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这招太毒了

    乡兵们的家属族人慢慢被撞骗了过来。

    事态紧急,王琛利用静海城隍的身份,稍微跟大家解释了一下来龙去脉,并且许诺,前去蒲甘之后,会给足每家每户田地。

    很多人显得很犹豫,王琛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什么子孙后代九年制免费教育,什么他们的儿子、当家都是开国功勋,如果回到静海,只能当平凡的小老百姓,在蒲甘的话,有机会当官成为人上人之类。

    很多人会以为古代老百姓不愿意迁徙,其实是错误的,古代和现代很多思维相似,如果有机会去大城市生活,过很好的生活,谁不愿意?

    之所以古代百姓很少迁徙,主要原因是各个朝代明文规定禁止迁徙,就拿西晋来说,若是家长是逃亡之主,要处斩,举家逃亡,家长处斩,另外南北朝、唐朝、宋朝等等朝代,都有限制百姓迁徙的法律法规。

    如今王琛许诺大家前去蒲甘能过得更好,而这些老百姓们家的壮力又成为开国功勋,先前犹豫的人离开放下心中不决,欣然愿意跟随去蒲甘。

    于是王琛便利用神秘空间先后带了几批人去蒲甘城。

    如今的蒲甘是一座空城。

    里面的人早就死光,再加上都被火化,很多屋子都空关着。

    是的,炮火轰塌了部分房屋。

    但实际上,损坏的只是小部分,更多的是后来乡兵们冲进城里用步枪扫射死。

    而且蒲甘也没有像木各城那样被一把火烧了,王琛正好废物利用,给乡兵家属、族人们安置。

    为了安稳乡兵家属族人,王琛又特地使用定位传送去了趟古曼德勒城,召集了部分乡兵过去安抚。

    幸好这群乡兵家族族人都是老实人,刚换到陌生的新环境是有些惶恐和不适应,但都没有闹事,都乖乖的在乡兵们维持秩序下找了屋子住下。

    除了没有家禽,不少屋子里还有口粮,暂时性不用着急。

    事后的话,王琛会从现代社会弄点粮食过来,先让乡兵家属族人们生活下去,然后靠着在古代交易和播种,粮食方面不用担心。

    他一直从夜里七八点忙碌到凌晨四五点,这才把近二十万百姓全都转移到蒲甘城里去。

    ……

    再次回到静海。

    天已经蒙蒙亮,地平线上都能看得见鱼腹白了。

    王琛交代了几句,便直接使用定位传送赶去了通州城里。

    州衙。

    忙碌了一夜的李监盐、周监酒和吴监钱总算完成任务回来复命。

    三人刚刚走进州衙便一阵纳闷。

    咦?

    他们撞骗过来的人呢?

    那可是足足一二十万人,怎么州衙里面看不见?

    李监盐道:“是不是我们给乡兵家属族人说错地方了?”

    “没有啊,说的就是州衙啊。”周监酒蹙眉道。

    吴监钱细思极恐道:“该不会曾知州率兵打来了吧?”

    不由得,三人心中诞生了一股说不来的不妙感,当然,他们没有想到被王琛坑那一层,而是觉得曾知州彻底叛变了!

    三人脸色一变,正不知所措。

    突然,里面传来一个大吼声,“就是这三人,拿下!”

    紧接着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捕头从州衙里面冲出来,根本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直接按倒在地。

    “自己人!”

    “我是本州监钱吴进松啊!”

    被按倒在地上的三人咋可能不认识自己州衙的捕头,以为他们抓错了,纷纷喊话呢。

    谁知为首的宁捕头冷笑一声,“抓的就是你们三个反贼!”

    啊?

    反贼?

    啥意思?

    三人傻眼了,面面相觑,压根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周监酒一看事情不对劲了,急忙喊道:“我要见知州!我要见知州!你们冤枉我们!”

    宁捕头不屑道:“就是知州告诉我等你们三人是反贼,见了又如何?”他停顿了一下,嘿了一声,“况且知州已经赶去通州城联合曾知州擒拿反贼孙立,哪有空见你们三个?”

    什么!?

    知州说他们三人是反贼?

    还要联合曾知州擒拿孙观察推官?

    李监盐、周监酒和吴监钱险些以为世界崩坏了,明明这些事情都是王琛让他们去做的啊,怎么会变成这样?

    只不过现在不是考虑为什么的时候,如果真的被定性成反贼可是要满门抄斩诛九族的啊,三人拼命喊冤,但是王琛已经交代下去,根本没人搭理他们。

    若不是王琛拥有时光倒流的神技,恐怕会被孙观察推官及这三人害得不浅,正所谓礼尚往来,反过来诬陷他们图谋造反半点压力都没有。

    ……

    另一边。

    通州城外。

    孙观察推官和秦将军两人带着四千禁军潜伏了一夜。

    眼看天快亮了。

    秦将军面无表情道:“通州城里没反应,我们是不是该撤了?”

    “再等等。”孙观察推官看看东方的天空,“等到天稍微再亮点。”

    秦将军嗯了一声,“好。”

    两人刚刚说完。

    突然,通州城门被打开了。

    密密麻麻一大批全副武装的戍兵从城里跑出来,这些戍兵刚一出城门,便摆出防御的姿势,好似知道外面有人埋伏一样。

    见状,孙观察推官大喜,连忙道:“秦将军,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

    即便一直很严肃的秦将军,此刻都不由自主露出兴奋的表情,嗯了一声,“果然像您所说,曾知州心怀不轨,我这就让兄弟们行动。”说完,他从地上一跃而起,吩咐手底下的士兵把帅旗举起来。

    写着“秦”的帅旗很快举起。

    原本躲着的禁军们也第一时间站起身来,纷纷结阵。

    他们不愧是宋朝最精锐的部队,四千余人在短短二三十秒时间就站好了队形,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虽说事先有准备,但即便这样,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完成阵型,还是非常了不起的。

    下一刻,孙观察推官就意气奋发地遥遥望着通州城里刚出来的一两千戍兵,想要张嘴喊“你们被包围了,速速投降”,可是他还没来得及喊,便有些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

    嗯?

    和曾知州站在最前面那个穿官府的青年好眼熟,有点像咱们知州王琛!?

    孙观察推官有些疑惑,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然而下一刻,王琛的声音响起来之后,孙观察推官才知道他没有看错!

    清晨原本就万籁俱寂,王琛即便没有使用扩音喇叭之类,声音已经喊出,还是让禁军等人听得清清楚楚,只见他愤怒地大声道:“反贼孙立偷窃我兵符,在我静海境内烧杀轻掠,如今想要攻打通州城被我和曾知州识破,尔等禁军还为虎作伥!?”

    此言一出,禁军们哗然一片。

    秦将军一下子傻眼了,他们被孙观察推官骗了?

    孙观察推官更是一脸懵逼,卧槽,他怎么一下子变成反贼了?这剧本不对啊!不由得,他一下子满头大汗,但孙观察推官也不是傻子,稍微一联想前因后果,立刻知道王琛在陷害他,急忙大声辩解道:“王知州在陷害我!你们千万别相信他的话,他在陷害我!”

    距离一两百米远处的王琛根本没回他的话,而是朝着进军怒声道:“难道你们真的要与他一起反了?还不速速将反贼孙立给我拿下!?”

    禁军们来静海之前赵匡胤就给他们下达过命令,只要王琛不图谋造反,一切都听王琛的。

    一开始他们看见孙观察推官拿兵符过来,又告诉他们曾环造反,事情实在太过严重,他们才第一时间赶到通州城外埋伏,毕竟王琛的兵符都拿出来,没有理由不相信啊。

    结果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王琛会亲自从通州城里出来,并且明明白白告诉大家,孙观察推官是偷了兵符指挥这帮禁军们想要图谋叛乱,一时间,禁军们都有点不知所措。

    反倒是秦将军非常果断,他大喝道:“给我拿下反贼孙立!”

    “不是,秦将军……”孙观察推官要解释。

    然而禁军们根本不给说话的机会,在秦将军命令下达那一刻,这群禁军就像虎狼一般直接把孙观察推官按倒在地。

    孙观察推官哪里肯从,拼命挣扎,可依旧逃不了被五花大绑的命运。

    正在此时,王琛已经缓缓走近。

    刚被绑成一团的孙观察推官怒目而视,“王琛小儿!你为何要陷害我!?”

    王琛依旧没有搭理,反倒是目光炯炯看向秦将军,“秦将军,你不明是非听信奸人之言,险些酿成大错,试问,如果此时给陛下知道了,你该如何?”

    曾环也从后面走了上来,冷笑一声,“亏你还是禁军首领,若不是王知州及时发现,你是否要伙同孙立杀害本官?”

    秦将军苦笑一声,“两位上官,都是末将的错,我自当向陛下请罪。”

    “若是你向陛下请罪的话,很有可能会革职查办,甚至打入大牢。”王琛慢悠悠道:“我倒是想帮你说点好话,只是反贼孙立始终会把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说出来,到时你……唉。”说着他摇了摇头。

    孙观察推官一听此言唬的魂飞魄散,他何尝不知道王琛是在怂恿秦将军杀他灭口,至今为止,他都想不到自己哪里得罪了王琛,要换来对方如此陷害,只是现在保命要紧,他顾不得多想,连忙道:“秦将军你切莫着了他的道,是他跟我说曾知州图谋造反,又给了我兵符,否则我区区一推官,哪有胆量怂恿您和四千禁军埋伏在通州城外?你放心,我会跟陛下说明缘由,此事都是王知州一手策划,我俩绝不会有事。”

    秦将军一时犹豫不决,看看王琛,又看看孙观察推官。

    王琛老神自在,根本没解释。

    反倒是曾环哑然失笑道:“你这奸人满口胡言,若是王知州跟你说我图谋造反,为何他连夜进城通知我尔等埋伏在城外?”

    “他为了陷害我!曾知州,您一定要相信我的话,王知州是为了陷害我才这么做的!”孙观察推官道。

    曾环哈哈大笑,摇摇头道:“你连谎话都编不好,我且问,你和王知州往日有仇,还是今日有冤。”

    孙观察推官一愣,随即道:“无冤无仇,可是……”

    “可是什么?”曾环毫不客气打断,道:“他需要冒如此之大的风险来陷害你区区一推官?说句难听的话,王知州想陷害你办法多的是,随便放一封机密公文在议事厅里,你看了就犯事,一点风险都没有,需要如此繁琐?”

    确实啊。

    像王琛从三品大员,又是封疆大吏,想要陷害手底下一名小小的推官,需要冒这么大风险吗?

    陷害同是封疆大吏的曾环?

    再主动告诉别人,王琛的兵符给人盗了?

    最关键一点,还让孙观察推官带四千禁军埋伏在通州城外?得亏王琛及时发现赶到说明了情况,然后站出来制止,否则真有可能通州城两千戍兵被四千禁军打死的可能,要真像孙观察推官所说,到时候王琛的责任得多大啊?

    是的,不止是曾环这样想,秦将军也是这样想,他俩内心都非常无语,心说你这个孙推官编谎话都不会,弄一个破绽百出的谎话想要脱身?想多了吧。

    只有王琛自己知道,其实孙观察推官所说的都是实情,可是呢,他更清楚一点,这些话说给任何人听都不会相信啊。

    孙观察推官被问的哑口无言,但求生欲强烈的他不准备屈服,大声道:“我要见陛下!我要亲自跟陛下说明情况!”

    王琛蹲下身子,饶有兴致地看着孙观察推官,笑眯眯道:“恐怕你没机会见陛下了。”言罢,他侧着抬起头看向秦将军,“秦将军,你说是吧?”

    秦将军深吸了一口气,大声对着后面的禁军喊了一句,道:“孙推官图谋造反,被王知州和曾知州及时发现,调动我等四千禁军前来阻止,孙立依旧冥顽不灵负隅顽抗,我当场格杀!”说着,他抽出腰刀搞搞举起。

    要是孙观察推官活着,秦将军别说当禁军统领了,就是坐牢都有可能,毕竟他听信谗言险些酿成大祸,自然,在王琛稍微一怂恿之下,为了前程,他心里第一想法就是杀人灭口,其实秦将军也隐隐觉得不对劲,可再不对劲,事实情况摆在那边,就是孙观察推官图谋造反,毕竟连曾环都不相信孙观察推官的“鬼话连篇”啊。

    不得不说,王琛这招实在太毒了,毒到秦将军不得不杀掉孙观察推官。

    孙观察推官没想到秦将军果断到这个地步,一下子面色死灰,大声叫道:“秦……”

    刚喊了一个字,秦将军就将手中的腰刀势大力沉劈砍而下。

    孙观察推官,死!

    血喷了一地。

    只见孙观察推官的脑袋在地上滚了两圈,依旧瞪大眼睛,似乎死不瞑目,是啊,毕竟他到死都不明白王琛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精力来陷害他,没道理啊。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