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海底捞

    中午在一家饭馆请孙柔吃了顿午饭,然后送她回了省政府大院。在秦风离开前,孙柔表示晚上等余震南回来她就会过问这件事,如果余震南因为跟秦风怄气故意卡着银城的批文,孙柔绝对饶不了他。老娘发话,余震南就算心里再有气,他也不敢造次。回银城祭祀扫墓是母亲多年的心愿,余震南敢拿这事开玩笑,那孙柔绝对是不答应的。

    有了孙柔的态度,秦风终于安下心来了,开着车想起这事都觉得好笑,嘴角不由自主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物降一物,每个人总有治他的人。秦风左右不了余震南的意志,但是孙柔可以。老娘一声令下,余震南敢不听话?

    回到办事处,秦风感到身心疲惫,简单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休息。现在只能等待了,等着余震南批复,等着财政厅打款,虽然不用再跑了,可是人必须盯在这里,有什么情况还得随叫随到。

    闭上眼睛睡了一觉,秦风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睡眼惺忪从床上下来,穿着拖鞋走到门口,拉开门看到伊洋和伊美站在门口,一脸兴奋地看着自己。

    “你们怎么知道我在房间里的?”秦风打了个哈欠问道,这两丫头神出鬼没的,这几天都不见人影,自己一回来就被她们抓住了。

    伊洋得意地说道:“我们给前台打过招呼了,你一回来就让她给我们打电话通知。风哥,你这几天都在忙,都没时间带我们玩的,我们都快闷死了。”

    “不是让你们两个回银城吗,怎么还在江州晃,真是玩疯了,心野了都收不回来了。”秦风没好气地说道。这两野丫头现在只知道玩,一点正事都没有,着实让秦风替她们捉急。人如果没点追求,只想着玩,其实很容易空虚寂寞,意志消沉。

    伊美委屈地说道:“我们不是在等你吗,你不回去我们怎么回去,回去了还不被爷爷给骂死。我们不是不想回,是不敢回去呀。”

    也不知道她们说的是真的假的,秦风不耐烦地挥挥手说道:“你们先回房间去,我睡一会,晚上带你们出去吃饭。”

    “吃火锅吗?太好了。”伊洋兴奋地拍着手跳了起来。

    秦风猛然想起来蓝雪,昨天到今天也没见到人,不知道是回京了,还是在忙别的事,问道:“蓝雪呢,她走了没有?”

    伊美道:“今天早晨走了,说是回京了。让我们给你带话,说她还会找你的。”

    走了就好,秦风也没时间和精力陪她,只要财政厅一放款,秦风就要回银城去抓工作,千头万绪的,哪里有时间陪她去执行任务。保护首长和首长家属有成千上万的优秀人才,根本就轮不到自己,也不知道为啥蓝雪就想拉上自己。

    “好了,你们在房间里等着,我睡会觉,完了洗个澡再带你们出去吃火锅。”秦风赶苍蝇一般将伊洋和伊美赶回了房间,自己回到床上继续倒头就睡。

    自从六盘水执行完寻宝任务后,秦风就严重缺觉,不知道是身体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地方出了问题,特别嗜睡。在那座夜郎国的古墓里,秦风可能沾染了什么病菌,或者是体内的蛊王产生了异变,导致秦风的神经系统出了点问题。前几天在抓捕狼王的战斗中,在狼王被灭口的那一瞬间,蛊王居然没有向秦风示警,似乎处于沉睡状态。

    一定是出问题了,这个问题秦风心里已经有所警觉,看来需要找个机会,找一个职业的养蛊人咨询一下,蛊王长期沉睡在体内,一直无法驱逐,会不会养虎为患,终有一日秦风本人的神经系统完全被蛊王控制,那他就彻底沦为傀儡了。

    一觉睡到五点多,秦风睁开眼看了看时间,下床到卫生间打开热水洗了个热水澡,一边洗澡一边刷牙,洗完澡终于感到精神了许多,脑子没有那么发蒙犯困了。

    换了一身衣服,秦风拿了房卡走出房间,来到伊洋和伊美的房间门口,敲开门把她们叫了出来。伊洋和伊美早已装扮一新,打扮得花枝招展了。这两个丫头现在手头有了钱,也舍得给自己投入了,买了很多衣服化妆品,每次出门都把自己收拾得美美哒,一点都不输给都市的女孩子。

    不仅如此,伊洋和伊美身上还有一种少数民族的特点和气质,一眼看去就跟一般的女孩子不太一样,所以在江州还挺吃香的,但凡见过她们的男人,很容易被她们所吸引,甘愿被她驱使。

    前段时间,伊洋和伊美滞留在江州,认识了不少人,其中就有不少男人爱慕上她们,又是请着吃喝玩乐又是送礼物的,但都没占到实际上的便宜,每次即将得手的时候,这两个丫头就像游鱼一般溜走了,这种本事简直无师自通,把这些男人玩得团团转。

    三个人从办事处出来,秦风也没开车,三人打了辆车前往海底捞火锅。

    从出租车里下来,刚走到店门口就发现已经客满了,门口不少人坐在凳子上排队等候。海底捞在江州的生意实在太火爆了,必须提前预定,不然任何时候来都是客满,想吃一顿需要等好长时间。

    “没位置了,我们走吧,换一家火锅店吃就是了。”秦风对伊洋和伊美说道。

    伊洋和伊美分明有些失望,海底捞有人带她们来吃过一次,味道虽然也就那样,但是服务实在是好到爆,让她们十分的受用,所以今天闹着来吃海底捞。

    “要不我们等一会呗,去别的地方未必有位置,我们一样要等啊。”伊美说道,?眼睛里满是不舍。

    既然这样,那就坐等吧,秦风三人找了个凳子做下来等待。

    “哎,这不是秦风嘛,你怎么在这里?”这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秦风扭头望去,看到花月曜站在自己身后,一脸的诧异,眼神还不太友善地扫了伊洋和伊美一眼。

    花月曜秦风已经好久没见过了,余昔的天玺药业在银城建厂后她是一次都没来过,作为创始人之一,也不知道她一天在忙啥,新药厂的建设居然一点都不上心。

    “我来江州办事,你也到这里吃海底捞啊。”秦风笑笑说道。

    花月曜说道:“没提前订房是吧,真巧,今天我和我老公一起来吃火锅,订了一间房,你不介意的话就一起吧,算我请你。”

    这么长时间没见,花月曜居然结婚了,这是秦风没想到的,余昔也没跟她提起过这事。秦风搭眼看去,看到花月曜身边还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正一脸憨厚地冲着自己微笑。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