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3章 无儿无女

    “大哥,你这是哪里话,要视察我也不是到这里来视察啊。是舒颜叫我来的,据说银城不少衙门时不时跑到这里来打秋风,跟苍蝇一样嗡嗡叫,帮不上忙还净恶心人,所以我过来看看,把这些苍蝇都赶走。”秦风解释道。

    唐亮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噢,是老七叫你来的。银城的吏治确实有问题,投资本来是好事,可是银城的官员这方面意识薄弱,总想着宰客,把我们当成冤大头割肉,还是解放初期打土豪分田地那一套,着实可恨,是要好好整治整治。”

    俞飞鸿冲着秦风冷哼一声,不满地说道:“除了泡妞,你这回总算知道干点人事了。赶快把这些苍蝇蚊子赶走,每天各种检查,烦都烦死了,从来没见过像银城这样,投资环境这么恶劣的,一个个都像是饿死鬼来吃大户的。”

    “三姐,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从来不干正事似的。”秦风苦笑了一声,因为余昔的关系,这些结拜兄妹都跟自己有了芥蒂。

    俞飞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反正在我印象里,你就没干过什么好事,不是喝酒打架就是拍马子泡妞,整天不务正业。连大嫂都敢抢,特别不地道。”

    秦风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有点恼火。俞飞鸿这话说得有点难听了,余昔和唐亮、秦风之间究竟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存在谁抢谁的问题,是公平合理的竞争,唐亮输给秦风,主要是输在余昔不喜欢他,而不是别的什么原因。

    “飞鸿,你少说两句,这话有点过分了。”唐亮总算说了句公道话,

    俞飞鸿翻了个白银,冷哼一声,没再继续多说什么。其实她完全不是为唐亮打报不平,而是她自己心里不舒服。她多次撩拨过秦风,但都没有成功,余昔也不知道比她强到哪里了,秦风对她那么痴情,心里十分的妒忌。

    “大哥,你和飞鸿这是要去哪里?”秦风问道:“大家好久没见面了,今天晚上我们大家一起聚聚,明天我要去江州申请专项资金,可能要去好几天呢,忙起来也没时间跟你们聚了。”

    唐亮说道:“我们出去办点事,你先上去吧,其他人都在呢。这两天我们都在银城盯着,今晚看情况,人凑齐的话就聚一聚。”

    “哦,那你们去忙吧,我上去看看。”秦风说完赶紧走进写字楼内,走得很快。

    现在他见到唐亮总觉得有些别扭,好像感觉有些对不住他,而且唐亮对他多少也有了点成见,这个秦风心理能感觉到。

    俞飞鸿看着秦风消失的背影,对唐亮说道:“大哥,你没感觉熬吗,这小子现在见了你跟见了鬼似的,说明他心里有鬼。看着吧,以后我们兄弟姐妹早晚因为女人问题反目成仇,分道扬镳。”

    “别乱说,他心里能有什么鬼,只是有点尴尬和不好意思。”唐亮一本正经地说道:“不管什么原因,我们兄妹之间是不允许反目成仇的。余昔跟我谈的很清楚,她对我毫无感觉,我自己的心也就慢慢凉了,只是一时半会找不到一个走心的女人,找到了也就慢慢把她淡忘了。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亲人不可替代,没有什么人是完全不可以代替的。”

    俞飞鸿轻蔑地笑了一下,说道:“我可不相信你真的那么大度,能在女人问题上那么大度的男人我没见过,除非你根本就没爱过她。其实我知道,你对小六子已经有芥蒂了,只是碍于大哥的身份不好多说什么,对吧?”

    “就你聪明,不难么聪明你会死吗?”唐亮没好气地说道:“真是的,以后这种挑拨离间的话少说。”

    唐亮掏出要是打开自己座驾的车门,坐进驾驶室,俞飞鸿吐了吐舌头,拉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唐亮发动车,缓缓开离了停车场,他们这次要去的是东桥镇,旅游开发到了关键节点,东桥镇那边成了一块难啃的骨头。

    秦风上了写字楼,来到天行健所在的十八层办事处,进门后看到顾天娇抱着一叠文件从一间办公室出来,她看到秦风,轻蔑地冷哼一声,扭过头去往别的方向而去,正眼看都不堪秦风一眼,看样子还在生秦风的气呢。

    前台的文员认出来秦风,笑脸相迎道:“秦市长,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我们这里视察了。你是找唐总还是找年总?唐总刚才和俞总出去了,好像是去东桥镇那边,年总和耿总,还有岳总都在办公呢。”

    秦风道:“先去耿总那边坐坐吧,我是来看看有没有苍蝇嗡子来你们这里打秋风,把这些讨厌的家伙都赶走。”

    “原来秦市长是来给我们主持公道的呀,太好了,欢迎呀。”前台姑娘兴奋地说道:“不过今天还没人来,不知道是不是听说你要来,他们都躲起来,不敢来了。”

    秦风淡淡地笑了下,不置可否,迈步往耿乐的办公室走去。今天他来找耿乐,就是想通过耿乐找一下他家老爷子,再打听下发改委唐主任的子女情况,如果有人牵线认识,那就再好不过了。

    “呀,六弟,你怎么有时间到我这里来了。”秦风推开门,看到耿乐正在查阅一堆资料,抬头看到秦风,略显惊喜地问道。

    秦风道:“没事我就不能来你这里喝杯茶吗。四哥,把你家老爷子那里淘来的好茶赶快给我泡上一壶,解解渴。”

    耿乐从办公桌后起身,走到茶几旁,开始烧水泡茶,笑着说道:“你这个大忙人,消失了这么久,跑哪里去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我们可忙坏了,又是招标又是基建的,忙得不可开交,你倒好,跑到外面去躲清净,打你电话都打不通。”

    “我哪里有这么好命,还躲清闲,我是去拼命了,差点回不来。”秦风叫苦道:“四哥,跟你打听个事,发改委的唐主任你认识吗?”

    耿乐狐疑地问道:“认识归认识,可是没怎么跟这个怪老头打过交道,怎么,你要去发改文跑项目,拿批文吗?”

    “是啊,申请专项路桥资金,可是苦于搞不定这个怪老头,现在把任务退给我了,我也一筹莫展。我就想知道,唐主任的子女在哪里,你们认识不认识?”秦风说道。

    耿乐道:“你想走亲属路线,打感情牌吧。不过你恐怕要失望了,唐主任的儿子几年前死了,女儿在国外,老伴也早去世了,跟无儿无女差不多,所以脾气才那么古怪,这张牌你打不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