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超品

    傍晚。

    一个非常不利的消息传来。

    或者说,这个消息对于赵德芳的人来说,非常的不利。

    赵匡胤又一次病倒了,召集了很多御医过去看病,甚至还有各种风言风语传了出来。

    “陛下病倒了。”

    “听说杜太后都过去探望了。”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希望陛下没什么事,不然我们来不及反应啊。”

    “武护卫使,如果突发意外,你那边能靠着金枪班稳住局面吗?”

    “你说呢?金枪班才四五百人,况且我只是护卫使,又不是都指挥使,到时恐怕连发令的权利都没有。”

    “唉,时间太赶了。”

    “主要说到底还是四皇子的影响力太过薄弱,无法掌控到重要部门。”

    “也不知道王国师那边有没有拉拢到一两个实权人物。”

    “悬啊,大家凭什么支持四皇子?有点实力的人,肯定会选择更有希望的晋王和武功郡王。”

    班底的一群人都唉声叹气,他们投靠赵德芳也是无奈之举,后来看见赵德芳把王琛这样的大佬都拉拢过来了,本来还有点期待,毕竟王琛身份地位崇高,哪怕没有什么实权,最起码“法力无边”啊,但偏偏,这突然传出赵匡胤再次病倒的消息,武陵等人都担忧了起来,就算王琛面子再大,总要时间去准备,现在这么突然,要是皇帝驾崩了,他们想要助赵德芳登基肯定不可能啊,只有接受失败的命运。

    ……

    另一边。

    皇宫里,传言中病倒的赵匡胤正气定神闲坐在寝宫小圆桌旁边喝茶,听着下面的人一系列回复消息。

    他抿了一口茶,“晋王那边什么动静?”

    一名身材均匀满手老茧的年轻汉子恭敬道:“下午的时候晋王召集了好几个位高权重的大臣过去。”

    赵匡胤微微点头,又问道:“武功郡王那边呢?”

    另一个脸上有道从眼角劈下来三四厘米长伤疤的男子道:“一样。”

    赵匡胤冷笑一声,“我还没死呢,他们就开始捣风捣雨了?”

    屋子里三四个男子具不敢言。

    “四皇子呢?”赵匡胤又忽然问道。

    有人接话道:“四皇子依旧和平时一样,除了跟国师学习算术外,还跟金枪班护卫使武陵学习武艺。”

    赵匡胤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挥挥手道:“你们先出去吧,顺便把白云先生他们叫进来。”

    “唯。”

    四个男子出去了。

    赵匡胤坐在那边捏着杯盖陷入了沉思,他不想传位给赵光义,其实他也不太想传给赵德昭,俗话说知子莫若父,别人不清楚赵德昭的性格,老赵还不能知道?

    赵德昭的性格太过优柔寡断,做帝王不太合适。

    其实老赵最欣赏的是赵德芳,只可惜赵德芳年纪太小,就算继位的话也压不住赵光义和赵德昭,说不定还会让赵氏皇族内部崩乱,所以赵德昭是老赵没选择的选择,如今听到赵光义和赵德昭都在有所行动,唯独赵德芳还是如常,他心中唏嘘不已。

    还是小儿子好啊。

    大概过了三分钟,外面走进来两三个仙风道骨的道士,还有两个一脸苦相的和尚。

    赵匡胤急忙站起身道:“诸位真人、大师有礼了。”

    三位道士和两个老和尚具说不敢。

    其中一位年纪最大的看上去已经一百来岁,但身子骨依旧非常硬朗,他便是神话传说之中的陈抟老祖。

    一百来岁的人了,哪怕赵匡胤都不得不赐座。

    众人寒暄了一阵子。

    最后赵匡胤话锋一转,眯着眼睛道:“我请诸位真人、大师过来有一事相求。”

    陈抟一直没开口。

    反倒是当今另一个著名道士张守真轻声询问道:“陛下有何事但说无妨。”

    赵匡胤深吸了一口气道:“近日皇宫里潜入一法力无边的妖孽,我身边的护卫虽武艺高强,但终究是凡人,拿他无奈,想请教一下诸位真人、大师,有什么方法能够除去此妖孽!”

    没错,赵匡胤今天确实又生病了,虽然没有病到传言之中的倒下,但是他感觉自己真的像王琛说的那样时日无多,又担心驾崩后王琛威胁到赵氏江山,索性请了天底下最有名的三个道士、两个老和尚前来商量如何破除王琛的法力!

    ……

    翌日,阳光明媚。

    王琛当然不知道赵匡胤要对自己动手了,和平时一样被赵德芳接出宫当算术老师。

    马车路过晋王府的时候,王琛看见有几个朝廷大员正巧走了进去,他感觉有点奇怪,于是让车夫停下,打开明察秋毫朝着晋王府里面探测而去。

    说起来之前赵光义还侧面威胁过王琛,只不过后来王琛吓唬了焦继勋后,赵二便改变了主意,还主动跟王琛说“井水不犯河水”之类的话,即便这样,实际上赵二心里对王琛还是十分不爽的。

    只是赵二知道事情的轻重急缓,如今最重要的是争夺皇位,并非和王琛怄气。

    在晋王府东侧的大书房里,有十来个朝廷大臣坐着,赵光义同样坐在那边,自从听到赵匡胤病倒之后,他已经有点无法无天,做好了随时入宫登基的准备。

    有人说话了。

    “听说四皇子最近和国师走得很近。”

    “是啊。”

    “你们说国师和四皇子会不会威胁到我们?”

    “呵呵,你想得太多了,四皇子年纪尚轻,国师又没有任何实权,他们能够对我们造成什么威胁?”

    “对了,晋王,宫苑使那边我已经说动,如今最重要的是第一时间得到陛下的消息,这还得您亲自出马说服王行首。”

    “嗯,我知道,王行首和我交好,说动他应该不难。”

    “若是说动王行首,再加上宫苑使又是我们的人,到时整个皇宫都在我们掌控之中啊,哈哈。”

    “慎言!慎言!”

    “怕什么?陛下如今身患重病卧床不起,处理朝政还要靠晋王,我们现在不是在商议朝廷大事吗?有什么慎言不慎言。”

    “也对,恭喜晋王。”

    “好了好了,陛下身体不适,你们瞎说什么呢?还是聊聊今天的朝政大事吧。”赵光义假装责备了几人,脸上却笑得跟花儿似得。

    随后他们便真的开始商议朝政的事情了。

    不过刚才那些话全都被坐在马车里的王琛听在耳朵里,他哑然失笑起来,心说拿下一个宫苑使也叫掌控了整个皇宫吗?不知道哥们儿连武德司和殿前司之中势力最大的东西班都拿了下来吗?另外想要王继恩成为你们的人?

    嚯,那你们有没有问过我?

    王琛笑得非常开心,他是王继恩过继的儿子,只要他想,王继恩不会站到任何人身边,不过嘛,王琛决定让王继恩跟赵光义玩一出无间道。

    ……

    马车在门前停下。

    王琛快步朝着里面走去,还没进书房呢,他便透过窗户看见一副人心惶惶的场面,众人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一惊一乍。

    赵德芳刚才接王琛后并没有一起赶过来,好像有点事情去处理了。

    王琛率先走了进去。

    这边刚刚才到里面呢,他便被一大群人围住了。

    因为考虑到事关重大,王琛每次聊重大事情的时候都开着明察秋毫没有关,防止有人监视他们,也正是因为如此,赵匡胤、赵光义和赵德昭才没有知道他们是第三股争夺皇位的势力。

    没有观察到任何监视。

    武陵忙道:“国师,你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妥。”

    王琛满意地点点头,“很好。”

    他们说的是昨天张公公派人传递书信去辽国的事情。

    说完这句,武陵一脸担忧道:“我听说陛下病倒了,我们是不是没希望了?”

    内殿崇班张乾也说道:“我昨日看见很多御医进了陛下寝宫,又皱着眉头出来,若是陛下真的出事,我们……唉。”

    “国师,这可怎么办啊?”西头供奉官卢勤急得团团转,“要不您以大法力给陛下吊吊命?给我们争取点时间?”

    王琛笑着说道:“就算陛下现在出事了又怎么样?”

    其中一个小官员道:“我们气候未成羽翼未丰,陛下出事了肯定没办法帮助四皇子争夺皇位了啊。”

    王琛昨天晚上用明察秋毫观察过赵匡胤,看见老赵在屋子里吃东西蛮香的,根本不像是病倒的人,一听就知道这个消息是有心人放出来的,至于谁放出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肯定是老赵呗,什么目的他也能猜测到一二,很有可能是引蛇出洞,目标是赵光义的概率很大。

    金匮之盟的存在,老赵没办法直接对赵光义动手,但是一旦老赵真的出事,赵光义肯定会不顾一切想办法获得皇位,甚至是发动宫廷政变,到时他像没事人出来,给赵二扣上一顶谋反的大帽子,不就能顺理成章把权利交给想交的人了吗?

    当然了,这些事情都是猜测,王琛没办法和大家说,他伸手压了压,稳定军心道:“不用担心,陛下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事,我们有的是时间。”

    众人不说话了,但眼神还是有点不确定,要是真的纯粹谣言也就算了,他们还不会信,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有两个在宫里任职的人,亲眼看见御医从皇帝寝宫进进出出一脸担忧的样子。

    这怎么能不担心呢?

    赵匡胤真的驾崩,凭他们如今的实力,根本没有半点希望让赵德芳争夺到皇位啊!

    是的,半点希望都没有,这不是夸张,而是真真实实的形容。

    见到他们这样,王琛也是又好气又好笑,哥们儿好歹在外面也是“法力无边”的国师,说话你们就这么不信?王琛笑了下,“好吧,我透露一个天大的喜讯给你们,不过你们在外面不得乱说,就算现在皇帝驾崩,我都有很大的把握让四皇子成功登基!”

    武陵一听,喜出望外道:“您拉拢到哪位位高权重的大臣了?”

    张乾也转忧为喜,“这才一两天时间就有人肯相助四皇子,还是国师厉害!”

    他们也明白,凭借赵德芳的“面子”,根本没希望让别人来投靠,然而现在,王琛一出面,居然面子比皇子都大,在谁都认为不可能的情况下,真的拉拢到了大佬!

    打个比方,赵光义就像是九十年代即将公开募股的雅虎一样,谁都知道一上市绝对大涨,自然锦上添花的人数不胜数,赵德昭稍微差点,但最起码也是有望上市级别的大型企业。

    可赵德芳呢?

    用一个词来形容——作坊。

    是的,一个小小的作坊,一个随时可能倒闭的小作坊,哪个著名风险投资人会投资?

    偏偏王琛做到了!

    现在的问题主要是——王琛的面子有多大,拉到了什么级别的大佬。

    一三十来岁的官员急道:“国师,你拉拢到了谁?”

    另一个眉角有颗痣的也道:“是啊国师,到底是谁?”

    “是谁我就不说了,你们猜猜品级就行了。”王琛卖了个关子。

    那三十来岁官员大胆猜测道:“从三品大员?”

    王琛摇头,“不对。”

    比从三品大员还牛?众人已经开始兴奋了,要知道在北宋朝廷里,从三品大员已经是非常牛的存在了!

    张乾立即道:“正三品权六曹尚书级别?”

    王琛笑道:“还不对。”

    武陵一吸气,“难……难不成是六部尚书级别的从二品大员?”

    他们知道王琛既然敢说,肯定是实权人物,而宋朝的从二品,几乎已经触碰到权利的巅峰了!

    王琛道:“比这还要厉害点。”

    卢勤出声道:“总不可能是正二品知枢密院事、参知政事、同知枢密院事等宰相级别的人吧?”

    王琛哈哈大笑道:“还是不对。”

    什么?

    还是不对?

    众人错愕,“难道……是薛相或者沈相又或者曹相?”

    说到这三个人的时候,他们心里都有点哆嗦呢,没办法,不论薛居正、沈义伦还是曹彬,都已经是真正权倾朝野的超级大佬,按照他们以往的思维,这个层次的大佬,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想象的领域了,平时里想都不敢想的存在!

    王琛看见他们的表情,笑得很开心。

    武陵口干舌燥道:“国师您倒是说呀。”

    另一个年轻官员追问,“是啊国师,您就别卖关子了,到底什么级别?”

    王琛微笑地说出两个字,“超品!”

    这两个字从王琛嘴里一说出来,现场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了!

    超品?

    实际上在宋朝制度下,并没有超品这个品阶的存在,但是,他们都听出了什么意思,能够称得上超品的只有皇帝、皇后和太后的存在!

    皇帝、皇后或者太后?

    不论哪一个,对赵德芳的帮助都大到无法估量,比如说,如果是皇帝,那么赵德芳继位能变得名正言顺,要是皇后,回头皇帝驾崩,赵德芳也能第一时间得到消息,赶进宫里做布置,至于太后,如果真的是她老人家,兴许比皇帝支持还要来的管用!

    有些人可能不清楚杜太后的能量有多大,其实从她逼迫赵匡胤立下金匮之盟就能看得出,杜太后能够影响皇位的继承权!

    在场这些当官的,哪怕地位低微,但谁不知道“超品”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投靠的赵德芳真有可能继承到皇位啊!

    “啊?”

    “我的天!”

    “这……这是真的吗?”

    “超品?真的是超品??”

    武陵几乎要晕倒过去了。

    张乾和其他支持赵德芳当皇帝的人也险些激动到要蹦起来了,幸福来得太突然,也太出乎意料,所有人都兴奋的不能自抑!

    唯独王琛撇撇嘴,心说超品有个屁用,真的到了争夺皇位的紧要关头,还得看谁的拳头大,不过他暂时还没准备把武德司、殿前司东西班和宋偓的信息透露出来,怕这群人走漏消息,至于说超品无所谓,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这几个人当中有其他势力的奸细,他们在听到“超品”两个字,还敢亲自去质问皇帝、皇后或者杜太后?

    而且王琛巴不得有奸细去把这个消息传递给赵光义或者赵德昭,那样一来的话,这两人一定会胡思乱想,从而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一旦真的如此,嘿,都不用哥们儿亲手结果了赵匡胤,便会有人急得不行弄死老赵,自然,王琛也不用让赵德芳背负任何“弑君”的骂名,这点非常重要,并不是怕历史书上乱写,而是怕有心人利用“弑君”的名义主动开战。

    名正言顺获得皇位,谁都说不出话来,哪怕赵光义和赵德昭依旧势大,最起码短时间内必须得按耐住脾气,王琛有时间慢慢把他们的权利争夺过来,要是真的有人利用弑君的名义发动战争,那问题又会回到一开始王琛担忧的那样。

    所以,他能够不让赵德芳背负弑君的名义,尽量不要背上,最好呢,像野史上记载的那样,让赵光义结果了老赵。

    到时赵德芳名正言顺。

    到时王琛可以让谁都说不出话来,成功地成为大宋王朝背后真正的掌权人,当然,前提是利用赵德芳登基后把权利都抓到自己手上来,至于赵德芳到时听不听话可由不了他了,整个皇宫都是王琛的势力,皇帝敢不听话?那先考虑考虑能活几天的问题吧,一个半点实权都没有的皇帝,凭什么敢不听王琛的话?除非活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