前一黑,连忙再次从车里下来检查轮胎。

    四个轮胎检查遍了,压根没爆胎啊。

    这下子小青年更加纳闷了,四处张望,实在没发现什么,又跑到车门旁边要上车。

    王琛还没想放过对方,嘴里模拟远处有车急速飞驰而来的声音,“呼哧——”,再然后利用口技发出追尾的声音。

    “砰!”地一声巨响!

    小青年差点吓尿了,连滚带爬从车子里跳下来,张嘴就要大骂,“谁……”话没说完,他再次一脸懵逼地看着车后面空荡荡一片。

    王保国都露出惊悚的神色了。

    更别说小青年了,他原本白皙的脸蛋一下子变得铁青,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他再次看向站在旁边的王琛和王保国,“你俩听见什么声音了吗?”

    王保国再次道:“我……”

    “没有啊。”王琛又一次打断,一脸奇怪道:“什么声音?”

    王保国不说话了,看着儿子似乎明白了什么。

    倒是小青年急的满头大汗道:“就是撞车的声音,还有爆胎的声音。”

    王琛连连摇头,“没有,这从南到北就你一辆车停在这里,哪来的撞车声音?再说我也没看见你车子轮胎坏了,听错了吧?”

    王保国脸上已经带着笑意,吓唬小青年道:“你该不会撞邪了吧?”

    撞邪了?

    不是撞邪了会这么邪门吗?

    小青年脸都绿了啊,眼神里带着惶恐结结巴巴道:“应……应该不会吧。”

    “嗨,这个世界上哪有什么妖魔鬼怪。”王琛否认道。

    小青年一想也是,松了一口气。

    王琛再次道:“嗯,说不定你精神分裂有幻听。”

    小青年:“……”说起这个,他宁愿相信撞邪了,可是不论撞邪还是幻听,他妈都不是好事啊!

    报了一箭之仇的王琛没有再理会小青年,拉着父亲回家吃饭去了。

    站在原地的小青年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喃喃自语道:“我……该不会真的是精神病吧?”

    .。m.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